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上海音乐学院教学工作会议(研究生)专题发言  

     2007716 上午,教学楼小音乐厅  

    音乐学系系主任、研究生培养指导委员会系统音乐学理论分会主任、博士研究生导 师韩锺恩 教授:  

    研究生管理工作以及创新与学科建设问题  

       

    主席,各位嘉宾,各位代表,老师们,同学们:大家好!  

    感谢会议约请我在这里发言。  

    2005年,我在院研究生工作会议上,曾经就博士研究生培养的重大举措问题发言。两年来,我院的研究生工作在原有的基础上,不仅在规模,而且在水平,又有了新的进展,赢得了国内同类音乐院校同行的高度关注。今年是我院建院80周年纪念,从某种意义上说,我院的研究生工作又处在一个新的起点上,如何在现有的基础上再有迈进,显然是本次会议和与会代表所共同关心的问题。  

    下面,我就研究生管理工作以及创新与学科建设问题,谈两点意见。  

    一、研究生管理工作。  

    研究生教学作为高学历、高学位层次的职业教育,在我国目前高等教育总体水平依然处在非大众非普及状态的今天,还是社会少数人步入专门化职业的一个重要途径。上音的研究生教学,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如何在现有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升水平,教学质量无疑是一个重要的因素,然而,与其同样重要且不可或缺的因素则是教学管理工作。  

    近年来,随着研究生管理体制的转轨,一系列管理文件的形成与贯彻,有章可循的条件正在逐步形成中,虽然由于体制转轨,一些环节之间的缝隙还有待弥补或者衔接,但总的情况还是越来越趋于健康发展。当然,在这样一种特殊的情况下,一方面应该更加充分发挥专业培养指导委员会各分会的作用,另一方面是进一步加强各分会与研究生部之间的沟通,同时还要建立与学生沟通的常态机制。这样,经过多方面的协同合作,就一定能够提升研究生教学的整体水平。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另外一些问题。  

    1.由于国内音乐院校本科教学规格不一,在进入我院研究生专业学习的时候,往往会显示出一定的差异,尤其在专业基础知识方面比较突出,以音乐学专业为例,非专业音乐院校甚至非上音音乐学专业毕业的学生,在音乐史论和作品分析方面与进一步深入进行专业学习之间存在着相当的差距,从而影响教学计划的正常实施,甚至影响研究生培养的整体水平。为此,有必要通过管理工作落实新的措施。  

    2.相对本科教学计划与课程标准建设,我院在研究生课程与教材建设方面相对滞后,有必要集中人力物力加大推进力度。在此,必要的管理不可或缺,诸如前期调研、方案策划、专家预审、具体实施、监督检查,都需要有相应的管理制度加以保障。这方面的工作,应该树立院学术委员会的权威性,并充分调动研究生培养指导委员会的积极参与。  

    3.由于国内音乐院校教学设施的硬件起点普遍较低,就目前我院研究生规模规格而言,现有的条件确实与之很不相称,无论是相对独立的教学与科研场所(比如:圆桌形式的教室,梯形状态的会议室),还是高质量的设备设施(比如:现场联网,快速搜索),都需要有一个彻底的改善。希望院领导充分利用80周年院庆与校园建设的机遇,充分注意研究生教学与科研的特殊性,考虑解决这些问题,以使得全院的教学资源配置更趋合理。从而让学生能够在上音这样一块历史最悠久的中国音乐圣地上充分体验到一种崇高的学位尊严,为此,也不要忽略一些与人生重大里程直接相关的仪式。  

       

    二、创新与学科建设问题。  

    学科建设主要包括:基地、科研、人才三项,并通过管理(环境、体制、机制等)达到目标。创新与学科建设的关系十分密切,一方面创新需要依托学科建设的平台,另一方面学科建设又需要通过创新来驱动。  

    由此可见,如何进一步提升我院研究生工作整体水平,除了亟待解决一些与此相关相称的具体问题之外,关键是要在科学发展观(第一要义是发展,核心是以人为本,基本要求是全面协调可持续,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统领下进行体制机制创新。就目前而言,体制机制的创新主要就是如何使研究生培养工作实质性地纳入到学科建设当中,并通过研究生工作推进学科增长与理论创新。  

    在前不久召开的中共上海市第九次党代会上,继提出建设四个中心及国际大都市(国际经济中心,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贸易中心,国际航运中心,及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和四个率先(率先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率先提高自主创新能力,率先推进改革开放,率先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之后,又提出四个放在(放在中央对上海发展的战略定位上,放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下,放在全国发展的大格局中,放在国家对长江三角洲区域发展的总体部署中)和四个注重(注重提高发展质量,注重优化发展途径,注重丰富发展内涵,注重增强发展动力)的理念,受此启发,这里就创新与学科建设问题,也提出四个方面的设想,仅供会议参考。  

    1.把上音研究生工作放在国内领先地位。毋庸讳言,在全国范围9个专业音乐院校(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天津音乐学院沈阳音乐学院武汉音乐学院西安音乐学院四川音乐学院星海音乐学院)、1个艺术研究院(中国艺术研究院)、4个有博士点的艺术及师范院校(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院、福建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哈尔滨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当中,在研究生的培养方面,目前,惟有中央音乐学院与上海音乐学院是可以相提并论的,个中原因就在于两院相对成熟(6个专业音乐院校没有博士点,1个专业音乐院校的博士点刚刚开始,艺术研究院和其他艺术及师范院校的研究生教学基本上都是跨越专业基础教育台阶的),而这种成熟的结构保障主要在学科点的本科、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以及博士后工作站的成规模与有系统。由此前提,上音能否在和中央音乐学院乃至国外同类院校的良性竞争中彰显自己的特色?就变得十分重要了。记得在我就读本科的上世纪80年代初,文学理论家、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的刘再复教授曾经就不同地域的学术特点做过这样的评价,大意是:北京厚重,上海敏捷,福建执着。虽然这种说法未必完全妥贴,但不乏一定道理。与北京硕大的体量相比,上海也许可以在灵秀方面凸显自己的独特性。我想,可以做的就是大力发扬创造卓越的上海精神,具体而言,除了精益求精的作业,出细活出绝活之外,一个重要的作为就是不断出新。  

    2.率先转变传统教学方式。今年4月至6月,我先后在福建师范大学、中国艺术研究院、上海师范大学、西安音乐学院、中央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参加了4个硕士和7个博士的学位论文答辩,在颇多感想的基础上,写了一篇题为《研究生生产的规模与系列》的博客发表在中国音乐学网上,引起了一些讨论和关注,其中心观点,就是通过规模作业和系列衔接,告别农耕方式,尽快步入工业化进程。其中,有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就是研究生培养必须成为学科建设的重要内容。从某种意义上说,单纯培养人才供社会使用,在当今分工界限愈益分明、就业形势愈益严峻的情况下,几乎成了一个乌托邦。那么,换一个思路,能否这样理解,通过学科建设与研究生培养的共同作业实现创新,一方面通过人才培养构筑学科平台,一方面通过学科建设造就人才梯队。如果是这样的话,研究生无疑就成了学科建设的主力,而教授导师仅仅是一个学科带头人,起一个策划与引导的作用。与此相应,学科规模的大小以及系列的有机无机,也必然会和研究生培养的数量质量形成一定的比例关系。包括单纯择优录取方式如何转变为根据学科建设需求招收研究生的方式,按时下的俗话说,就是有什么事招什么人。  

    3.注重培育师生互动机制。20多年前,美国小提琴家斯特恩以《从莫扎特到毛泽东》命名拍摄访华影片,通过一个窗口一个天才的比喻来称颂当时中国的专业音乐教育。然而,天才毕竟是少数,况且,他们还需要通过无数道窄门才能走出自己独特的路,很显然,这对学院体制来说,只能是一种有所不为的期待。而真正可以有所为的,应该是如何打开窄门创造适合于人才成长的有利条件。就研究生培养而言,就是如何把符合研究生培养规律的知识生产作为前提,通过师生互动,共同推进学科建设。其结果,人才的培养必然融汇在学科建设过程当中,并实现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的双赢局面。毫无疑问,这样的结果,在一定程度上正是取决于师生互动机制的建立。  

    4.建立产学研实验中心。建立以教授命名,学科带头人领衔,学科梯队成员与青年骨干教师配套的工作室,相应的制度可以是:导师决策,项目招生,学科点周期性轮换,优化资源配置,集中优秀人才组成集约型的学科团队,一起协同合作出成果。工作室主要围绕规划项目组织成规模有系统的作业。规模作业的内涵并非是传统样式的播种与收获,而是一次生产可以推进下一次生产,甚至扩大再生产,并且在不断优化的基础上实现可持续发展。由此可见,系列衔接就应该是规模作业得以实现的内在动力。作为工作室的一个机制,就可以通过研究生的定向招生(主要是项目招生)和目标培养(主要是课题承担),以及博士后合作研究,全面带动与学科建设相关的基地、科研、人才建设,以真正显示产学研合体所产生的强势与重力。  

    以上意见尽请批评指正。谢谢!  

       

    2007.6.24-26  

    写在沪西新梅公寓并汾阳路上音教学楼311办公室  

    分享到:


  • 文章录入:Philip责任编辑:m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