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歌的忧郁——拉赫玛尼诺夫D小调第一交响曲赏析

                     张弛

     

    翻开《西方音乐史》的目录,我们不难发现,在与古典德奥音乐同样重要的音乐流派中,俄罗斯音乐艺术可谓独树一帜,它不同于传统德奥音乐的华丽,没有过多的宫廷气息;也不向德彪西的音乐那样让人捉摸不定,它所展现给人们的是俄罗斯民族的博大胸襟与饱经沧桑的历史,同时它还将那深藏于西伯利亚广袤的白桦林中的无尽忧郁毫无保留地传达给了我们。这种无尽的忧郁情怀在格林卡的交响浪漫曲中我们感受到的是古老俄罗斯对未来的召唤,在柴可夫斯基的《悲怆交响曲》中,我们听到的是一位在涅瓦河畔孤独徘徊着的艺术家对生活的最后叹息。然而,在他们之后一位将忧郁神灵化的音乐天才将这一切都升华了-------他要让上帝都为他音乐中的忧郁而心动,但他同时告诉世人:在这里,忧郁不是眼泪,而是无尽的力量!他,便是谢尔盖拉赫玛尼诺夫,一位在十月革命后便背井离乡,从此再未踏上俄国大地,却一生都将自己的血脉与俄罗斯的命运紧密相连的忧郁才子。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让我们从他的交响曲中重新体味这来自悲情的力量吧!
          
    对于熟悉古典音乐的人来说,拉氏的《第二钢琴协奏曲》、《第三钢琴协奏曲》应该是再熟悉不过了,很多弹过钢琴的朋友都亲切地称之为“拉二”、“拉三”。在此,我不想赘述那些关于“拉二”创作背景的文字,或是夸张地谈及“拉三”在演奏技巧上是多么艰难。我想从一首不大为人关注的作品来品味这位交响大师的精神内涵。

    拉赫玛尼诺夫的《d小调第一交响曲》,是一首曾令作曲家本人丧失信心的“败笔”,为此,它不得不借助包括催眠疗法在内的各种方法修复精神上的创伤。但我却认为这同样是一首值得细细品味的力作!此曲作于1895年,两年后由格拉祖诺夫在圣彼得堡首演,作品一开头便是一个不和谐的和弦,十分具有张力,似乎预示着人们:阴森的现实是难以驱散 的。接下来是一段忧郁的奏鸣曲式的主题,在一段行板的进行中,给人感觉仿佛是一个暮年的俄罗斯人在回忆他所经历的坎坷的一生-----那是集悲凉与不屈于一身的复杂的人生经历。这个第一乐章并不很快,而是一种在缠绵中慢慢前进的坚持,在愈发铿锵的铜管乐中我仿佛看到了一只从团团乌云中冲出来的雄鹰-----虽然它已经年近古稀。最后,第一乐章在激动的气氛中结束,但不安的弦乐却始终告诉我们:乌云还将笼罩在俄罗斯大地的上空!忧郁的气氛在第一乐章就告诉人们:这是来自俄罗斯的音符,因为,从这个乐章的主题中,有着太鲜明的俄罗斯所特有的伤感,他让人无法不联想起圣彼得堡常有的阴暗天气(的确,两年前我在那里度假时,一直都是阴云不散,时不时下起细雨,海风阵阵吹来,走在古老而狭窄的街巷,有时的确会给人以压抑的感觉。),无法不联想起十九世纪末那个困境中的末代沙皇统治下的黑暗社会,也无法不联想起托尔斯泰在临终前那双含着对这片土地无限留恋与遗憾的苍老的眼睛……

    第二乐章是一段不长的快板,起伏较第一乐章明显了许多,在这里我听到的似乎不再是那让人窒息的哀愁,而是在孕育着力量的海浪,但这不是巨浪滔天-------那是一潮盖过一潮的积蓄着的力量。但仍不是愉悦的旋律,我从中似乎感受到我们每个人就像这一浪一浪的乐音------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地行进,有挫折有奋进,有高潮也有低谷,当我们陷入困境时,我们应当坚信,下一个高潮离自己已不再遥远,如果人生毫无跌宕起伏又有什么意思呢?而且,在这忧郁尚未抹去的乐章里,我们还时常能听到一小段隐藏在主题下的舞蹈般的旋律,这也是拉赫玛尼诺夫最让我欣赏的地方-------将无尽的力量潜藏于弥漫无边的忧郁之中,给人以期待!

    第三乐章,宽阔的广板,听到这段音乐,我的脑子里渐渐淡忘了圣彼得堡繁华的街巷,眼前不再是冬宫广场前的高大的石柱-------我仿佛置身于一片原始而一望无际的西伯利亚白桦林,大雪漫天下着,周围的一切都是白的,只有天空是半透明的灰色,隐约着还能看到些蓝色。地面是那样平坦,傍晚,一个孤独者在沉思中漫步在这寥无人烟的雪地,他不知去向何方,他一边走一边回忆着自己的童年、青年、回忆着曾经的奋斗,他不想离开城市------他喜欢周末带着妻子与孩子在涅瓦河上游荡,喜欢到十二月党人广场去转转。可是,他又迫不急待地想逃离城市,他无法忍受俄罗斯黑暗的现实,他失望、彷徨、无奈,最终他选择孤身一人走向大自然,去寻找一份清静而单纯的心境,尽管他不知道这皑皑大雪的迷雾深处意味着什么。音乐在长段的广板中缠绵不断地吐露着忧伤,铜管时不时奏出不安的滑奏给人以恐惧,这似乎预示着一个黑暗社会深处潜藏的巨大危机正在酝酿------同时,我看见那个孤者也正怀着绝望向着那未知的白桦林深处一步一步地走去!这个乐章在渐弱的弦乐中隐去,留给人们的是无尽的深思与理不清的忧伤……

    “在我看来,欢快的旋律从不应来得过于轻而易举……”,这是拉赫玛尼诺夫的一句名言,似乎这也是他最具代表性的音乐哲学。《第一交响曲》在前三个乐章都是将作曲家内心无尽的怅惘以不同的心境吐露给这个世界,似乎一切都已绝望。然而,在乐曲的终乐章,我们却听到了另一种声音。第四乐章一开始,便是一个有力的带有进行曲性质的号角般的旋律,在弦乐宏大的齐奏中,小号、大号等铜管乐器以鼓点的节奏吹出有力的根音------那是一种觉醒的号角!但接下来又是一小段暗淡旋律-------正是因为现实仍然不尽人意,所以我们要积极地奋起,不甘于在黑暗中被生活遗忘。在一段稍激动的符点乐句过渡后,弦乐又是以拉赫玛尼诺夫最为常用的技法表现着深藏着的忧郁:大篇幅的宽广而极富歌唱性的旋律齐奏,同时定音鼓穿插着富有潜力的伴奏,这让我又想起了那让我百听不厌的“拉二”第一乐章催人泪下的主旋律,还有第三乐章的副部主题,伤感-----却永远不会被摧毁!第四乐章最精彩的部分是接下来充满热情的快速乐段,将全曲推向顶峰。这时,我看到了希望,这是现实而绝非遐想,这是海燕“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的召唤;是勇者对“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的信念!这便是拉赫玛尼诺夫音乐中最宝贵的精华:在伤感中练就力量,正如他那忧郁却不气馁的眼神!但无尽的忧郁仍无法散尽,乐曲最后又回到了那弥漫开来的黯然而压抑的氛围,似乎那个在远处漫漫前行的孤者又朦胧地出现在我的眼前,但他已不再绝望-----宏大的打击乐和铜管共同在忧伤的乐音的上空奏出了充满希望的和弦,全曲在一片辉煌中结束。

    听完全曲,我感慨不已,为何如此精彩的一部交响曲在一百一十年前却被贬得一无是处?!这首作品至今很少在公开场合演奏,实在让人有些遗憾。

    听了很多交响大师的作品,很难说最喜欢谁,或者最热爱哪部交响曲,然而,如果说最能激起我内心深处共鸣的却必定是拉赫玛尼诺夫-----在这里,有悲伤、怅惘、恐惧,更有无尽的坚毅、希望与力量……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