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印第安音乐研究中遇到的问题推及世界》

    Abiding Issues in the Study of North American Indian Music

     

    主讲人:布鲁诺-内特尔教授

    翻 译:蔡良玉

    主持人:张伯瑜

    时 间:2007-5-16

    地 点:中央音乐学院阶梯教室

     

    在本次讲座中,内特尔先生从音乐史和他本人实地长期考察出发,介绍了美国本土的音乐印第安人的音乐。讲座分成三个部分:第一个是印第安人音乐节奏和结构的问题;第二个是印第安人如何思考音乐;第三个是到底什么是印第安人音乐。在讲座中,内特尔先生提出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启发人们来思考一些在民族音乐学研究中既带有特殊而又具普遍性的问题。

    一、印第安人音乐节奏和结构的问题

    内特尔先生用阿巴拉契亚山区和培洛蒂部落人们的音乐为例,讲述他们节奏复杂性和结构不确定性的问题。当内特尔先生老师提出来要学比较音乐学时,他的导师拿出早期在阿巴拉契亚山录的人民唱的歌曲,让他开始学做记谱的工作。这样一首歌曲,其旋律和伴奏的鼓有着不同的节奏,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样的问题?并且,旋律和鼓的节奏关系复杂,有的认为两者之间没有什么关系,这是一种很松散的复合节奏;又有受过西方音乐训练的人将其解释为多种拍子的转换,照这样的想法来记谱,根本反应不出印第安人对音乐的感觉。印第安人如此复杂的节奏引起了内特尔先生的强烈兴趣,他从这个音乐产生的背景开始探究,印第安人在没有记谱的情况下是如何 “创作”这样复杂的音乐的?

    另外一个称为 “培洛蒂”部落,内特尔先生播放了三首培洛蒂部落的歌曲。培洛蒂是一种仙人掌,吃后会产生幻觉。培洛蒂歌曲有很多形式,有不同的模式,每一个模式里都有词与词间模式契合的地方,和旋律节奏的契合点。现在已经没有人懂得歌词的意思,在记谱是只是用音节来代替歌词。这个部落在过去的200年里经历了迁徙,尽管他们已经不懂得歌词的意思,但是对他们这个民族在如此艰难的条件下保持他们的音乐身份仍感到很敬畏。这些歌曲的长度不一致,在很大情况下歌曲是一个单独的织体,然后把单独的东西拿来变化,在旋律上变化或者在伴奏上变化。对于复杂的培洛蒂歌曲,内特尔先生提出来一系列的问题,他们的复杂性从哪里来、是他们复杂性的一种探索还是受白人音乐审美观念的影响?

    二、印第安人如何思考音乐

    印第安人如何思考音乐?内特尔先生对印第安黑足部落(Blackfoot)的音乐有长期的研究,黑足部落(Blackfoot)主要生活在蒙大拿州洛基山的西北面。这里地区流传着一个关于音乐的故事,故事里海浬将音乐传授给猎人,猎人使用这种神奇的音乐,就能获得想得到的猎物。这个神话给我们提供了一些关于黑足部落的人对于音乐的思考。比如音乐来自超自然的力量、歌曲就像物体可以用来交换,所以可以把歌曲分开。这个体系就体现了这个社会文化的体系,他们还认为每一个黑足部落的人要用正确的歌唱正确的事情。这看着荒谬的故事体现出这些部落人们对音乐的观念。和西方艺术音乐相比,黑足部落(Blackfoot)的人对音乐的结构没有明确的分段概念;内特尔先生说:“不是所有的文化都把音乐分成段落,西方可能是这样,全世界不是全都这样做。”音乐结构不仅有西方艺术音乐约定俗成的曲式结构,此处也显现了对待不同音乐文化区分对待的观点。

    三、到底什么是印第安人音乐?

    在这里,作者播放了一些印第安人改编自流行音乐的歌曲《独眼福特》。印第安人用夹杂着英语的语言演唱白人的流行乐,内特尔先生说:“(20世纪)40年代时我并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污染,现在无法评判当时的感觉。我问我的老师黑足部落的人为什么含含糊糊地唱不是他们的歌曲呢?我的老师不喜欢这样做法,认为是对黑足部落的污染。”这个例子引起了人们的思考印第安人的歌曲为什么是这样的?外界的音乐对印第安人自己音乐的冲击影响?其中一个由印第安人组的小乐队演奏的《独眼福特》是首商业化的一首歌曲,其中歌词没有变化,改变的是音乐,使用了摇滚的演绎方式,被称之为“印第安摇滚”。

    内特尔先生最后说,通过讲述本土印第安人研究中遇到的问题,至少可以让大家知道,有些问题很久就提出来了,但是还没有解决问题。

     

     

     

     

     

                                                                   

                                                          

    分享到:


  • 文章录入:sendy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