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自然之理  立对映之思  

    序李曙明律学论文集  

       

    罗艺峰  

         

    某日,从遥远的电话那头传来曙明爽朗的声音,说是要出律学论文集了,约序文一篇。以我对乐律学的生疏,难免有局外人“佛头着粪”之讥,惶惶了数日,终于还是应承下来了,这自是一个“情”字难却!曙明奔七之年做一个“回头看”的学术总结,理当,应当,确当,以我们近三十年的学术友谊,虽然各有专攻,却也有交叠,思想交锋切磋之际,常有畅志贻情的快感,因此交一篇学习笔记总还是可以的。  

    曙明的律学之思,正如序文的题旨,尽显其作为美学家和律学家的思辨特点,文章作者从来没有忘记音律学的数学基础,也从来不忽视音乐的审美本质,他对律学的理解是:“音律是乐音音高体系以及乐音音高运动的审美数理规范”,此一定义就已经区别于其他音律理论家,体现出自己的思维特色,而我最感兴趣的正是这一点。特色何谓?或有以下诸点——  

    其思精。世人皆知纯律、五度相生律和十二平均律的存在,也大体上能够理解此三律的特色和优劣,曙明却在数理上拈出“14音分”这个音差,以数学形式描述了此三律之所以有不同性质和审美感受的深层原因,认为这是协调三律并使之自由转化的“金钥匙”,从而窥破玄机,创寻到优美、精确的逻辑自足形态,而有他的“弹性十二平均律”的发明,其精如此。  

    其思巧。以《易》论乐,也已有人涉及,曙明非是第一人,然而,其易思和乐思之联系,却是极巧。古人尝言:“易言神化”,又说“天人同度”,曙明亦云:“易蕴乐意,乐涵易象,易乐对映,自然成场。”他紧紧抓住阴阳、卦爻、律吕、偶奇、错综等根元范畴及其征示,凝神结思,潜心观照,逐层撬拨,探幽测隐,涵融乐法与易理,建立了音律运演的新法式,从而创造出自己的“天--人”、“易--律”的统一场,其巧如此。  

    其思深。前贤对于天道与乐理冥若合符的现象敬畏不已, 遂有“天的哲学”和“数的工艺”作为操作技术而运用于音乐的创造。曙明的律学之思,深解其中奥秘,而有算数的精密神妙和思辩的歙辟运演,有审美的耳朵与科学的头脑之结合,有抽象哲思与音乐实践之同运,其“有理”-“无理”之辩,“可尽”-“不尽”之解,强调“相生有序,循环无端”的数与美的辩证统一,十二律吕一以贯之,成为了李氏律学根本理则,其深如此。  

    其思圆。此“圆”,乃“圆融”之谓。曙明发明“弹性十二平均律”,却不反对其他律制,而倡言同行共在;注意到其他律制的不足,却明白它们是自己发明的基础;强调算数“量”的必要性,却也要求“以耳齐声”之美的规定性;建立音响艺术的数学模型,也不忘记人的“内在尺度”。许多看起来相反相成的概念,在头脑里结合着,混融着,仿佛是佛家所谓“不落边见”,其圆如此。  

    以我之见,曙明律学思辨的“精”、“巧”、“深”、“圆”,其实指向一个思想方向,即:倡自然之理,立对映之思。中国历史上产生过多种乐律学体系,但理论律学与实践律学却总是难以完恰,算数总是难以与耳感一致,所谓“外听易巧,内听难聪”。在中国古代,以至于“宫声往而不返”不仅是音乐理论问题,也是政治问题,岂不闻所谓“宫声不返,帝将不归”的音乐故事史书言之凿凿? 曙明拈出明朱载堉所论之音律学的“自然之理”——以数合于声,而不是以声迁就数的理论精义,而“数”-“声”之吻符,则建立在“归除不尽”的无理数之“求真”法则上,这是天生自然之事而无须人力穿凿,因之有中国十二平均律的创生。曙明所阐发的自然之理,不在于指出朱载堉“新法密律”科学性质的自然法则渊源,而在于强调今天三种常用律制也是遵循自然之理的,所谓人工律也是自然律,如他所说,律制数理结构必符合直观美学形式,天人合一,数美融通,这是可令人深长思之的结论。  

    作为音乐美学家,李氏律学的提出,当然有它美学的品格,反映出曙明已申述多年的“音心对映”的思构特点,更有超出美学之多项对映关系,如:  

    -静。阴-阳。奇-偶。错-综。数-美。天道-人文。人工-自然。抽象-形象。相对-绝对。理论-实践。单一-综合。弹性-刚性。逻辑-历史。数学模型-内在尺度。绝对精确性-相对自由性。自然数理本性-社会审美本质。音律之母(自然倍音规律)-音律之父(社会劳动实践)。等等。这些两两相呈的范畴,在曙明的理论思维里,都是会通、对映、接合的,从而发生了其音乐美学思维回环圆转向上提撕的路向,其所谓:“缘美”(生活)-构美(创作)-“呈美”(表演)-“悟美”(欣赏)-“判美”(评价),也即是由感性向理性的升华,由实践向哲思的行运,由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的飞跃。  

    曙明素有西北学术“刀客”的雅号,故其理论之思借逻辑的力量,必是犀利、坚硬、敏锐、刚性的。然而,再读其文,却也可见其温润圆熟的一面,对古人,必是同情理解;对历史,必是殷勤致意;对艺术,必是婉婉深情。这都映照出曙明可爱的性格。  

    金城小巷,常可见曙明与耄耋老人下棋,不期然中他自己也已经把人生这盘棋下到决胜局了!自西京远望,遥祝曙明奔八顺九,以至期颐。  

    是为序。  

          

                                    

     


  • 文章录入:听禅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