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书,一个理论的困惑  

    音乐学的整体性、形而上学、理论困惑之随想  

    马良宝  

    历史的演绎和文化的缔构在邂逅艺术后便催生了一门人文学科——音乐学。在今天看来,音乐学的发展无可厚非已赫然成学,在内涵与外延的结构原则下,更彰显出近乎完美的势头。对这一点,不得不恩谢于圈内为之孜孜不倦者。但从微观辨证法的角度而言,他们的努力也不乏有美中不足之处。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音乐学学科的精细划分,音乐学的外延被层层放大,子学科逐渐增多。在这样一种现实境遇下,便自然而然的促使广大音乐学研究者与音乐工作者在各个子学科的研究上倾注心血,以期成其卷秩。诚然,在入载春秋之后,众多的研究者用汗水收获了成功,用清贫换来了学科和自身的良好发展。这一点是值得肯定和发扬的。  

    然,某些研究何以美中不足呢?笔者认为在以往的研究中缺失了一种哲学的基本态度,即辩证的研究。为何有此一说呢,笔者认为,音乐学是一个整体概念,虽下设了众多子学科,但它们都同属音乐学的研究范畴。故在子学科的研究过程中,应有以下理念。  

    其一,应将其(音乐学子学科)归结于音乐学下,始终联系音乐学的内涵,用音乐的方法做分析与研究,使得子学科在音乐学和其交叉学科间得到统一的关系。边缘交叉学科与音乐学有机统一是促成子学科发展的先决条件,二者之间,应以音乐为主线,以交叉学科为辅助,在相互统一的前提下进而衍生出理论(子学科音乐理论)。其二,各子学科(边缘学科、交叉学科)间的研究要认识到各个子学科之间关系的重要性。它们各个子学科之间不仅与音乐学是一脉相承的关系,而且相互间也有莫大的关联,若顾此失彼或孤立与某一学科,必将丧失学术的完整性,甚至会导致狭义的谬论。其三,各学科与人文学科的关联。音乐与文化、历史、经济、地理等的联系提出了音乐社会性这一理论,作为研究者也应着眼与此,以期学术的完整。  

    以上三点是音乐学辩证研究的基础,除此之外,当然也有更多可以使用的方法。对于个案而言,用辩证的、联系的、发展的思维堪为基础。具体案例,一切方法皆可用。  

    那么,还有几点困惑想与大家分享。一次课下,笔者与一民族音乐学老师探讨问题,当涉及西方音乐史的内容时,老师显的很尴尬!其实说来也只是个常识问题。还有一个案例,某音乐学院将音乐编辑方向的专业课“编辑学概论”安排给了一位音乐学博导,当这位博导走进课堂时,竟惊奇的问道:“什么是音乐编辑?什么是编辑学概论?”这样诧异的问题。此类专而不博的案例在现实中比比皆是、不胜枚举。  

    以上这种案例也许有人会认为没什么大不了,有人还会说,“我们的语文老师也不懂数学”或“他们的英语老师也上不了化学等”。但这种情况发生在音乐学领域便是一个严重的问题,音乐学是一个整体,不像语文和数学。笔者试图分析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终于思得其解,其实这种现象的根源归根结底就是“忽略音乐学的整体性而用形而上学的方法来做研究所导致。”大量研究者忽略了音乐学各子学科之间和音乐学整体性之间的关系,同时还忽略了各个子学科之间的联系。简而言之,就是他们犯了形而上学孤立、片面、静止看问题的错误。以致于在研究中忽略了内涵与外延间的关系和外延与外延间的联系。遂形成前文的故事。  

    综合其上,音乐学的研究与发展何以如此呢?究其原因,笔者认为原因有三,现列于文中,望求商榷。  

    其一,学术高专思想;所谓学术高专思想是指在学术研究中,只对其所涉专业与学术领域进行纵深化的研究,以达到学术高层次和领域专业化的研究理念。在这种理念的支配下,学术不免要舍弃整体而去求部分,但在音乐学领域中,高专与广博似乎也是不可分割的,若要放弃广博而去求高专,抛下整体去拾部分,对于追求高专而言似乎也并非易事。  

    其二,伪学术思想;伪学术作为“学术”对于真学者而言是不堪入目和不堪入耳的,但从社会现实境况出发和考量,这种东西的确是存在的。这种东西最大的特点是追求效益和获取利益,如天书文论[]、人情出版、枪手学术等现象均属此列。这类著作或研究者在在学术研究的迄始就以利益为重,故研究大多是缺乏研究过程的,研究者往往也只知其所以,不知其所以然,更不用说追求学术的完整性和创新性了。此类情况堪比学术的灾难。  

    其三,个人学术追求;学者也有高低优劣之分,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每个学者对学术的追求不尽相同,有的融会贯通、专一而博众,学术思想精深而博远;有的则专于一行,终其一生,学术见解独到而言出成规。不论两者任一,都算是真真的学者。但在研究过程中,后者难免疏于业外,对学科以外知之甚少,难以达到博远。  

    前文都是直面音乐学研究的现实,通过现实以及对比中西音乐学的研究,我们的问题便接踵而来。  

    为何我们的学术质量和从事音乐学研究的人员数量反差极大?音乐学的研究是为高层次人类精神文化添光添彩,无需庞大的人员数量。一个小小的婺剧何以有8000人研究,其成果可想而知,除了人云亦云便还是人云亦云。  

    为何我们的高等院校要对音乐学人才进行工厂式的生产?近年来,国内各大高校都争先恐后的扩建艺术系,尤其是音乐学系。因为在他们眼中,唱不好、跳不好、弹不好、演不好的全部可以上音乐学系,并且老师也不用唱、跳、演、奏等素质。其结果是给音乐学的发展制造了一场灾难。发展空间的狭小使得学生盲目研究、盲目考研,最后导致学术成果的重复与低俗,白白消耗了社会资源。  

    为何我们的学术期刊多而学术精品少?学术在于精而不在于多,大多学者为了谋求发展盲目研究,无视客观。好比在研究中起码要研究有必要研究的对象,就拿笔者而言,可以做一些新兴学科的发展综述,还可以探讨一些自己家乡鲜为人知的音乐文化或音乐民俗现象。完全没有必要去赶时髦、随大流。在国内,大多音乐期刊已经发展成为有求必应的你买我卖了,学术期刊良莠不齐,研究者沽名钓誉已经给音乐学的发展造成了灭顶之灾。  

    每此番境况,想之则痛心疾首,如此这般,我国之学问何日以居世界之先列。若学术是一顿美餐,我愿有识之士共食;若学术是一盏美酒,我愿嗜酒之人共饮;但学术是一种责任,一种不是任何人都能负的起的责任,是一种光照子孙的千秋大业,若无此“金刚钻”,切莫要揽此“学术活”。  

       

       

    马良宝 3.22于畅思斋(个人见解,没有针对具体组织或个体。谨此说明)  



    [] 指句子深奥而句意模糊,无主题、无中心的学术文章。


    此文章使用快速荐稿系统投稿

  • 文章录入:马良宝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