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戈壁吹来古老的风,是河谷里沉吟的溪流

    记献演上海世界音乐季的维吾尔族歌者塞努拜尔•吐尔逊及其家族

        那一夜,塞努拜尔以维吾尔语诗歌的韵律吟诵道,我似箭离弦,来到你村前,只因听闻你将回返。等你书信望眼欲穿,难道你无笔墨纸砚。其他世间情侣们书信不断,彼此问候幸福平安。无人传来你的音讯,我便日夜翘首以盼。夏日即将过去,来年故人何在?萨塔尔的音色和着弹拨尔的多变节奏,似倾诉,又似内心的吟念,是自豪,是怀念,还是阴阳两相隔的哀愁?

      1015日晚的上海大剧院,来自新疆伊犁的塞努拜尔·吐尔逊与她的家人(艾山江·吐尔逊、玉山江·吐尔逊、肖克来提·阿力木江、阿迪拉·阿布力孜)用《木卡姆·琼乃额曼》(序曲)开启了在2015上海世界音乐季的首秀,对于远离沙漠戈壁身处现代都市的听众们而言,这既是一次与维吾尔族音乐的邂逅,也是一场触及心底的跨文化视听之旅。

      从中国新疆到北非的突尼斯,共享了一种音乐文化现象,阿拉伯语称“maqām”,维吾尔语称“muqam”。这一包含声乐、器乐、舞乐的综合性艺术形式有着严谨的结构和音阶体系,在中国新疆,形成了吐鲁番木卡姆、哈密木卡姆、刀郎木卡姆、伊犁木卡姆等多种类型和风格。完整表演一套木卡姆,往往需要20多个小时甚至更久。

      在灾难荒原麦吉侬没有我过的日子艰难,也没有见像我这旋风般奔跑的流浪汉,我的悲伤和不幸像沙漠一样茫茫无期,奚落我精神失常,癫狂如大海,我心头愁闷,心灵破碎,语哑,体弱,叹息,泪成血,夜晚黑暗,痛苦难熬憔悴……”这段忧伤的叙咏歌曲用塞努拜尔醇厚的嗓音娓娓道来,苍劲中却不失细腻的柔美,旋律在长气息中千回百转。在音乐人类学者和喜爱世界音乐的听众里,塞努拜尔早已不是陌生的名字。她出生在伊犁谷地伊宁市的一个音乐世家,是家中的第五个孩子。父亲、哥哥以及一对双胞胎弟弟艾山江和玉山江都是音乐家。尤其是已去世的哥哥努尔买买提·吐尔逊,因其出色、独特的弹拨尔演奏,在新疆维吾尔族中享有盛名。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吐尔逊家族在伊犁地区发行了大量磁带、CD唱片,既继承了伊犁木卡姆和伊犁民歌的传统,又在歌词及器乐演奏手法上进行了创新,形成了极具特色的音乐风格,吐尔逊家族的伊犁民歌逐渐成为全新疆最流行的地方风格之一。

      在传统音乐家庭里长大的塞努拜尔研习过弹拨尔、都塔尔以及维吾尔扬琴,随后凭借出色的维吾尔扬琴演奏考入新疆艺术学院。青少年时器乐演奏和弹唱的训练显然对她之后的歌唱事业颇有帮助,与其他器乐音乐家往往合作顺畅,歌唱的韵律与器乐旋律自然如一体。为了探寻更广阔的音乐世界,她离开乌鲁木齐进入到上海音乐学院学习作曲,这一呆便是5年。从北方的沙漠戈壁,到江南的上海,她经历了如下重要变化:学习与维吾尔族音乐体系完全不同的欧洲古典音乐作曲法,开始在世界范围内进行音乐旅行,足迹遍布土耳其、日本等国家。2012年与世界知名琵琶演奏家吴蛮合作专辑《边界:吴蛮和丝路音乐家》。她还曾多次前往哈萨克斯坦、美国和欧洲进行演出。

      如今,塞努拜尔在世界音乐界享有维吾尔族歌后之誉,2013年意大利世界音乐厂牌Felmay Records发行了她的第一张国际唱片《希望》(维吾尔语歌曲集)。专辑的封面是摄影师在她表演时现场拍下的,这张面带微笑,闭着双眼的侧影如此自然、沉静和专注。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她身着一件黑色毛呢大衣,盘起的卷发上斜戴着复古气质的爵士帽,流露着天然的法式优雅。之后每次在上音校园中遇见塞努拜尔,她常常穿着纯色或花色的中长连衣裙,搭配一双深色中跟单鞋,完全是女神范。我想,这种生活里的优雅和精致应该是源于对哥哥的爱和尊敬,她曾说:哥哥不喜欢在生活中不整齐、杂乱的人,也不喜欢吃饭发出声音、吃得太多的人。一般情况下,我去哥哥家,或者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从吃饭到穿着,都会格外注意。我非常清楚哥哥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而哥哥也好像是觉得只有我一个人在做着他喜欢的事一样,疼爱着我。在唱片中,收录了伊犁传统民歌和她自己创作的歌曲,全部用维吾尔语演唱,大部分歌曲的器乐部分由哥哥努尔买买提·吐尔逊演奏。虽非传统木卡姆,但在旋律、节奏和歌唱的气息、力度以及歌词的韵律和歌声传达的情感主题等诸多方面,都呈现出传统木卡姆叙咏和抒情的韵味。塞努拜尔认为,木卡姆是融于血液里与身俱来的音乐,她常常在即兴创作某些歌曲之后,发现它们与传统木卡姆的旋律和感觉如此相似。她已真正地将声音与家乡的土地融为一体,而起点,是她血脉相连的兄长。

      塞努拜尔说,虽然小时候见到哥哥非常少,但广播里努尔买买提·吐尔逊的弹拨尔演奏,伴随了她的整个童年。努尔买买提·吐尔逊的弹拨尔是跟父亲学的,1975年被乌鲁木齐的自治区歌剧团录取。哥哥的音乐在广播里播放这件事,一度让父亲和家人觉得十分自豪,她和弟弟们儿时的梦想,就是长大了一定要成为像哥哥一样有名望的音乐家。1979年父亲离世后,努尔买买提·吐尔逊开始承担起家族的责任,塞努拜尔眼里的哥哥是专注且聪明的,性格沉稳、直率真诚,还擅长于踢毽子和摔跤。除了回伊犁照顾和指导弟弟、妹妹们的生活和音乐,努尔买买提·吐尔逊立志要成为当今最好的弹拨尔乐手,整整一年他每天练琴长达16个小时,正是凭借这种对音乐的勤奋、执着和悟性,努尔买买提有着远超于同辈音乐人的极高地位。

      浓烈、坚韧、温暖、纯净、深沉,这些可以无限堆砌的形容词皆不足以描述塞努拜尔的歌唱。她会用软度硬度来形容歌唱时的气息状态,富于韧劲的气息如同戈壁上的风;细腻颤动的润腔又如伊犁河谷里的潺潺溪流。当晚,她在弟弟们的都塔尔、弹拨尔、萨塔尔的伴奏下吟唱,达卜(手鼓)在上海剧场里回响,声声入耳,直达心底。在台下凝神感受这一切的时候,忍不住地想——对于我们而言,那虽是一片陌生的地方,但情至浓处的歌乐总会让身处不同民族和文化的人们在大爱中共鸣,彼景此情殊途同归。

      (作者系上海音乐学院博士研究生)

            载汇报20151020日(星期二),第24831号,上海报业汇报20151020日出版,上海,第10版,人文聚焦

     


  • 文章录入:二月里来责任编辑:二月里来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