上海音乐学院建院80周年重大学术活动

    上海市第二期重点学科(特色学科:音乐文化史)建设项目

    上海音乐学院第四期钱仁康学术讲坛:中国音乐思想史研究

    主讲人:西安音乐学院副院长  罗艺峰教授

     

    第二讲:中国音乐思想的范式问题

    ——以元·余载《韶舞九成乐补》的数理运演为例

     

    时间:2007101713301630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教学楼805教室

     

    1015日罗艺峰教授综述性地介绍了中国音乐思想史的相关问题后,今天,罗教授又通过个例研究(·余载《韶舞九成乐补》的数理运演),介绍了中国音乐思想的范式特征。

    教授首先介绍了何为思想的范式:范式是一种公认的模型,是研讨者集体所共同遵循的世界观和行为模式。范式具有公认性、可模拟性,是一种理论体系。而中国音乐思想范式的特征,来自中国文化、中国音乐、中国音乐思想的根本性质,因为中国传统文化是整体的、混融的;中国哲学有普遍联系的世界观;中国音乐是宇宙全整的表意系统。中国音乐思想的基本点是“数的逻辑”和“天的哲学”,前者表现为中国式的数理运演,后者提供了学理预设。此次讲座正是通过对《韶舞九成乐补》的数理运演,来说明传统工艺基础中的数的逻辑运演规律与中国音乐思想史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一、关于《韶舞九成乐补》

    作者余载,文宗天历(1330)年间人,此书大约是其四十七岁时所作,而世无传本,惟明代《永乐大典》所载编帙犹完,后录入清《四库全书》乐类,入经部

    《韶舞九成乐补》的内容:

    1、“九德之歌音图”:

     音图是一种特殊的乐谱,以纵横直线构成方格,竖格记音,横格记字,这样,某字处在某格,即可知其所唱之声,所谓以五声五言相配,故或可谓之坐标谱

    2、“九德之歌义图”:

      义图是歌词所指明的天地之道、为政之道、君臣之道和文武之道,即思想意义,其词出自《尚书》、《易传》和《中庸》。

    3、“九韶之舞缀兆图”:

    也是连接、补缀的意思,而则是暗示的意义内容,这种缀兆舞图即是舞蹈序列变化所连接象征的意义图,舞容与舞序的变化序列暗含着兆象。

    4、“九韶之舞采章图”:

       舞者所取的红、赤、黄、青、绿、黑、白、紫、碧九种色彩和队列动作的变化关系,所以是舞容的序列变化图示。

    5、少量文字解释。

     

    二、其数理运演的研究:

    《韶舞九成乐补》的数理,取则于宋学易数家,即自北宋哲学家邵雍、刘牧而传到南宋朱熹、蔡元定的易学象数学,即以十数为《河图》,以九宫为《洛书》的理论体系。《河图》和《洛书》其出极古,是中国古代思想的元典,举凡中国哲学、历数、易经、律吕、人事、医学乃至于中国人的思维逻辑,都与河、洛有密切关系,对于中国数学思想、天文思想、音乐思想更是有深远的影响。

    1、  一和九的关系:

       对于中国文化传统,这两个数都是意义极大的数。 “一”是太极的名称,是象数之始,万物本原。“九”是最大的自然数,是“数之终”,也是黄钟律数81的本数,在中国文化中是极尊贵的圣数。而一部乐舞,九个安排:九成、九歌、九色、九德 ;《缀兆图》中一、九配对为十 :九段加一段重复,都是此数在音乐中的反映。

    2、个数之配对关系:

     在此书解释性图示里,则明确标出“一、七”、“二、六”、“三、五”、“四、四”、“五、三”、“六、二”、“七、一”诸对数字,其配对关系完全根据朱熹、蔡元定合著之《易学启蒙》以来的河洛图式。所有配对之数的和为八,八则是八卦、八风、八音、八方、八维、八极之数,包含许多重要意义。按易数学观念,有“虚五与十”,即是说既不配对,也不出现,但暗含其中。在《河图》《洛书》中,五居中央位置,居天中,为生数之祖,也表示五行、五常、五音、五方、五官、五味、五脏等;十是《河图》的基础数,本原数,也是古人认为的天包地之数。这些数字,正是《河图》九宫所示关系,包含了方向,卦象,节气等暗含的意义,与《韶舞》有密切的联系,也是余载理想的手舞之容的动作逻辑。

    3、  诸数列之含义:

    《缀兆图》有十段,十段分别对应的数列是:

    1 

    2 

    3 

    4 

    5 

    6 

    7 

    8 

    9 

    10

    此数列竖看是十以内的自然数的顺序排列,即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包含天地之数(天数:一三五七九;地数:二四六八十),阳数(天数)之和二十五,阴数(地数)之和三十,加起来正是余载所依据的“大衍之数”——“五十五”。

     

    根据以上数理的分析可以看出,《韶舞九成乐补》的数理,完全取则于《河》、《洛》。《河图》和《洛书》其出极古,是中国古代思想的元典,举凡中国哲学、历数、易经、律吕、人事、医学乃至于中国人的思维逻辑,都与河、洛有密切关系,对于中国数学思想、天文思想、音乐思想更是有深远的影响。

    通过对《韶舞九成乐补》的数理分析,罗教授进一步讲到了复杂性技术与音乐思想的关系,古代乐舞涉及中国特有的一种复杂性文化技术,涉及天文、数学、几何、哲学、逻辑、史学、文学、音乐、美术、舞蹈等等人类文化的诸多方面,而且是复合的、整体的、动态的、全息性展开的。在乐舞中,没有不被思考的物质,也没有不被物质表达的思想。反映出古代音乐思想的运演逻辑和思想方法不是线性的、单一的,而是整体的、关系的、过程的,是动态而全息的。

    由此,可以看出中国音乐思想的“范式”特征是普遍联系和整体思维。最后,罗教授强调普遍联系和整体思维的中国音乐思想的“范式”特征不是一个理论的预设,而是中国音乐文化的必然产物,体现了中国音乐哲学的基本要义,反映了中国人音乐观念的事实。同时也暗示了中国音乐思想的性格,它不是一般所谓艺术思想、美学思想,而体认着更为宽广的精神领域。

    在今天的讲座中,罗教授旁征博引、阐发精微,有许多精辟的见解,使在座的师生受益匪浅。1019日,罗教授将进行《中国音乐思想史研究专题》的第三次讲座,让我们继续期待罗教授的精彩演讲。

    分享到:


  • 文章录入:李晓囡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