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下午330,一场别开生面的日本古典音乐·演讲音乐会,暨山口修教授高峰论坛系列的最后一场演讲在上海音乐学院小音乐厅成功举办。音乐会由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赵维平教授主持,日本驻上海领事馆总领事隈丸优次、文化领事横田有纪应邀出席了本次活动,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杨燕迪教授、音乐学系主任韩锺恩教授等领导和学者也亲临音乐会现场。

     

     

    山口修教授(右)与赵维平教授(左)

     

    一、讲座部分

     

    首先,山口教授介绍了本次演讲的主旨。他认为,日本音乐文化揭示的最重要的事实是:在不同时代起源的各种各样的音乐都保持着各自的本质,并一直被继承到了现代,结果出现了多层性。如16-17世纪开始的“近代邦乐”。由此,音乐会将以“三曲”——这一纯音乐或室内乐形态的合奏体裁入手,扩大与其有着深刻关联的演奏形态上的视野,同时来解说日本传统音乐的代表性的音乐。

    三曲是“三种乐器的合奏”的意思,三弦(三味线)、箏、尺八的合奏最普遍,也有用胡弓而非尺八的情况。

    近世邦乐的一般作曲过程为先作歌词,后谱旋律。在此之上加以三弦或箏的伴奏旋律,就完成了一曲的创作。但是,原作曲者或其同时代人/后世来添加其伴奏旋律的情况也较多见。此时原曲的乐器部分被称作“本手”,新添加的同一乐器旋律被称为“替手”。这样乐曲谱成后,随着旋律合以日本舞蹈进行,称为“舞谱”。

    构成三曲传统骨骼的曲种是“地歌”,亦即“土地之歌”的意思。这里的“土地”即“上方”地区,包括大坂(现在的大阪)或京(现在的京都)及其附近,也就是构成现在被称作“关西”的地域。这个“上方”,是近代邦乐的最重要据点。后来,江户(现东京)作为第二据点开始出现,鉴于当时交通不便,因此在同一国内开始并存两个不同的文化。异文化之间相互影响、相互竞争,其倾向现在仍在持续。

       地歌本来是由三弦伴奏的歌,但其保留曲目较多是以筝伴奏,再加入胡弓或者尺八。地歌传统箏曲的曲目在“上方”确立,传至江户后,将“上方”的传统继承融入到生田流派中,便诞生了江户的山田流派。地歌和筝曲密不可分,大部分的演奏家都能够担当起歌、三弦、筝等多种唱演角色。

     

    二、音乐会部分

     

    接下来的音乐会分两个部分,一为日本古典音乐“三曲”的演奏,二为中日音乐交流。在谈到三种日本传统乐器时山口教授指出,世界上几乎所有的音乐都是以接触异文化为契机形成发展的。当然,各个民族也有以各自的音乐特性。同一国内的地方性文化的差异作为 “异文化” 影响其他地方的情况也有存在,而异民族的“文化触变”现象更是举不胜举。假如日本没有接受中国或朝鲜半岛的影响,则日本音乐也不会有如此大的发展。

     

    l         日本古典音乐

    1、 

    8世纪时,筝由唐朝引入日本,作为外来乐收入到雅乐乐器之中。另一方面,雅乐也是催生民间乐曲之源。雅乐的筝称为“乐筝”、民间的筝称为“俗筝”就是因为此原因。

    一般来说俗筝创始于16世纪后半叶,但是严格意义上来说“新传统”的成立是在17世纪。创此开端的人为八桥检校(1614-1685京都)。八桥以后的多数音乐,至今都称为“近代邦乐”。也就是说,八桥为近代邦乐之祖。近代邦乐曲种之一的箏曲,从17世纪开始到19世纪进行了多彩样式的展开,现在仍在不断的发展中。书写了其箏曲史上重要一页的是19世纪作曲家光崎检校。日本音乐家演出了光崎检校的代表作《五段帖》(筝演奏:菊圣公一、菊武厚祠;尺八演奏:星田一山)。

     

        2、尺八

    尺八跟箏一样,是作为雅乐流传来的,但是很早时期开始就不被雅乐所使用了。从16世纪到19世纪,尺八作为“法器”而非“乐器”,是禅宗一派的普化宗修行的道具。将尺八从宗教中分离出、作为纯音乐乐器定位于近代邦乐中的是黑泽琴古。尺八有都山流派等几个流派,各流派都拥有被称为 “尺八本曲”的乐曲群,另外尺八也用于本曲以外的演奏(如“三曲”的演奏形式),称为“外曲”。

    在与西洋文化,或者确切地说与异文化的接触中,尺八得以长足发展,这一点也非常重要。现在所有的日本乐器中,尺八的国际性犹为凸显,很多国家还有专为西洋人开设的尺八课程。

     

     

    尺八演奏家星田一山吹奏一曲《岩清水》

     

        3、三味线

    然而,近代邦乐所使用乐器中最重要的还是三味线(三弦)。此乐器16世纪后半叶从琉球王国(现在日本国冲绳县)传到大坂附近的“”市(现大阪府市)。当然,琉球乐器“三线”因为是从中国传来,所以日本三味线的最终起源可追溯到中国。如果再行回溯,汉民族历史上曾导入很多西域乐器,三弦也可能发端于西亚。因此,重叠几层的异文化接触的痕迹可以在此乐器上印证出来。

       三味线自17世纪以来,经历了持续的“日本化”过程,成为了日本代表性的传统乐器之一。此次音乐会上演奏的“地歌”即是这一乐器的重要体裁。“地歌”的重要要素之一有“手事物”。这里“手”是演奏乐器的意思,“手事”是独立欣赏乐器的美妙、表现夸耀乐曲部分的意思。

     

     

    地歌《越后狮子》的唱演场景

     

     

     

    三位艺术家合奏演出“三曲”《夜夜的星》

     

    l         中日音乐交流

    音乐会的第二部分,中日两国的音乐家首先分别呈现了具有鲜明民族特色的乐曲:日本三曲《石桥》、中国古筝独奏《柳青娘》。最后两国四位演奏家的合奏:《樱花》将音乐会气氛推向了高潮。

     

     

    青年古筝演奏家陈慧:独奏《柳青娘》

     

     

    中日音乐家合演《樱花》

     

       两个多小时的演讲音乐会在听众们热烈而持久的掌声中结束,本次山口修教授高峰论坛系列讲座也就此落下帷幕。三天来举行的五场讲座,从应用音乐学的理论概览到日本传统邦乐的现场演示,从地域性音乐体裁的阐述、展演到异文化间的对话、交融,带给听众们的不仅是对日本传统乐器演奏技法、表演形式上的新鲜认知,更有对文化触变、音乐学学科建构等问题的深入思考。中日两国的音乐文化交流书写于历史,进行于当下,也必将延续至未来。

    分享到:


  • 文章录入:霜凝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