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布局与艺术品格----有感音乐院校周末对社会开放                              

    当今的中国在城市化引擎的强劲驱动下,崛起的楼宇社区纵横交错,一线、二线、三线、四线等不同级别的城市星罗密布。当然这里不是去比较城市人口多少面积大小,而是用艺术的品格来衡量城市的文化格调,品是指品味,格就是指内涵。有什么品味和内涵必然培养和诱发出不同的格调。例如我们常说北京是京派文化,上海是海派文化,无论从建筑、人文、风俗、民风都有着显著的不同 ,如果你仔细观察会发现人的性格腔调都有着区别,老北京的八大胡同、琉璃厂,旧上海的外滩、石库门这些刺眼的历史个性标签,也反应出海派与京派的不同文明与积淀。这里也不是刻意去比较城市的建筑与艺术,而是谈音乐这个看不见摸不着的艺术,在城市布局里该担负何种角色,当然艺术之间是相通和关联的,也是交叉音乐学及艺术管理专业研究的领域。欧洲拜占庭、巴洛克的建筑艺术文明也反映在中世纪音乐创作和绘画里。那么现代社会现代楼宇是否与现代派作品有关联?这个是伪命题,也无法比较,摩天大楼钢筋混凝土会让你仰天长叹而已。有个有趣的例子,北京的高楼的封顶很多都用中式古建筑的琉璃瓦罩着,这也是一种刻意式的传统艺术观,乍看不习惯,看久了也就适应了,弄得全国不少城市效仿,当然这里没有一丝贬低设计者的意思,雷同于谁敢说大清国的官服、礼帽和辫子不雅。音乐被称为流动的建筑,西方发达国家的地铁里、步行街、广场、公园里的街头艺术家可称为流动的雕塑,美妙的音乐点缀着城市文明脉动比比皆是。人们自发和情不自禁聆听街头艺术家的表演,这种普遍的文明行为真实地反映出市民的素质,也体现出对艺术的热爱和所接受的艺术教育程度。当然我们可以引以为荣的国家大剧院、上海大剧院等的恢弘庞大雄伟的时候,却要自问捉襟见肘的不足,比如说很多区域和城区发展并没有跟上居住人口的文化消费比例,例如上海的浦东新区、杨浦区,闵行区等都是人口密集的大城区,观众要想听一场高水准的音乐会要耗费大量的时间而疲惫不堪,如此不能不说是很遗憾的城市布局。笔者饱尝音乐会路途遥远之苦,在此有一个不请的规划设想,拿来与有识之士一议。音乐学院蛮好可以多建几个分院和多功能剧场 来满足广大市民的艺术消费,例如学院的星期音乐会免费套票或廉价对社会开放,不要以为学院学生的演出就低人一等,学生们每周的演奏会,对学生来说是一种历练和积累,对观众来说则是品味与熏陶,尤其是学乐器的孩子,观摩聆听及环境的熏陶必然收益匪浅,以此可见普及高水准的艺术演出服务于大众是当今和世界发达国家的成功的品味与实践。当然办学和社会职能都能兼顾是一举多得的思路。如果缺钱还有一招,上音淮海路有块空地,尽管争议二十于载,地价升值的商业拍卖价值从几亿到数十亿,如此资金建几个音乐学院和综合剧场都绰绰有余 ,干嘛非要盖一个歌剧院而不经济不实用。当然如果实在阔绰也能博得个整体配套的执着。如何继承上音的优良传统,如何把音乐美育教育融入城市的总体规划和布局,是一个四两搏千斤的巧活,音乐事业与城市发展没有直接的联系,但有一举多得的经济与社会效益的间接学理。 2016.1.20. 


    此文章使用快速荐稿系统投稿


  • 文章录入:朱拥军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