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上海之春开幕式“倾听•上海——上海交响乐新作品专场音乐会”

    “2006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已经落幕,5月5日那天开幕式火热场景还依稀眼前。开幕式音乐会题为“倾听•上海——上海交响乐新作品专场音乐会”,有三部新作,媒体是一片叫好,搞得圈外人是一头雾水,而圈内人呢——郁闷。

    作品各有长短,艺术家们用音乐来捕捉“上海精神”,方式各不相同,或偏“俗”,如周湘林的交响序曲《上海晨曦》,乐曲优美而充满生机,但是显得空洞而表面,缺乏内容;或偏“西”,如叶国辉的大提琴与乐队《致莫扎特——一个上海作曲家的随想》(大提琴演奏上音在读研究生蔡菁靖),作品有较高的艺术品味,技术成熟,但是缺乏“上海气味”;或偏“狭”,如赵光的交响组曲《上海印象》,编制新颖,在乐队基础上加入手风琴、排箫、二胡、柳琴、吉他、人声及电子音乐,音乐基本引用上海3-40年代的老歌(《四季歌》《天涯歌女》《苏州河边》等)和象征性的大自鸣钟声(简谱示意:3-1-2-5-5-2-3-1),7个片段长达50分钟,而所选择的材料过于集中。“上海精神”是很难把握的,应当亦俗亦雅、亦中亦西、亦旧亦新……,如果是“北京精神”、或“江南精神”等恐怕会好得多。

    当然,要想推出佳作,决非一两位作曲家自个努力的事情。背景情况比较复杂。事实上,“倾听•上海——上海交响乐新作品专场音乐会”三部作品最初都与“倾听•上海”这一命题无关,因此某种程度上,作品无可厚非。周湘林《海上晨曦》原本是为上海举办“2007年特奥会”创作的形象片配乐,由于此次“上海之春”组委会委约的北京一位作曲家因故无法如约按时交稿,于是组委会在半个月前才找到作曲家,他连夜加工修改,惊险救场,实属不易。至于叶国辉《致莫扎特》是三部作品中唯一正式受到“上海之春”主委会委约的作品,最初命题是“纪念莫扎特”,为某专场主题音乐会而作,又是由于种种原因,那场音乐会不幸泡汤,只好另行他用,而面对改换的命题作曲家一时措手不及,对于在创作上考虑缜密的人,即使很小的涂改添加也决不是随随便便的事,不得已迫于无奈在标题上加上“一个上海作曲家的随想”,这看似无关紧要的10个字,已经令这位纯粹而本分的作曲家大为不爽。赵光《上海印象》是一部之前受上海城市音乐公司和上海交响乐团委约成品,原来目的用于上海市政宣传工作,适合于大众普及,而组委会讨巧拿来用于正式开幕式不一定妥当。

    可以理解,目前国内艺术管理及委约机制还不太成熟,指责没有好作品毫无意义,而一味自吹作品多么地好也实在阿Q。遗憾的是,我们能够产出好作品,在这一个不缺乏“才能卓越者”的时代,我们为什么没有创作出好作品?不能回避:良好的运作是成败的关键。


  • 文章录入:清河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