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人们对精神文化的需求越来越高,音乐已经成为目前人们最不可分割的一个精神基础,面对大千世界,音乐也呈现出多元化状态,由于不同民族、不同文化和不同的地域环境,因此也产生出不同的审美感受。而我们历史悠久的中华民族的音乐,可以说是世界音乐史上的一朵奇葩,但时代的变化人们对其的理解也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作为现代人我们如何看待我们自己的音乐文化,并在深刻理解它的同时能够将它继续传承下去,这已经成为了众多音乐学者时下最关注的话题。而《中国音乐的神韵》一书的出版,可谓结合了历史、人文与生命科学的多方位角度,以审美的观点全新阐释了中国音乐的独特的魅力,是近几年学术界中不可多得的具有较高含金量的音乐欣赏类书籍。  

    本书作者刘承华,南京人,1953年生于江苏滨海,1982年6月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现为该校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教授,中国哲学硕士点负责人,中华美学学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美学学会会员,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古琴专业委员会理事。他的学术著述:《文化与人格——关于中西文化差异的一次比较》(2001)、《品玩人生》(1993)等都极具学术价值;并在《美学与艺术学研究》、《人民音乐》《中国音乐学》等刊物发表美学、音乐、文学、哲学论文70余篇。主要代表论文有:《潇洒与飘逸的极致──对绝句艺术的美学分析》、《趋于意义状态与趋于生命状态──中西艺术本体之比较》以及《化“中西”为“多元”——从音乐发展战略看音乐的中西关系》等。其中被《新华文摘》、人大复印报刊资料等刊物和其它大型文库转载、摘要的就有20余篇。而《中国音乐的神韵》一书,也可以说是他这几年研究成果的一个综合概述,以便音乐爱好者们能够更全面和深入的了解中国音乐的美韵。  

    《中国音乐的神韵》一书,包括两篇序言,前言、内容和后记,其中的前言和后记阐明了作者创作此书的目的,由于长期以来音乐教育总是“将音乐与文化分离,将音乐作为一种科学的对象用科学的方法加以对待。”“但是,音乐恰恰不是某种标准化的科学产品,不是可以用某种统一的理论模压成形的。音乐就其本质而言,它和其它艺术一样,总是特定文化的产物,是特定生命形态与生命方式的产物…….音乐的最本原的动力正是文化与生命……生命是音乐的终极本体和最深层的动力,文化则是生命得以表现的一种方式,所以,要想使音乐的形式充分展示出其固有的活力,只有借助文化这一艺术原创力的冲击才有可能。”[1]因此作者认为对音乐的阐述要从文化入手是现在中国音乐教育和审美中十分重要的一个课题。本书也是在此观点上对中国音乐文化作了较为深刻详细的论述。  

    《中国音乐的神韵》中的内容共分上、下两卷,上卷主要从文化阐释中国传统音乐的诸种形态特征,“复活”中国乐器音色的历史、人格内涵,在生命律动中揭示“韵”的奥秘,下卷则是对数十首代表性乐曲及其“母题”作精细解析,以便引领读者对中国音乐作更加深入的审美感受和审美把握。作者以灵性的笔调与智慧的理论完美结合,展示了中国音乐的独特魅力。全书的布局构思也是独具一格,每一章的开头,作者都引用了古代文献和文人的精辟话语,并例举了全章的论述中心,带领读者走进中国音乐文化美的意境。以下是读者对此书的一些大致总结,仅供参考。

    全书作为一个专门介绍中国音乐文化内涵的书,与其他相同的书籍不一样的是,它“独辟蹊径,寻找一个新的切入点,将中国音乐置于深远、丰厚的历史、文化背景之中予以考察,通过中西音乐文化的比较,以具有独立价值的中国音乐体系的高度来阐释中国音乐,揭示出中国音乐的独特的美,激活中国音乐固有的生命活力与巨大魅力。”[2]   

    作者首先从中国音乐的文化背景、功能特征、形式特征、音色特征、美感特征,运用中西比较音乐学方法,从文化产生的根据和动力略作描述,揭示这一文化的基本模式和生成逻辑,并由此深入到中国音乐的功能、形式、质料、美感等方面的特征作阐述,总结出来为:重生命、重自娱、重情味、重雅俗之分,而这些恰与西方音乐的美学特征相反,因此构成了独特的中华民族自身特有的音乐形式和美感是“幽深”、“空灵”和“余韵”,为人们展示了在欣赏中国音乐时欣赏与西方音乐所具有的不一样的审美观念。  

    其次,作者按中国乐器的分类法的形式,对中国民族乐器做了比较详细的介绍,希望通过各种乐器的演奏风格、音色、历史和种类,加深人们对中国音乐的认识,作者认为中国民族乐器的发展遵循着两条线索与两种意义,一种是文化心理,分别是贵族性、世俗性、都市型、地域性;另一种是音乐形态:节奏性、旋律性、色彩性、韵律性,,因此在介绍每一个乐器时,作者还形象生动的运用了颇具文学寓意的标题,如:“编钟——王公贵族的矜持”、“编磬——大家闺秀的娴静”、“笛——旷野里的歌唱”、“箫——书斋里的吟诵”、“琵琶——市女的伶俐”、“阮——文人的温厚”、“二胡——南国的温婉含蓄”、“板胡——西部的嘹亮阔远”等等,不仅让人耳目一新,也让人们对中国乐器所蕴含的人文之美赞叹不已。  

    再次是针对音乐内容的具体作品分析和介绍,作者认为要想了解一种音乐,必须了解这种音乐所经常表现的“母题”(指音乐行为,包括创作、演奏、演唱等),了解这种母题,就必须了解包含它的深层文化意蕴。而中国的艺术以“自然”母题占主要,并且通过善于把人的精神与自然融合,在描写自然景物时融入人的心灵感受,并从中获得一种空灵深邃的意境,达到天人合一的状态。作者将这些作品的大致内容分类,形象的概括为:“月下之景”、“山水之音”、“渔樵之乐”、而这些母题所蕴含的人的感情:“思念之情”、“哀怨之情”、“虔诚之情”,与中国音乐的单线性旋律和乐器的个性化音色相交融,通过刻画花木、禽鸟、人事来表达高迈人格与自然生趣,传达一种中国的人文精神。  

    同时作者将中国音乐的独特的美总结为“韵”,认为它是中国艺术的最高美学范畴,虽然读者本人与学界也一致认同这一观点,但对其认识都比较笼统,而本书作者,却是真正下了大量功夫,对其进行了深入研究,从他这些年发表的论文中《韵:中国艺术的灵性所在》、《中国艺术的最高审美范畴:韵》、《从与意、味、气的关系看中国艺术中的韵》等,都体现了作者的博学多才和独到的见解。全书以“韵”为中心,围绕着“韵”对中国音乐的美进行深入的剖析,是作者研究成果的总结也是心得,让人们能够在理解它的同时也能有更深刻的领悟。因此作者在本篇幅中引用了大量文人学者,如陆时雍、徐上瀛、苏轼、钱钟书、韩锺恩" target="_blank">韩钟恩、宗白华等名人对艺术的鉴别之语,并将他们高度总结和归纳,得出了一切艺术的韵律来自于生命的脉动,认为“其形式要素是生命的节律,动力要素是生命的能量,内容要素是生命的信息,然后在一定的艺术载体中得到表现,便是韵的真正本质”。这以创造性的结论,更有助于人们对中国音乐独特的美的理解,在学术理论上也是很有建树的。  

    最后要提到的是,本书除了文笔流畅、生动、结构安排的合理和细致以外,还有各种插图和谱例与之结合,读来给人以美感,也令人比较容易理解,是近些年来不可多得的一本很值得阅读的音乐欣赏书籍,有助于提高音乐学者的文化修养和全面素质的发展,因此本书无论是在对音乐美学、传统音乐和音乐教育上都是具有很高鉴赏性的。但文中在运用中西比较音乐研究上,对西方和中国音乐的概括又过于绝对化,也难免会有失美学整体的研究价值,还应该在区别的同时找出相同的规律和共同点,来进一步论证会更到位。而在对乐器的分类和内容的安排上,还有待挖掘,如在论述中国传统音乐时尚未涉及声乐领域。这些都只是读者的一点愚见,对全书总体评价无影响。  

    结语:  

    —— 中国自古就有诗乐教化的传统,并以“礼乐之邦”的美名而著称于世。在源远流长而又丰富浩瀚的华夏传统文化宝库中,音乐艺术无疑是最值得炎黄子孙自豪的宝藏之一。在跨入21世纪之际,回顾中华民族曾经走过的历程,学习研究中国音乐的精粹,深入领会中国音乐美的风采和魅力,对于继承中华文化优秀的文化传统,增强民族自尊自信,获取新的创造源泉和灵感,仍然是一个古老而常新的课题,仍然有重要的意义。《中国音乐的神韵》就是一部以全新视角研究中国音乐的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在某些领域填补学界空白的严谨而有创见的力作,相信在今后会有更多爱乐人士能够通过此书,对我们的音乐文化有更深刻的认识,并将它发扬光大,同时也希望诸如此类书的创作能够更加丰盛起来。   

    参考文献:

    [1]刘承华.从文化传统看中西音乐传统的不同[J].黄钟.1995,(03):1-9   
    [2]刘承华. 以文化激活音乐-音乐教育中审美阐释的新局面[J].人民音乐.1999.(11):26-29   
    [3]刘承华.中国传统音乐的花鸟”母题及其文化意蕴[J].中国音乐.2003(2):34-36  
    [4]蔡仲德.中国音乐美学史[M].人民音乐出版社.1989年版  
    [5]北京大学哲学系美学教研室编.中国美学史资料选编(上\下).中华书局.1980年版  
    [6]刘承华.在文化、历史与生命的律动中阐释美.黄钟.1996.(04):54-58  

    [1] 刘辰华,《中国音乐的神韵》余论篇,第483页,福建人民出版社,2004年05月第2版
    [2] 樊祖荫,《中国音乐的神韵》序一,第1页,同上


  • 文章录入:佐偲爱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