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华生二年级硕士研究生)

    材料与结构方式

    1.引子,(1-14)(7+7):以相同的动机材料(同音与四度下行结合)作了多次陈述,在第二部分作了紧缩变形,与前部分形成对比。旋律声部首先呈现的感觉是非常空灵的,接着旋律的半音级进是一种痛苦挣扎。但同时伴随引子动机的伴奏声部却运用大量的经过性、色彩性和弦,在丰富了色彩,另外引子第二部分两次次半音向上级进,最后进入乐曲的第一次高点,并由此停留,这种暂时的停留。乐曲引子由一种矛盾的对抗的心理,更是一种内心的侧隐之痛,引出乐曲的第一段。就乐曲整体结构而言,在和声上引子部分是主题的呈示的一个长达十四小节属准备。由降A 大调的下属方向(S,第九小节落在降A调的降六级),然后进入属方向(D,K46——D7) 。就全曲而言引子材料贯穿全曲个部分,使音乐更加统一和完整。

      2.第一段,(15-40)(15+11):a主题(15-29)是主体三次呈现,第二次呈示时作了扩充 ,第三次呈示时变化更大,调性游移、最后落在(29小节)在降G调上结束。b主题(30-40),材料来源于引子,是引子动机的倒影和变形,在和声上作了降A大调的重属七到属七(30-36),第36小节作了等音和弦的处理直接进入了主调的属调上,即降E大调。出现了乐曲的情绪、力度的第一次高点。最后结束在单音上,通过单音多次重复,为第二部分作了单音转调的准备。两个部分在材料上、力度上、和色彩上都有很大的对比,性格鲜明强烈。

    3.第二段,( 41-60)(8+12)a1 ( 41-48) ,是由a主体材料变形,在C大调上呈示,(45-48)在调性上出现同主音和关系大小调交替,主题在音区上提高了十度呈示,更加空幻、纯净。且结束在降A调的属七和弦上,为第二部分出现做了属的准备。b1( 49-60) 降A大调,是由3小节全新材料(49-51)和引子动机变形构成,和声上是降A调大调属七和下属和弦的交替,最后以开放终止结束,其在结构上为乐曲第三部分,即再现部分作一个在属方向上的铺垫。         

    4.第三段,(61- 81 ):在降A大调上再现这次主题进行了更大规模的扩充。是由第一部分主体a的再现中间插入b的材料(引子),并且拉宽构成一个长气息的单乐句乐段。从材料上看好似两个矛盾终于得到统一。材料(77-81 )具有多重功能,也可以看成是引子的闯入。在调性上肯定主调后调性还在游移,具有很强的不稳定性。

    5.尾声(82-85):是由一个大的补充终止构成。是一个经过性,扩张性的和弦连接构成。尾声最后四小节,好似一大串的语气问号?

    真理置入作品

    毫无疑问李斯特钢琴作品《彼得拉克十四行诗》与彼得拉克的十四行诗有密切的关系,但是“什么”被置入了音乐作品?大家都知道十四行诗的结构ABBA,ABBA,CDE,CDE或ABBA,ABBA,CDC,CDC,从乐曲的结构看好像与诗的结构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对应关系。文字与音符一个个对应更是不可能。只有诗的意境、语调、以及在语调基础上孕育的情绪(情感),以及诗的品格和人生的境界可能进入作品中,因为这部分内容与诗具有一定的相通性。

    本人认这首作品拥有诗的意境,李斯特的天才般地创造,通过运用色彩性和声、经过性和弦、调性变化和游移,音区安排,力度起伏、以及钢琴踏板的运用等,共同营造了出了诗的意境,如在乐曲的41-44小节,超高音区主旋律,首先在听觉上给人空灵、梦幻的色彩;在65-68小节,两次Tr(颤音)和色彩性和声由高向下的跑动等等都酝酿了诗一般的意境,在此音乐的表达比文字语言更加淋漓尽致,表达了语言所无法驾驭的内容。

    诗歌与音乐联系在于它们的音调、语气有相似和通之处,两者都是以声音或音调为构成元素,两者都可在声音层上存在。在李斯特这首作品中比如尾声不断的重复二度下行级进,和声上作扩张性进行,对主和弦一再否定。好似有很多疑问不断的被肯定而又不断的被否定,这就是一种语调的体现。

    音乐在时间中的运动与情感的运动相通。全曲体现出了曲作家内心的热情、痛苦和忧郁复杂心路历程。乐曲营造的每一次情绪高点的过程都把主体的情绪波动,情感宣泄,并且把这种感情变化的运动过程刻画得非常细致入微、惟妙惟肖。在此,诗歌不能言说的“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那部分内容(情感及波动的运动过程)音乐完全胜任了。

        此曲的反应的人生境界是与诗的境界相合,此曲反应了曲作者的超越的思想境地,情感更加坚定和理智。已经不只是做个人情感的宣叙,更多是对人生的彻悟和追问。

    另外,此曲有几处出现较长时值的休止,非常有魅力(Berman Bolet休止时值处理的要长,并且前者做的更加明显,延音踏板也断开了)。引子(第二部分10-14)处的半音级进上行,伴随音量的渐强和热情的情绪,这是非常意味深长的,似乎在是在逐步逼近心灵的向往,并且在超高音上进行反复和自由延长,对触及到的东西的一种肯定,最后那个音之后较长时值的休止,使结果又悬而未绝,这是一段非常复杂心路历程。由此引入主题,又开始了一次更长时间人生顿悟。这里与尾声疑问也起到了遥相呼应的效果。

    从此曲能充分体悟到:作曲家时时刻刻都在用音响肉身呈现自己的生命状态和人生境遇。并且浑然天成。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Philip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