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我来南京,加盟南京艺术学院(以下简称“南艺”)教学团队,成为其中一员。那年,正值南艺校庆90岁华诞,虽知她过去也曾有过清冷、衰败(比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文革”时期)的年轮,但在经受岁寒风雨磨难之后,威然挺立成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树。

    在这棵大树前,对一位新入伙的教学与科研成员来说,不禁使人想起“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句俗语。然而,世事各别,并非所有人皆可用此语喻之而可心安理得。

    若拿各届入校求学的艺术青年来说,在这棵大树之下,的确可以乘凉,应当充分享受其智慧的呵护和学术的恩赐,因为这里有刘海粟、蔡元培、颜文樑、谢海燕、陈之佛、赵丹、黄镇、吴印咸、沙飞、臧云远、黄宾虹、俞剑华、黄友葵、程午嘉、刘汝醴、温肇桐、陈大羽、盛雪、甘涛、姜希等等一大批名师、艺术家相继执教并管理教学;还有那沁润心脾的“美深约閎”校训,在为之召唤和指引……从此种意义而言,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就是育人之前辈创造条件,使受育的后辈们能够享受更多艺术之惠和接受更深学术洗礼,此可谓天经地义。

    然而,对于我辈晚年进入“南艺”教学团队的人员来说,在这棵大树之下,则不敢有半点纳凉休闲的懈怠和等待恩赐的侈想,只能以前辈艺术大师、学人为其楷模,在教书育人土壤的平台上,深耕细作,继续助其根深叶茂,这才是我辈所守教授职业本份,故而只可另拟“前人栽树,后人培土”一语,当为鞭策,以至时时不能忘怀、刻刻不可推卸,这也算通情达理。

    《荀子.权修》云:“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南艺建校,已百年了,百年南艺,已达“终身之计”,她惠眼环视、敞开胸怀,哺育、成就了成千上万艺术英才,让他们一代接一代地走向社会,融入民众,为百年中国的艺术事业、艺术成果,做出了令人瞩目的贡献!而我这位年迈老马,在南艺工作,不过短短十年,即便是十年培土,则也仅属“莫如树木”,应当说,这也仅是育苗成林的一个起码年限,我刚刚完成而已,故说不上有多大成绩,只要感觉它基本达到先前“助其根深叶茂”预设和愿望,也算是不妄来“南艺”教学十年。

    “南艺”百年我十年,二者不可相提并论。其说古人早有精辟比对,这就是前引古语中“树人”与“树木”的不同和差异,二者的确不在一个可以同等平视的文化内涵层面上。今天,南艺这棵大树,迎来她值得庆贺的百年大喜,故晚学在此,即因之感到脸面添采。

    古谚云:“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在百年“南艺”这棵不言大树下,莫名之路,早已四通八达,各路优秀艺术人材,风华正茂莘莘学子,可谓踌躇滿志,济济一堂。面对这棵不言大树,我由衷地祝愿,愿您青春永驻:百年、二百年、乃至永远!

                                                                                                  伍国栋

                                                                                2012年仲秋时节,写于京都

    作者博客: http://www.emus.cn/?uid-15775


  • 文章录入:mus责任编辑:m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