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人:罗艺峰 教授

      间:2006-12-25

      点:西安音乐学院

     

    06年十一月下旬,罗老师应邀前往新加坡出席“东南亚风格创作比赛” 并作学术报告,同时参考自己多年来对新加坡、马来西亚及周边东南亚国家的音乐文化的考察资料,观察了当代新加坡文化的一些特点。为了开阔同学们的视野、使大家了解更多的东南亚音乐文化,罗老师特地在我院举办了此次讲座。

     

    讲座开始,老师先是熟练的在黑板上绘制了东南亚诸国的地理简图,接着,从地理和文化双重视角,阐述了东南亚地区在文化上的重要意义。就地理概念而言,东南亚地处东西方交通要道,新加坡更是紧扼着马六甲海峡这重要海道,东南亚成为连接欧亚的海上重要交通枢纽;就文化概念而言,东南亚诸国在历史、政治、经济等方面长期的发展演化中,形成了富含中华文化、伊斯兰文化、印度文化、欧洲文化以及本地土著文化的丰富的文化形态,有着极为丰富的文化资源,就音乐文化来说,是不可多得的乐器博物馆,被誉为“音乐民族学家的天堂”,极具音乐学术研究价值。

     

    罗老师立论对象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华乐,认为两国虽然在六十年代后由于政治原因分别独立,但可以从两国传统文化渊源分析得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华乐实际上是“一体的”。通过对当代新-马文化的观察,罗老师得出这样的认识:“相对于新、马两国的华人文学和南洋美术的本土化发展,东南亚音乐的本土化表现相对滞后”,究其原因,罗老师认为,音乐与美术、文学等其他艺术门类相比,是更为生命化、主体化的艺术形式,与人有着更为本质的联系。这一点从很多当地的老华人能够接受东南亚当地本土文学、欣赏具有东南亚本土色彩和图案风格的美术作品,却要坚持听“乡音不改”的华乐便可以得到印证。同时,同其他艺术门类相比,音乐有着较高的“技术门槛”,其工艺化的要求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改变的难度,在还没有出现能够掌握一技术要素的人——作曲家的时候,要求华乐解决好本土化问题,是很难做到的。什么是东南亚华乐?罗老师进行了界定:所谓新加坡华乐或者东南亚华乐,即等同于“中国的民族音乐在海外的支流”,其谓“华乐”,也即是香港所谓“中乐”、台湾所谓“国乐”,名称各异,而所指则一。东南亚华乐的最主要的来源是中国大陆,其次,还有从中国港台等地传入的所谓“二传手”民乐。东南亚华乐的来源,主要以中国大陆五大民系的民间音乐组成,即闽、粤、潮、客、琼这些人群传统中的民族民间音乐。华乐在当地的传播发展,有记载的已有近200年的历史,然而真正的专业化的发展,则要归功于20世纪70年代后,华文学校纷纷成立华人乐队这一发展方式。同时,在当地华乐的发展中,还逐渐出现了“新华乐”这一概念,即“非由中国大陆照搬的,新创作的华乐”。另外,当地华乐的发展过程中,也出现了新的问题,即“如何充分利用东南亚音乐资源”。谈到音乐资源,罗老师解释为两大类型:一是文化资源,即历史文案、民间传说、历史故事、宗教和神话等,可以作为创作的题材。二是音乐资源,主要有“乐器音色”、“发声方式”、“唱奏技术”、“多种组合(方式)”等要素。

    新华乐、或者东南亚风格的华乐创作,应该运用这些资源。

    在叙述完当地华乐的概念、特点、发展状况之后,罗老师对这次创作比赛又进行了简述。新加坡华乐团音乐总监、本次创作比赛评委会主席叶聪先生面对华乐在东南亚的现状,发起这次比赛,其目的就在于探讨华乐在当地发展的趋势,并试图引起大家对东南亚风格华乐特征的讨论。从获奖作品来看,在70多部来自世界各地的参赛作品中最终脱颖而出的10余部,均为现代作品、现代技法创作而成(这与本次创作章程的要求也有关系,不是说当地华乐只有这种风格或者喜欢这种风格,实际上传统华乐、小型室内乐、独奏的华乐还是占很大比重)的大型乐队作品,当然,其中的东南亚音乐风格也不可或缺。同时,就获奖者的文化背景来看,既有欧洲作曲家,也有新、马两国本土作曲家,还有中国大陆、香港地区的作曲家,这也体现出了多种文化的汇合以及大家对此问题的关注。那么什么是“东南亚风格的华乐”?这是个值得深入讨论的问题,我们现在也许还不应该做怎样的定论;同时,值得思考的是:为什么在华人占国民人口大多是数的新加坡提出了对“东南亚风格的华乐”的探寻,而占人口数量相对较少的马来民族、印度民族却反而没有提出这样的问题?罗老师认为这也是值得考虑的,海外华人的文化认同是不是在发生某种变化呢?

    在本次讲座中,给我启发最大的是“文化认同”问题,这也是老师立论的重要理论支点。众所周知,东南亚诸国的国民构成中,有着为数众多的华人、华侨、华裔,在几百年的发展传承中,他们身上一方面仍流淌着中华民族血液、保留着中华民族文化习性,一方面又生活在相对于其祖先而言完全不同的土地上;同时,又在方方面面受到前述印度文化、欧洲文化、伊斯兰文化甚至土著文化等多重文化的影响。这必然带来对其自身文化身份认同的诸多矛盾,老师将其解释为“复合认同”。我个人认为,这种“复合认同”不应是静态的(以我个人为例,对自身的文化身份认同或许可以是天经地义的“华夏汉文化”,虽然在学习生活中,也常常接触欧洲文化、其他民族文化,但这些影响并不会引起我对自身文化认同的动摇),而是处于一个动态的、不断思考、探索、找寻却又难以轻易得出结论的矛盾运动中,这本身就具有文化研究的意义。正如有同学在提问中说到过,在老师的课堂上提到过的“人类文化中,土地与血缘”两个神秘的要素对于我们今天文化认同中仍然在起作用的问题。老师说,他在这次比赛的研讨会,是以提出问题结束的,而问题则就是对文化身份、自身文化特征的寻找和定义,如“新加坡华乐的新加坡性是什么?”就是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尤其对于当地人。同时,对“本土化(东南亚风格)”与“华乐”这两个概念,我也有自己的疑问,即这两个相对的概念最终是如何统一的,这或许也有一定的思考意义,如同当地人所困惑的,你不论怎样寻找东南亚风格,华乐总应该还是华乐吧?否则为什么要叫做“华乐”呢?

    这次讲座,吸引了西安音乐学院音乐学系、作曲系、民乐系等众多师生前来聆听,在整个两个多小时的讲座中,老师还以大量的图象、音响等感性材料作论证、补充,让大家以多角度、多侧面直观地感受东南亚音乐文化。讲座结束后,老师还热情的回答了大家的提问,大家以热烈的掌声对老师精彩的讲座报以感谢。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