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一场以中国序曲为主题的中国交响乐作品音乐会,由指挥家张亮执棒上海爱乐乐团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精彩上演。音乐会集结了7位活跃在国内外当代音乐创作舞台的中国作曲家,演绎7部围绕中国情境展开叙事的或经典或新创的音乐作品。

        中国传统音乐话语是音乐家们绕不开亦不愿舍弃的灵感源泉,如同作曲家温德青形容五声音阶所带给他的影响一般:“(这副枷锁)我既想挣脱它,又想保留它在我身上所留下的痕迹。这似乎是一种挑战。作品展现出作曲家们和而不同的艺术审美趣质,彰显着他们意象纷呈的音乐个性。

        管弦乐作品《中国序曲》是叶国辉写于1998年的作品。其主旋律变题自《义勇军进行曲》,将原本昂扬奋进的曲调转以深沉的小调呈现,舒缓的速度与心跳相吻合,在弦乐、圆号柔和的音色之中,散发出低调却浓烈的情感,如泣如诉。曲末的碎片式发展则显示出作曲家在把控交响化宏大叙事上的娴熟技巧。

        陈牧声的第一大提琴协奏曲《纪念》题献给他求学于瑞士日内瓦音乐学院的已故导师古迪拜尔,全曲共五个乐章,当晚为节选演奏。开场管钟几声意味深长的敲击将听众推向久远的记忆深处,追思曲在大提琴婉转的旋律中娓娓道来。整部作品磅礴嵌有细腻,各段落主题纷呈,色彩多样。

        刚好迎来首演20周年纪念的唢呐协奏曲《唤凤》将音乐会推向高潮。作品灵感来源于作者在多年前观看的一组名为《火中的凤凰》的大型磨漆壁画,秦文琛以特有的听觉敏感与独到的艺术气质,运用凤凰涅槃这样一则具有超现实意义的美学题材,将唢呐这件委身于民间的乐器与这一深重主题相连接,挖掘其音色的深层次内蕴和潜力,通过无限的死亡与往还的新生展示生命的活力与精神,使其承载起蕴含着有关于生命自我扬弃和再生内意的哲思。全曲以对凤凰自在的形象描摹、自为的个体生命力刻画、浴火重生直至自由的演绎为结构,以唢呐独奏为核心,通过打击乐张力铺陈与乐队线条性的合奏为配器,对唢呐的表现技法、音响色彩,进行了极为大胆的尝试与丰富拓展。

        值得一提的是青年唢呐演奏家张倩渊,一身艳丽的玫红色大尾旗袍的她,手持四件大小不一的唢呐上场。针对乐器特性,作曲家以点状的单个音所构成的线条式进行作为音乐发展的核心,装饰音通过即兴无序的散乱姿态穿插在有序的整体布局之中的,即围绕单音衍生出无限耳听缭乱的纷繁音群,破宫音”“超吹等高难度技巧的运用,将现场气氛一次次带入澎湃之境。

        下半场的四部作品亦各有千秋:沈叶的《柔板》取材自二胡家孙文明1957年创作的二胡独奏《夜静箫声》,通过虚实相彰,以清幽对隐静的细腻,精雕细刻出一片微弱的声场,二胡与大提琴的对话在灵动中悄然伸展,整曲笼罩着一股微风拂面的美,是婉约动听的小品,虽以西方音乐概念取名《柔板》,却有十足的中式内涵。温德青的管弦乐队版《情歌与船夫号子》改编自他2006年创作于纽约的钢琴独奏版本,袭承了作者个性化的音乐语言,曲末为表现纤夫拉纤时的艰难情景。盛宗亮亲自上台指挥了由其创作的歌剧《红楼梦》序曲,充满激情。

        末曲上演了许舒亚交响组曲《海上丝路》的第四乐章《启航》,该作品曾获2015年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乐曲展现出浓厚的史诗感,饱含传奇色彩的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与生机勃勃的现代海上丝路交相辉映,饱满的音乐情绪显得既民族又时尚。

        君子和而不同,当代的中国作曲家们亦在各自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创作语境中砥砺前行,通过多重艺术想象力的诠释,使各自的作品彰显出发自肺腑的个体生命力。

    (作者为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博士研究生)

     

            汇报2017510日(星期三),第25399号,上海报业汇报2017510日出版,上海,第9版,文化


  • 文章录入:二月里来责任编辑:二月里来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