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莹(博士一年级):李斯特b小调钢琴奏鸣解析

    这部作品是典型的“主题变形”的作品,其中包括引子在内,一共有五个主题:引子(1-7小节)第一主题(8小节)第二主题(14小节)高尚而宏伟的英雄主题(105小节)信仰主题(331小节)我认为,李斯特的这首作品是非常具有逻辑性的,其中引子部分并非一般意义上的作品序奏,引子本身也参与了作品的构思,并且在其中也具有不可忽视的作用。这五个主题不断的变形构成了整部作品,其中引子主题由于其是下行音型有给人一种沉重的感受,并且在整部作品中多次再现,并且在作品的结尾又重新被强调,最终作品在沉重的下行音型中结束全曲。因此,我把这个引子称为宿命主题。以下是引子出现的结构功能:

    次数

    结构位置

    结构功能

    表情功能

    1

    1-8

    引子作用,上下声部

    弱的、茫然无措的,迟疑的

    2

    82-104

    在下声部出现,连接主部和副部

    阴郁的,但较为第一次强烈

    3

    278-290

    在发展部中起到再现的作用

    乐思在发展到极致时,在下声部出现了更加坚定,沉重的命运的召唤

    4

    453-459

    再现部再现,上下声部

    迟疑的,缓慢的下行

    5

    674-682

    结束部,引子素材,引出第一主题

    坚定而急促的,强烈的,带有宣告般的引出了具有嘲笑般的、滑稽的第一主题变形

    6

    749-761

    与作品开头呼应,又对引子进行强调

    渐渐远去的、缓慢的、消失在空灵的,明亮的

     

    第一主题:a

    第二主题:b

    结构功能和表情功能

    次数

    结构位置

    结构功能

    表情功能

    1/1

    呈示部-主部)

    8a

    14b

    ab先后出现

    从引子中突然崩裂出的,起到有引子情绪向b主题情绪转折的作用。

      2/2

    (主部)

    32

    32

    a性格变形再现和b上下声部交织、交替出现

    明确b小调的调性,慌张的,无所适从的,产生撕裂般的对比效果

    3/3

    (主部)

    55

     

    音乐由引子-abb+aa-引子形成了对称,具有很强的逻辑性和完整性,由此主部完满的走向副部

    a主题在大调上出现,较之第一次出现具有坚定的性格,且主题在发展中有不断生长的意味,并且向前推动的音乐发展的力量。

    4/

    (副部)

    120

     

    a性格变形,引出b的性格变形主题,称为副部的第二主题

    a从开始时的突兀、崩裂的性格突然转向抒情的单声不旋律,与副部第一主题(英雄主题)形成性格对比但同时又具有前后相关的逻辑性。

    /3

    (副部)

     

    141153

    b主题先在下声部性格变形出现为更加明朗的性格变形做准备,153出现了明确的对比性格的性格变形。

    141小节出现b主题的变形,但是还具有原主题的性格特征,但是b主题在153小节,成功蜕变为新主题c,甜蜜,轻柔的与141小节出现的准备形成性格对比。并且在后边的发展中还出现了120小节的a主题变形和153b主题变形相互交织。

    5/

    展开部

    205

     

    a主题变形和bc)主题变形相互交织变奏后逐步进入了发展部中a主题的再次的性格变形

    205小节中出现的a主题的宣告般的英雄气概的性格变形,给人一种正义战胜邪恶后的超脱。

    6/

    (展开部)

    239

     

    205小节的英雄的a主题变形,在239又进行了性格变形

    239小节仍然是由a主题英雄变形蜕变而来,但是性格上又变形为副部抒情的性格,与雄壮的英雄变形形成了性格和速度上的对比。这一段明亮而轻柔,甚至有喜悦的情绪。

          /4

           (展开部)

     

     

    255

    255小节是由b主题蜕变的c主题的再现。在a主题239小节变形后再现,体现了ab紧密相连的作者意图,如同一对孪生姐妹般不可分离。

    这一次c主题的变形其性格又回到了与b原本的性格特征,具有生长般的,向上的推力,一扫153小节的抒情性格,不断强调向上的上行音型

       7/

        (展开部)

    286

     

    286小节出现a主题,但是被副部第一主题(英雄主题)的变形打断,并且有隐约的显现与副部主题进行对比。

    a主题经过长时间的变形,重新清晰的再现了其原有的旋律,但是没有在原调上再现,并且被副部突然打断。aff的力度重现,坚定而突然,同时又透露着沉重和慌乱,不知所措。主部材料在副部的对比下隐约出现,仿佛此时,a主题在慌乱中寻求英雄的力量抚慰。或者是在向英雄主题对话,诉说

       /5

       (展开部)

     

    310

    b主题与a主题不可分割的再次出现,最后ab主题以上下声部的方式同时出现,并且逐渐淡化,最终消失在无声中

    ab主题重新又回到了原有的性格特征,并且逐渐淡化、消失,为后边信仰主题的出现作了铺垫

        /6

    (展开部)

     

    349

    在信仰主题抒情的情绪下,由b主题蜕变出来的性格轻柔的c主题重新出现

    C主题在高音区空灵的,明亮回荡着,在信仰主题的影响下,比前几次出现更加轻柔以ppp的速度演奏,仿佛在宗教的抚慰下,作者的心灵变得越发柔软、越发顺从。

        8/

        (展开部)

    372

     

    在英雄主题过后a主题再一次被强调,并且前所未有的被强调

    a主题这一次非常有力,作品要求“rinfoezando”一再加强a主题的力度,仿佛在英雄的主题下,正义得到了伸张,李斯特内心中正义的力量得到了宣泄,英雄主题和a主题的变形发展,尽情的交织在一起,最后在398小节中,在高音区突出强调信仰主题,让人感觉到一种超脱的美。

    /7

    (即将进入再现部

     

    433

    信仰主题之后,b主题的性格变形c主题再次出现,过渡到引子主题,再现部出现。

    信仰主题之后,作者在幻想般的上行和下行音阶中重新回归到柔情的c主题中去,静静的,不舍的,弱下去,最终消失在即将出现的引子主题中。

     

    由于篇幅原因只分析到展开部,再现部省略,在分析的过程中,我认为,主题a和主题b在作者的内心是不可分的,但是因为必须要用音乐语言呈示出来,就必须是有先后和层次感的。作者既要突出二者的对比,同时也要突出二者的不可分割性。我认为,作者好像用这样两个主题来象征他内心中的矛盾,正义和世俗的矛盾,正如在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好的“我”和恶的“我”一样,它们不可分割,却又完全对立。而英雄主题和信仰主题在这部作品中往往是拯救矛盾自我的主题,英雄主题和信仰主题的每一次出现,都会伴随着a主题和b主题出现(红字部分),并且有英雄主题后必然是a主题的呈现,好像是a主题的归宿一般,而b主题的出现往往是在信仰主题的感召下出现的,仿佛信仰主题是“恶”的自我对宗教的归顺一般。在这样的主题中,作者的内心矛盾被暂时磨平,英雄和信仰的主题是作者这一矛盾体寻求安慰的避风港湾,只有在这两个旋律所构成的世界中,作者才能够得以内心的暂时平静。但是,上帝和信仰最终不能够彻底消灭矛盾自我,最终仍然在再现部过后,也就是作品的尾声中,作者重新又陷入了宿命的主题。一切都是暂时的,只有宿命是一个永恒的命题。

     

    周华生(硕士二年级)

    音乐感性体验中,存在音乐的事件(意象)——身体——主体感觉(事件和审美经验)这三者的复杂关系网。1、音乐的“事件”(生成性)即情感、情绪、思想等的“意象”在音乐中的表现,音乐引发的感觉则是作为音乐中“意象”运动在听赏者的身体运动层次上引发的“事件”和产生的审美经验(后文成为感觉事件)。在这一点上,音乐的事件与主体的感觉事件(和审美经验)可以说是原型与摹本的关系;2、从意象的“表现”到“感觉”的生成都是在“身体”中产生的,因此“意象”不是可以被“客观化”-“对象化”为外在于主体自身的纯粹的“审美对象”,正相反,它的“表现”只有在贯穿于主体的身体运动的时候才真正生成;同样主体这一方面也不是仅仅消极、被动地“欣赏”和“接受”,相反,它通过与“意象”的相互作用而生成“感觉”的运动来真正参与进“意象”创造的整个过程中。在李斯特这部作品的体验过程中,感性最明显的是各个主体动机和同一主体不同阶段出现时的力度、速度、紧张度的变化,这些变化也是极其微妙的,在这一过程中置入音响结构的音乐事件的“意象”得以“表现”。这些微妙的变化引起主体感觉器官的回应。从而唤起了主体音乐感觉“意象”的生成(这种意象不必然是最初的音乐作品的全部——因主体各异而有所不同)。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Philip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