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音乐学会第六届年会系列报道之主题讲座三:《音乐史是否需要风格断代》

    主讲人:温如柏(Robert Winter

    翻译:瞿枫

     

     

     

    201911921:00,由来自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UCLA)的教授温如柏在中国音乐学院208教室为参加中国·西方音乐学会第六届年会的学者代表及中国音乐学院的师生带来了一场精彩的讲座。温如柏教授是美国著名音乐学家、钢琴家、新媒体艺术家,国际公认的贝多芬专家、舒伯特专家,钢琴艺术史与表演实践领域的专家学者。他被视为一位学识渊博的通才,长期致力于用通俗明了的语言诠释复杂的音乐、历史、文化观念与现象。本场讲座温如柏教授结合美国20世纪以来西方音乐研究的相关文献及自己的音乐史撰写经历,对音乐史写作中的风格断代问题进行了深入的剖析。

     

     

     

    讲座一开场,温如柏教授首先播放了一段墨西哥音乐来活跃现场的气氛,并对其进行了风趣幽默的介绍。之后他开门见山地对本次讲座的主题《音乐史是否需要风格断代》进行了解释:音乐史不需要风格断代,但也必须要有风格断代的划分。风格断代作为音乐史编撰的产物成为了学者们构架音乐史的重要方法。

     

    随后,温如柏教授对20世纪美国西方音乐研究的历史进行了梳理与阐述。首先,在20世纪上半叶,美国的西方音乐史学研究领域呈现了“三足鼎立”的现象,里斯(Gustave Reese)的《中世纪音乐》(Music Of The Middle Ages1940布克福泽Manfred Bukofzer)的《巴洛克时期的音乐》(Music In The Baroque Era1940里斯(Gustave Reese)的《文艺复兴音乐》(Music Of The Renaissance1947这三部著作已经有六十到八十年的历史了,且写作时间相隔七年,是美国学界西方音乐史研究的基石。温如柏教授进一步指出,这三部著作都紧紧围绕这四个问题:什么(what)、什么时间(when)、什么地方(where)、谁(who)来书写音乐史,并结合著作中的实例进行了具体说明。温如柏教授提出,自己在学习、研究音乐史的时候经常会有这样一个疑问:为什么音乐史的研究多固定在欧洲这个文化圈里,但却对非洲这个概念极少提及。随后,他结合历史、地理、文化、哲学等多个方面阐述了造成这种研究状态的相关原因。

     

     

     

    在谈及在1950年代之后的西方音乐研究时,温如柏教授认为这一时期的研究成果主要分为学术型、普及型两个分支,他并以克雷格·莱特(Craig Wright《聆听音乐》(Listening to Music)、格劳特、帕利斯卡的《西方音乐史》(A History Of Western Music)、理查德·塔鲁什金的《牛津西方音乐史》(The Oxford History of Western Music等文献,在书写方式、章节标题、体例等多个方面进行了较为细致的分析

     

    温如柏教授最后总结指出,所谓“风格”史、“断代”史的辨析,目的在于引发人们的争论与深入探讨。作为一个音乐史研究者无论是在面对他者的研究还是个人的研究时都应当有批判意识。讲座其间,温如柏教授还袒露了自己这次参会的感触,他深切地感受到我们西方音乐学会及研究者们严谨的治学态度。这已经是他第16次来到中国,他希望能从西方人的角度,结合具体实例提供一些美国的杰出学者们与音乐史断代等相关话题的观点。

     

    整场讲座气氛热烈,座无虚席。温如柏教授用批判的思维、风趣幽默的方式对音乐史的断代问题进行了详细的阐述,并启发我们更多地去思考。而他贯穿整场讲座的问题意识尤为让人印象深刻,也启迪我们在未来的西方音乐学习与研究中应当多些怀疑、批判的意识。

     

    撰稿:钟卓文

    审定:王晡

    编辑:李栋全

    分享到:


  • 文章录入:李栋全责任编辑:李栋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