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0日上午6点10分,在与病魔苦苦抗争5天后,我国著名作曲家,上海歌舞团国家一级作曲陆建华先生乘鹤西行,陆建华先生的离世是上海音乐界的一大损失。

    陆建华先生是一位杰出的作曲家,他所创作的作品体裁广泛,其中有交响曲、舞剧音乐、影视音乐、音乐剧、儿童歌曲及歌舞等等。他创作的主要作品有:大型舞剧音乐《三毛》、《倾国倾城》、《金舞银饰》(与别人合作)、《画皮》(与马友道合作)等,中小型舞蹈音乐《惊变》、《悟醒》等,管弦乐作品《交响幻想曲》、笛子协奏曲《白玉兰随想》、管弦乐组曲《申城随笔》,音乐剧《快乐的推销员》,少儿歌舞音乐《风雪小红花》、《中国风》、《课间》等,木偶剧音乐《小八路》、《三打白骨精》等(以上所列只是他部分作品)。 陆建华先生是我的恩师,我认识他约在1976年。当年上海音乐出版社(那时为上海人民出版社音乐舞蹈编辑室)有两本定期出版的音乐期刊,即《工农兵歌曲》与《红小兵歌曲》。其中《红小兵歌曲》编辑部每周四晚上都定期在上海市少年宫(今中国福利会少年宫)举行歌曲创作研讨会,这也是在文革时期上海唯一定期举行的音乐创作学术会议,陆建华先生经常出席会议,我也在这时认识了他。由于那时他已经创作了很多脍炙人口的音乐作品,记得由他作曲的描写军民齐心抗日的美术片《小八路》正在影院上映,因此我非常崇敬他,想跟他系统的学习和声,以提高自己多声部写作能力。在出版社音乐编辑李丹芬老师的引荐下,我开始正式拜他为师,跟他学习和声。使用的教材是他在文革前购买的斯波索宾《和声学教程》,那一年我20岁。 此后的每个周日晚上(当时没有双休日),我都会准时去他在建国西路的家上课。他是不收我学费的,所有的课程均为免费,每节课程分为两个部分,前一部分为改题,后一部分为上新课。记得每次上完课他都会和我聊一会音乐,就在一次次的课后聊天中我知道了巴托克、勋伯格,知道了世界上有着没有调性的音乐以及用非三度音程叠置的和弦。就这样,大约用了两年左右的时间我学习完斯波索宾《和声学教程》,尽管不用交付学费,但是陆建华先生的教学是非常仔细与认真的,尤其是改题总是要花费很多的时间,每次他都认真讲解。陆建华先生的对待学生尽心尽力、一丝不苟的品格其实影响了我的一生。2005年至今我在上海大学音乐学院当教师,我一直以陆建华先生为榜样,认真教学。我曾两次被获得上海大学教学名师奖,这在上海大学也是较为罕见的,我觉得这都与陆建华先生当年对我的教育有着直接的关系。 文革结束后,上海音乐学院恢复招生,我于1982年考上了上音乐学院。记得拿到入学通知的时候陆建华先生由于患甲状腺瘤在医院手术,我去病房看望他,并且告诉他我考上大学的喜讯,我记得他听说后的第一句话是:“哇,老天爷有眼啊!”。陆建华先生康复出院后,与师母易美麟及他们的女儿,同时他还召集他的另外几个学生,在陕西路淮海路口的美心酒家举行家宴,祝贺我考上了上海音乐学院。今天想起这些事情,我一直都在流泪。 陆建华先生有着扎实的作曲功力,尤其是对浪漫主义的作曲技术的研究非常深刻,同时他也研究20世纪的现代作曲技术。音乐学院毕业后,我与陆建华先生有成了同行,每次去他家看望,我们之间的谈话几乎都与音乐相关。他曾经与我谈起很多作品创作的构思,这些作品他都安排在写作计划中。记得他谈的最多与最为详细的是他想创作一部描写祖国美丽河山的大型交响组曲《江山如此多骄》,其中有一个乐章是描写溪流的,他准备用一个单音开始,逐渐的分裂,最后这个单音主题在多个调性中呈现,描写条条溪流汇集至大海的景象。他与我谈的较多的另外一部作品是管弦乐组曲《申城随笔》,他想使用上海地区民间音乐曲牌的元素,与西方的和声,把江南地区民间音乐的五声调式与西方和声语言相融合。这部作品由“步履”、“韵致”、“光谱”、“江流”、“心潮”五个乐章组成,后来这部作品完成了,其中“步履”这个乐章2013年5月在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海上新梦VII”专场中上演,作品的风格非常独特,引起强烈的反响。陆建华先生并不是一味的追求某种作曲技术,而是根据所要创作作品的内容与所要表达的情感选择技术,因此他的作品的音乐语言与内容都是非常贴切的。

    陆建华先生虽然走了,但是他留给我的“财富”太多太多,除了他教我的作曲技术外,还有做人低调而谦虚、堂堂正正、一丝不苟的品格与精神。今天匆匆撰写此文,只想尽快的表达我沉痛的心情,以示对陆建华老师的纪念。


    此文章使用快速荐稿系统投稿


  • 文章录入: 狄其安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