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口修教授《越南雅乐的复兴计划,以1994-2000调查经历谈其学术及社会性意义》讲座综述

    日本民族音乐学家山口修教授--高峰学术论坛系列演讲

     

    200745上午1000,在上海音乐学院小音乐厅,山口修教授作了有关越南雅乐复兴计划的演讲,讲座由上音音乐学系主任韩锺恩教授主持。

     

    韩锺恩教授主持

     

    山口修教授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了越南雅乐从濒临匿迹的状态到兴盛复兴的整个过程,所阐述的中心思想是音乐学的研究要重视与社会的互惠关系,他对于越南雅乐不单纯是为了研究而研究,而是要让其研究成果有益于社会。

     

    山口修教授(右)在讲座中

     

    首先,山口修教授介绍了东亚的雅乐分布,他讲到东亚地域广阔,中国作为其中之一,雅乐影响了周边的国家,像日本、朝鲜半岛、越南都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受到了中国雅乐不同程度的影响,但他们对“雅乐”的发音是不一样的。朝鲜半岛是aak,日本是gagaku,越南是nha nhac

    山口先生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邀请,从1994年开始着手恢复越南雅乐。在这之前,国际交流基金曾主办过 “亚洲传统艺能交流(ATPA)”的项目,那时,山口先生就很想从越南招聘原先的宫廷音乐和其他的传统音乐的音乐家、音乐学者,但由于种种原因,最终此事搁浅。另外,19943月的国际会议在越南首都河内和古都顺化召开,它讨论的议题是对河内多数民族(京族)以外的53个少数民族濒临危绝的传统文化进行挖掘和保护,应该采取什么的方法策略,山口先生的提议是“表演艺术录像培训项目”。加上上面所说的因缘,要把这些传统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激发其活力,所以提出了“越南雅乐复兴计划”。此议案一经提出,博得满堂赞同,作为越南政府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都认可的项目开始着手进行了,但是同时着手两个大课题不太可能,所以就从雅乐入手。

    19947月,山口先生参与了越南古都顺化歌舞团的准备工作,因为这个歌舞团在海外公演时不拘泥于于传统式样,把本来不是雅乐乐器的通俗乐器独弦琴也加入其中,形成了独特的风格。在顺化的会议上,侨居巴黎的音乐学者陈文溪博士也一同出席了,与之交换了意见。山口先生认为,独弦琴是俗乐器,不应该加入雅乐之中,结果由于陈博士的劝说,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调整,彼此都作了妥协。即:雅乐的合奏不包含独弦琴,但是独弦琴可以作为独奏乐器来进行演奏。关于此事的前因后果,山口先生事后想来,意识到:关于传统的改变,研究者不应该任意随便插嘴。

    回国之后,山口先生马上开始考虑如何筹措资金,赶得正巧,得到了丰田财团的资助研究应征文件,立刻拟好填完提交上去。那是以严密把握顺化现状为主要先决条件的纯粹学术上的企划内容。7月顺化的歌舞团终于来到了东京,并且9月份在NHK教育电视的艺术剧场中演出了大乐《三轮九转》、小乐《流水》、宫廷舞蹈《麟母出麟儿》

    10月开始,丰田财团的资助金到位以后,山口先生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基础调查。不仅是音乐学者,而且富田健次白石昌也桃木至朗等的越南文化以及历史的诸专家也应邀加入,诸多学者中,日本和越南的当然是少不了的,另外还有韩国、中国、法国,国际间的共同研究持续3年时间。上海音乐学院的赵维平教授在1996年也参加了此次项目的考察。

    山口先生等学者的努力下,199610月在顺化艺术大学开始公开讲授雅乐课程,一些艺术高中也开始进行雅乐的实习。20006月顺化艺术大学雅乐课程输送了第1期毕业生。如今,越南雅乐已经成为世界遗产,山口先生的梦想是提高“指定的跨国界的无形文化遗产”项目的影响力,他衷心地希望中国复原雅乐、日本雅乐、韩国雅乐和越南雅乐都能够成为影响力更高的世界无形文化遗产。

     

    全神贯注的听众

     

        最后,韩锺恩教授作了总结性发言,山口先生的敬业精神、人文关怀,以及他实践型与研究型相结合的做学问的态度,着实令所有音乐人感动。讲座在现场听众热烈的掌声中结束。

     

    分享到:


  • 文章录入:霜凝责任编辑:霜凝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