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文华(二年级博士研究生)

    我主要从乐曲表情力度的呈示方面来做些补充:

    很慢、轻声的主题、似命运的(1-7)→较活泼、有精力的主题、似主人公(8-)→带重音(14-)→不安、惊惶、激动(18-)→加强每一音(30-)→始终不安、激动(32-)→突出重音(35)→加强每一音→不安、激动、渐强(51)→顿促、很有精力的(73-)→沉重的、慢速、每音用重音(84-)→很宿命般的下行音阶(101-)→伟大的、雄壮、豪迈的105-)→突慢→柔和、甜美、典雅优美125-)→稍渐慢(135-)→突慢→回原速→富于表情的歌唱153-)→稍渐慢→回原速→始终pp179-)→不安、激动、惊惶(191-)→渐快、很快→活泼、有精力的205-)→加强每一音、更加强每一音(223-)→加紧速度(233-)→热烈的、非连贯(239-)→加紧速度、渐强(255-)→喧闹(263-)→加紧速度(272-)→断奏(290-)→似炼狱般痛苦、似对话,沉重、慢速度、每一音用重音(297-)→朗诵调、热情的,突慢(301-)→朗诵调、热情的,突慢(306-)→始终f307-)→着重重音→左手固定低音音型(319-)→突慢→渐弱→一根弦(329-)→行板、安静而饱满331-)→近乎从容的、始终一根弦(347-)→用类似伤感、多情的内在情感349-)→不安、激动、加紧速度(360-)→热情洋溢、非常紧的速度(367-)→fff395-)→渐弱→ppp422-)→始终ppp渐消失→留恋的433-)→渐逝的、渐弱的(449-)→活泼的、有精力的460-)→有精力的509-)→始终f、惊惶、激动(533-)→突出着重的→似对抗性的音型(541-)→不安、激动(552-)→沉重慢速度、每音均重音(557-)→加紧速度(582-)→与前相似的表情(585-)→加重音(600-)→歌唱的,但不带渐慢616-)→稍活跃645-)→近乎急速地加紧速度(650-)→用闹声(658-)→很加紧的速度(665-)→急速(673-)→极急速的、十分火热(682-)→保持→碎音(708-)→行板、安静而饱满似明朗的主题711-)→突慢(724-)→活泼、中速(729-)→渐慢(737-)→圣咏(744-)→引子,很慢、突出重音(750-完)。

    无论这术语标记是作者自己写入的,还是出版商加入的,都体现出这一时代注重体现音乐音响情感之丰富变化的特点。关注速度力度,是想关注到创作主体希望演奏者所尽量接近、不过分偏离创作构思的要求之处,对于乐曲速度的处理,也是要以能够表达出时间美感为原则,在不背离基本要求的前提下,做到个体的有弹性、有张力的处理效果,让音乐意境得以显现。全曲的速度、力度表情状态安排使得乐曲处于“沉重、不安、惊惶、激动”与“活泼;庄严;如歌;朗诵”等相互对立、相互调和的情绪中。前者的比重要大于后者,并且相互之间是交叠交织的安排,在前者的持续行进中,后者主要穿插出现于“105153301616711”等小节处。全曲强调对比性:如重音、突强、突慢的鲜明对比;渐强、渐弱的发展变化;强调断奏的多次及多形式(跳音、顿音等);情绪的明暗对比;速度的快慢对比;状态的动静对比等等。并且在这种不断变化对比之中,经过矛盾几方发碰撞,使得音乐得到了两次大的高潮。

    但同时,在听觉感受上,音乐由于在鲜明对比的衔接上造成过大落差,结构力的推动方面有种些许松散的感受。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Philip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