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秦汉开始的兴起的石窟雕刻及壁画艺术 ,是随着印度佛教传入借以迎合帝王的统治而盛极隋唐。最为闻名于世的莫过于三大石窟---敦煌莫高窟、龙门石窟、云冈石窟。作为世界级文化遗迹遗产。完整清晰地展现着古老的历史宗教、绘画、雕刻、音乐、舞蹈及活灵活现的众生写实场景,尽管有着超凡脱俗的神仙下凡苦度众生的刻意彰显,却与当时的王侯仪式庆典、宫廷奢华糜烂的乐舞生活极其吻合。

    中唐伎乐图----《反弹琵琶》壁画是最能体现气派奢华的宫廷歌舞乐之一,图中的女子伎乐手身着艳丽考究的伎乐礼服,成建制地飘然动情地沉浸在歌舞乐的律动之中,时而若影若现时而目无旁人。如果用今天的服饰审美眼光来诠释也有着令人叹为观止之的大气典雅 ,折服于古人的艺术造诣而臣服膜拜。更让人吃惊的是伎乐女手中的乐器竟然与现在民乐队常用基本建制相差无几,一把拉弦乐器二胡或高胡,吹管乐器有竹笛、萧、 喽箜(横排八孔、吹奏用芦苇制作的簧片发声,这可能是木管乐器双簧管改良前的原型)。排箫(起源难以考证)以上这几种乐器擅长演奏起伏绵长的抒情旋律 ,由此窥视出在汉唐时期雅乐的五声音阶构建的旋律体系已经盛极一时。持弹拨乐器的伎乐女有四人,箜篌(类似竖琴的古代弹拨乐器,几年前已经被成功复原),其中一把冬不拉或流特琴(西域典型的民族乐器,擅长为节奏明快抒情的歌舞伴奏),琵琶有两把或一把琵琶一把阮,领衔居中的伎乐女反弹琵琶的舞乐绝技演绎格外耀眼,飘逸的琵琶独舞将音乐舞蹈精美绝伦地融为一体,展现出整个宫廷乐舞登峰造极的高潮写实。可以想象琵琶擅长的波荡起伏的音律,在主次两把琵琶的呼应交融下,已经可以完美演绎许多现代的作品。如此使人无法不惊叹古人的音乐与舞蹈结合的艺术造诣之高,这里也反映出古人对宫廷歌舞乐以及舞台布局、背景、服饰等完美结合的审美标准之苛刻。遗憾的是没有科学的记谱法的支撑,让如此之多之宝贵的古曲及器乐合奏曲消失在茫茫历史长河之中,无不让人耿耿于怀。悲凉之闲暇似乎又看到了希望之光,2007年上海大剧院上演了一幕敦煌复古乐器化妆演奏会,所奏音乐是上海音乐学院作曲家朱晓谷先生根据叶栋的《敦煌秘谱 》而创作敦煌古乐。也许有没能亲历现场的遗憾,但翻开了如此重视华夏古文化重建光日的先河。可以肯定中唐《反弹琵琶》之作品完整复古再现银幕舞台之时,必然会成为即《千手观音》之后又一不朽力作。    在此笔者对何为创新何为作品有着个人的愤愤不平的冲动,希望得到公平公正地对待。一首歌词是作品、一首乐曲是作品,可以得到版税的优待。一种创新的认识确无人问津,而这恰恰反映在理论研究 、作曲、表演三者之间的社会尊重的差异悬殊不公。文化可以强国,创新能够改变一个国家的命运,对待付出艰苦努力获得创新认识及成果的人也应该得到相应或相对的尊重。                                                        


  • 文章录入:朱拥军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