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冬尼·西格尔“音乐民族志在音乐研究中的作用”

    The Value of  Musical Ethnography in the Study of Music

    (中国音乐学院“民族音乐学高端论坛”讲座之二)

    主讲人:安冬尼·西格尔(Anthony Seeger教授

      持: 陈铭道 

      :穆 

      间:2007925日星期二上午9001100

      点:中国音乐学院教学楼207

     

     

    此次讲座是中国音乐学院“民族音乐学高端论坛”的一部重头戏。这次讲座由中国音乐学院音乐学系主任陈铭道教授主持。

    陈铭道教授介绍说,安冬尼·西格教授出自名门,他的祖父查尔斯·西格是美国音乐学的奠基人,是美国民族音乐学的代表人物之一。西格的家族,几乎全家都是学音乐的,都学习乐器。一会他在讲座中将会让大家看他家族的照片。他在民族音乐学方面有所建树,最大的贡献是在音乐民族志写作理论和实践方面。

     

      Anthony Seeger 教授在准备讲座         (齐江摄)

     

    西格尔教授《音乐民族志在音乐研究中的作用》的讲座,将音乐民族志置于音乐研究的宏观视野当中进行考量,对音乐民族志的重要作用加以强调。

    讲座伊始西格尔教授“真枪实弹”地向大家展示了他如何从不同的角度切割香蕉。进而告诉大家研究音乐就如同切割香蕉一样,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运用不同的方法入手,所得到的结果是不一样的。查尔斯·西格教授(安冬尼·西格尔教授的爷爷)1977年发表于音乐学研究(Studies in Musicology 中的关于音乐学过程的提纲,告诉了我们研究音乐的各种手段。这一提纲延续了阿德勒对于音乐学的分类的思路,将音乐学分为系统音乐学和历史音乐学两个大的分支。民族音乐志的目的是为了使我们在田野工作的基础上对音乐进行全面的研究,而不是仅仅停留于声音的层面。在文化中有舞蹈、建筑、戏剧等其他方面,他们同音乐一样是在同一棵树上长出的香蕉。西格尔教授提醒大家对各种研究音乐的方法的长处和短处都该有所认识,并对我们所要阐明的问题有清醒的认识。

     

            翻译中的穆谦先生(中国音乐学院硕士毕业生,中国日报记者)  (齐江摄)

       

        西格尔在这次讲座中的内容还涉及到音乐民族志的要素、写法、评价标准等内容。田野工作以及关于田野工作的研究报告被称作“民族志”------关于人群的写作(writings about groups of people ),这种民族志成为被人们接受的调查形式。这种注重田野考察的民族志方式的先驱者是英国籍的波兰人布罗尼斯拉夫•马林诺夫斯基(Bronislaw Malinowski),他的贡献在于对民族志重要性的强调。民族志的出版物不仅具有理论性同时也具有描述性。民族志是科学报告也是文学体裁,它的一部分是研究报告,一部分是小说,一部分是理论。关于这点国内民族学界已经有了共识。有的学者已经提出将小说化作为民族志写作的一种可能的形式。

      

    谈笑风声—西格尔教授与中国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刘勇、李月红、杨红三位老师亲切交谈

                                                              (齐江摄)

     

    安冬尼·西格尔教授告诉大家很多民族志经常有以下几个部分:致谢——都有哪些人帮助了调查者? 然后是主体部分,也是最长的部分,第一章常常是讲所研究地区的概况。看这一部分需要注意作者所研究的对象在哪里?他呆了多长时间?然后就有各种不同的章节,不同的书会有不同的安排。这部分主要是包括描述和分析。最后是总结部分,经常是作者对研究所作的概括,阐释基本的思想和结论。我们要注意作者在序言中所提出的问题是否已经全部解决。到此,正文结束。后边是参考书目、索引、注解。最后还可能附有CD。从作者所列的书目当中我们可以了解他看的是什么书,可以了解相关的研究。如果他研究的是中国音乐,在他的参考书目中没有中文书,我们可以怀疑,作者对中国音乐了解多少。我们也可能发现书目中提到的书都是50年代的,而书出版于8090年代,他的书目可以说是不全的。那么,他的研究值得质疑。

    接着,西格尔教授谈了他对于读民族志的建议。从致谢开始然后看前言,之后跳过其他部分看结论。他说,一般看了这几部分就可以了。如果对其他部分不感兴趣,就可以把它放在书架里了。

    西格尔教授还谈了如何进行音乐民族志的写作的问题。一本好的音乐民族志必须以实际调查为基础。主要是田野工作应该注意的一些问题。诸如分析当地音乐的方法、生存技巧、学习当地语言、阅读前人相关文献、和以前有过相关研究的学者联系等。此外,他还强调应该做一个在所研究的地方呆上一年的计划。还有就是要寻找一个适当的中间人,以便于和当地人沟通。  

    到了目的地之后,最好选择一种被当地人接受的角色,以便进行工作。常见的角色是一个学生,这样还可以从当地人那里学习当地的音乐。尽自己所能去帮助当地人和他们的音乐也是很必要的。

    西格尔教授认为,局内人和局外人各有利弊。局内人的好处是:你可能熟悉被研究地区人们的语言,可能有个人的联系,可能被认为一个“自己人”给予优惠的待遇。作为局外人要花费力气学习语言,和当地人很少联系,难以得到音乐家的信任,研究方式与被研究的人相去甚远。局内人的局限是当地音乐家可能不当你是局内人。同时容易把自己的偏见带入到研究中去。局外人可能更难以得到当地人的帮助和认可,但是好处是没有那么多先入为主的想法。通过学语言进而会对演出方式格外注意。此外,局外人和局内人的角色也可以互换。局外人有可能变成局内人,局内人可能变成局外人。对于第一次做田野工作的局外人而言,在研究过程中应该对我们的角色有足够的认识。

    西格尔教授的讲座深入浅出,生动活泼。使得大家对民族音乐学学科以及音乐民族志学相关理论和方法有了更进一步的理解。笔者认为中国的学者在这方面还是大有可为的。让我们期盼: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的民族音乐学者也会写出世界一流的音乐民族志!

     

                         合影留念,左起:刘勇,李月红,西格尔,杨红,陈铭道    (齐江 摄)

    分享到:


  • 文章录入:齐江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