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文华(博士二年级)

    对此作品的听赏,我主要将其基调分为两个大主线,即:“厚重”部分与“非厚重”部分,前者是属于所有重压范畴(如宿命的;激动及惶惑不安的;加重加厚加力度的;炼狱般的等),而后者则囊括所有缓释范畴(如行云流水般的;伟大、雄壮豪迈的;柔和甜美而优美的;活泼而有精力的;歌唱性或富于歌唱性的;明朗、安静而饱满的行板;热情洋溢的;圣咏般的等等)。籍此来理解“李斯特b小调钢琴奏鸣曲”中此两重色调、差异性的性格范畴所产生的对抗性的“矛盾场”之存在方式[此处“矛盾场”及其意义理解援引宋瑾教授《心灵的真实——关于音乐美学哲学基础的思考》一文p.12关于“差异与对立”方面的论述,原载《走出慕比乌斯情节——世纪末音乐美学断想》,厦门大学出版社199512月厦门第1]

    在通听后,“厚重”范畴的影响是很巨大的,仿佛音乐情绪全然处于此范畴重压的控制与统摄之中,而会形成全曲某种厚重的情绪大背景,它们若干次、大规模地间插于“非厚重”情绪之中;同时,全局中存在两者鲜明的差异性之下的必然对抗性,然而两者又在悄然调和,“厚重”与“非厚重”范畴间这种对抗或矛盾对立情形以此消彼长的形态发展着(对此的理解可类比于格鲁克歌剧《奥菲欧》中奥菲欧在进入地狱之门时,与众魔展开善恶较量的力量消长状态),并且能够将乐曲中李斯特主题变形的性格变化,以对立双方的微妙互渗效果方式得以比较和鉴别。音响经由此,形成了音乐主题众生形象的多样化及音乐内容框架的丰满性。

    但,“非厚重”范畴恰恰正是形成影响受众重视度的某种暗喻性内容,因这个范畴代表着我认为的“乌云之上的阳光与希望”。如“豪迈主题”所带来的信念增添;又如331-348小节的那安静又饱满的行板,充满了纯全而柔美的气质,旋律在大调性的起音后又闪烁、蕴涵着小调性特有的情愫音符,立刻就将某种喜悦中略带悲伤、安静领受中深有自省的意味展现出来。我认为这个主题是全部“非厚重”范畴、甚至是全曲中最耀眼的光芒之处,同时也感觉其与《彼特拉克十四行诗》的境界全然相似。

     在对作曲家李斯特本人的认识方面,我认为李斯特是一个极有深度内涵的人,他的音乐不仅仅表露出宗教性,同时从其论著中也体现出他具有某种争取人世间“政治话语权”的倾向。

     

    孙月(硕士二年级)

    我之所以不把四个主题以“固定乐思”或“主导动机”的方式一一加以命名(如浮士德主题、梅菲斯特主题等),是因为这样的方式虽然能够成为诠释和理解作品的一条途径(尤其对于浪漫主义时期的音乐),但假如我们抛开一切他律因素而仅仅从音乐自身角度对其进行理解和品味,我们似乎可以更加接近作品所要表达的意义,并且毫无损失。的确,所谓的浮士德主题或梅菲斯特主题,似乎与音乐所呈现出来,正像是那么回事,但文字之所涵盖与音乐之所涉及之间,永远存在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我只能用“像”来形容,却很难用上“是”。英文中的to be在不同的语境中可以分别翻译成“是”、“在”和“有”。而在音乐中,这个to be就应该是“在”而非“是”。所谓的“在”,表明一种存在者之存在的状态。就以这部作品的主题命名来说,根据同学们各自的理解,就已经产生诸多分歧。最显而易见的是梅菲斯特主题(其原始动机出现在第1315小节)的争议。几乎所有的人都认同这一主题的胁迫挑衅的音调可以代表梅菲斯特的出场,但问题是到了第153小节,这个动机完全改变形象,变形一种柔和甜美的音调,有人说是“天使主题”、有人说是“爱情主题”,不一而是。若有更多人参与讨论,还会出现更多可能的解释,这就没完没了了。因此,如果抛开这一切文字因素的搅扰,单单凭“听”来感受其音乐,并不影响我们理解和领受这部作品,我们感受到的仍然是这部完整的作品,并不在乎它是不是“浮士德”,因为这部作品所要表达的已经用声音来“敞开”其存在了。

     

    钱亦平教授分析结论:

    李斯特b小调钢琴奏鸣曲

    奏鸣曲式

    引子17小节,命运主题

     

    呈示部:

    主部的第一阶段831小节:

    8) ①表现对命运的抗议和斗争,不稳定,象在寻找。

    13)②嘲笑(和①是冲突的)

    18)即兴式的进行(表现摆脱命运的愿望)

       调性:18小节起c小—deBe

    主部的第二阶段3254小节:

    稳定到不稳定(b小调Ⅰ主题至此才出现)和②结合[①(问答的方式)]

    32)以下调性和结构都较稳定 bbeabA

    51)调性又起波动bAA#CD#F

    主部的第三阶段5581小节:

    似铜管乐,带凯旋性。呈示部引起了调性的冲突(bB

    (67fff)呈示部的力度变化就已经从ppfff,是浪漫时期的特征。

    bBbE 79为减七和弦打断)

    连接部81104小节

    持续音a为副部的三个月功能作好准备,起桥梁作用(从小调过渡到大调)

    84)用引子的主题作为从主部到副部的过渡。命运主题和凯旋性的主题相矛盾。

    副部①:副部第一阶段105120小节:

    英雄气概,庄严宏伟的合唱性主题,像进行曲。

    DCDN6—Ⅴ—b:Ⅴ—EN6—Ⅰ—#C=bD(116)7°

    连接:副部第二阶段120152小节

    主部①的变化,抒情化,嘲笑归于消失,为副部②作好准备。

    C7D7

    副部②:副部第三阶段153170小节:

    副部②(主部②的变奏)爱情主题。嘲笑变成了肯定的东西。

    165)用变奏手法发展副部②

    171)再次变奏

    191)第三次变奏

    呈示部的结束段171204小节:

    196#F Ⅰ连续的四六和弦造成不断的运动。

    201bE的一级四六和弦

     

    发展部:

    第一阶段205238小节:

    主部①的发展,肯定它的英雄气概。(205C:一级四六和弦。

    第二阶段239254小节:

    主部的旋律,副部的性格(抒情性)

    第三阶段255-330

    发展呈示部的结束段。

    277)引子的主题

    286)假再现部

    297)副部②变成了小调性的悲剧性格,在低音区,象铜管吹出的众赞歌,对话体,以宣叙调回答。

    301)主部材料

    313)主部②

    315)主部①

    319)主部①的扩大,主部②成为固定低音(固执的嘲笑)

    插部331355小节

    明朗的、抒情的、沉思的、直观的,打断了动力的增长。带有宗教色彩。

    349355:副部②,变形的音调,爱情主题。#F大调。

    像新的发展部

    第一阶段356362小节:是161小节的移调

    第二阶段363459小节:

    副部①先在大调上出现(英雄气概)#F

    376)主部①的因素—引向高潮

    398)在高潮上肯定了光明的主题[插部主题像要冲出来,但又被压下去了]

    418C大调上的三和弦,(b小调N6

    419#c上的g

    453)引子的主题,B大调的属音,但下面出现的是bB小调。

     

    再现部:

    主部第一阶段:赋格段460532小节

    主部降低半音为bB小调,用Fugato的手法叙述主题,谐谑曲性质。

    主部的①和②合而为一,两个冲突的主题现在变为同一性格的东西。

    主部第二阶段533-555小节

    连接部555-599,有很大的改变

    副部600649 省去第二阶段

    600)①

    616)②

    628)用变奏的手法发展副部。

    结束段第一部分650672

          第二部分630710引子的主题。

    (好像要逃避命运,以凯旋的主题来结束全曲,但终于被打断)

    结尾711760

    插部的主题又想涌现出来,但终于被嘲笑的主题打断。

    729)恶意的嘲笑

    737)主部①逐渐消失变成众赞歌。

    750)引子的主题,整个作品的结论——回到命运。

    754)象管风琴表现出宗教的感情,把希望寄托在天上。

    755-756E:N6-B:(EB的下属)

     

    韩锺恩教授:

    经过两次比较充分有效的讨论,我们对这首作品的感受与认识都有所提高,尽管大家的意见不可能达到完全一致,这没有关系,而且是正常的,是好事,说明我们的看法有自己的立场和依据,可以进一步去分析研究。我想说的,只有一点,就是对作品的分析研究要特别注意其表现功能与结构功能的不同,不管出于什么立场,也不管应用什么依据,都必须清楚如是表述音乐的功能究竟是什么。当然,作为理论问题,音乐作品中表现功能与结构功能本身的关系,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

    上一页  [1] [2] [3] [4] 

    分享到:


  • 文章录入:Philip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