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月二年级硕士研究生)

    【材料与结构方式】

    这部作品的曲式为带引子的单三部-五部结构。引子部分的核心是一个以五度下跳为特征的动机,并配以波音式分解和弦音型,表现出一种宁静安详的气氛。随后通过八度叠置和半音扩张的写法,将音乐从平静推向热情高涨,在第11小节用动机紧缩与柱式和弦不断稳固属和弦的写法,导向第一个主题段落。主题段从15小节开始,由5+5+5的三个乐句组成,要求慢慢演奏。前两句是在降A主调上的平行乐句,第三句则通过降b小调逐渐转调到降G大调。对比段(第30~40小节)则通过简短的动机、不稳定的调性和相对密集的织体结构表现出一种骚动不安的情绪。这种情绪从隐隐约约通过半音推进和八度叠置一直发展到喷涌而上,最终以E大调终止式的出现而告一段落,并以E大调主音与C大调三音的等音转调的方式导向下一个主题段。第二个主题段仅有8个小节,由4+4的两个乐句组成。第一句在C大调上,高音区,音色淡薄,极弱的力度;第二句则通过c小调转到降A大调的属和弦上,主题在中音区,音色饱满,非常具有歌唱性。随后进入另一个对比段,节奏和情绪与前一个对比段相仿,但在材料上则采取了一种综合写法。由3+4+5的三句构成。第一句的旋律部分则来自于主题句的后半句,伴奏节奏来自于第一个对比段;第二句旋律在左手,来自于引子的最后一句。这个段落一直在重复强调属和弦,通过不断加强的力度和激烈的情绪和回落之后,预示调性的回归。最后一个主题段落同样是一个综合写法,通过引子材料的插入,将主题句的前后半句分开。主题前半句进行了扩充,加入轻柔飘逸的华彩句。最后的结尾由主题后半句发展而来,在主长音的延续上,加入连续降VI度的变格终止,渐渐消逝。

    在这部作品中,出现了两种不同的性格因素,一种为恬静柔和甚至梦幻感的主题,另一种是骚动不安的对比主题。相比较前两部作品有所不同的是,前两首动力性较强,而这部作品用Lento的速度和轻柔的力度,产生很安详的意境。

    【钢琴语言的特性】

    音区和踏板的配合,为这部作品的表现力增色不少。引子部分中音区的波音式和弦在延音踏板的配合下,营造一种微弱的波动感,很好地烘托了上方简单的动机,使其充满张力又不显得冗长。第一次主题出现在中高音区,要求演奏得富有歌唱性,踏板仅仅配合伴奏和声的出现,使得旋律部分的音色十分清晰、干净。主题第二次出现在高音区,配合连续的踏板,音色晶莹剔透,营造出一种梦幻般的意境,到了第二句,旋律则转移到了中低音区,要求用饱满而圆润的音色演奏,两句形成鲜明对比。主题最后一次出现又回到中高音区,用弱音踏板,旋律在和声延续音的铺垫上出现,加上长踏板的运用,同样可以营造出一种梦幻般的意境。

    此外,在第38小节处,强力度的终止式要求用“揉弦般”的音色来演奏。在钢琴上模仿弦乐演奏法的做法,并不多见,但在李斯特的作品中不止一次出现(参见《裴特拉克14行诗104》第46小节)。由于钢琴和弦乐不同的发声方式,弦乐所特有的演奏技巧如何在钢琴上体现?所听的几个版本都为能捕捉到作曲家的用意,我猜测:在延音踏板上的强力度的泛音共振?

      【真理置入作品】

    看到了天使一般的她

    就觉得人生如梦,

    我的周围万籁寂静,

    窃窃细语的,

    只有温柔传言的微风

    这是裴特拉克的诗所要表达的意境。

     

    天使、梦、微风,给人带来无比美好的爱情体验;

    寂静、窃窃、温柔,将人带入安宁静谧又令人陶醉的氛围中;

    细语、传言,是艺术将其世界呈现开来的一种方式。

     

    在李斯特的作品中,波音式和弦轻柔的波动中感到了微风荡漾,延音踏板的泛音效果都能让人坠入到诗所要传达的安宁的氛围中。虽然不同的演奏给人的感受不尽相同,但最贴近诗本有意境的,在于演奏家、作曲家以及诗人共同的默契。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Philip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