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上海的美国留学生创办了世界上最大的曲谱库之一

    人类的音乐瑰宝——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舒伯特的声乐作品、莫扎特的交响曲——这些音乐常常流淌在我们生活中,但它们真正流传的方式是白纸上的黑色音符。一位上海籍的美国留学生在5年前创办了一家乐谱分享网站——IMSLP音乐图书馆。5年来,这个网站成为一个人人触手可及的免费古典音乐资源库,但也触及了敏感的版权话题。

    早报记者 朱洁树 编译 

    IMSLP音乐图书馆的页面颇像维基百科,它也同样秉承了交流和分享的理念。

    IMSLP音乐图书馆创始人爱德华·郭来自上海,曾就读于上音附小,现在是哈佛法学院二年级学生。

    “国际乐谱库项目”(Internet Music Score Library Project,以下简称IMSLP)已经继谷歌图书(Google Books)、古登堡计划(Project Gutenberg,免费网上图书馆)之后,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曲谱库之一。网站imslp音乐图书馆(imslp.org)的收藏涵盖全球4000多位作曲家、近3.5万个音乐作品、超过8.5万份曲谱,还有1700多段录音。每个月有数千曲谱上传到这一网站,这一速率会让传统音乐出版商感到忧心忡忡,他们的全部生计都来源于学者指定的新版本曲谱的出租和销售。网站不仅对商业产生了威胁,同时也触及本已混乱的版权问题,因此引发了出版商的普遍不满。

    音乐计划

    网站的创办人爱德华·郭(Edward W. Guo)是个24岁的哈佛大学法学院学生,上海人,13岁随父母移居海外。郭回忆说,建立巨大的音乐库的想法始自于他儿时,当时他还在上海音乐学院附小学小提琴,他的父母都是工程师。有一次他在音乐书店里浏览,觉得管弦乐曲谱太少了。

    他13岁的时候,被父亲带到加拿大温哥华读高中。他提前一年毕业,进入美国波士顿的新英格兰音乐学院学习作曲。在图书馆,在音乐商店,一个曲谱的世界向他展开。年少时接触不到曲谱的记忆给予他启发,他想到建立一个数字化曲谱的宝库。

    “那也是这样一个冬天,我百无聊赖,”郭回忆说,“觉得这是个好主意,非常适合我干。我正好是个电脑迷、音乐迷和法律迷。然后我就开始了。”他花了一个月时间,做了一个最早版本的“互联网音乐曲谱图书馆计划”。“非常难看。”他回忆说。他上传的第一个曲谱是《贝多芬第一钢琴奏鸣曲》,“这是个符号性事件。”现在那第一个扫描版本还在,日期标注是2006年2月16日。上传人是Feldmahler,郭的网名,来自于作曲家费尔德曼(Morton Feldman)和马勒(Gustav Mahler)。

    IMSLP是一个开源库,它使用维基百科的模板和理念,郭称其为“一个普通图书馆的视觉模拟”。志愿者将曲谱扫描后添加到网站,或者从其他地方收集曲谱,比如贝多芬之家(Beethoven House),一个位于德国波恩的博物馆和研究机构。用户对版权进行监督、维持网站运行,并控制曲谱的质量——比如找到哪里缺失了页码。

    该网站最近开始加入录音,与印第安纳州一个音乐家展开合作。这个音乐家开了一家出版公司,可以按需提供低成本的音乐——常常比标准版本的价格低很多。主要出版机构提供的作品价格主要依据其使用的乐器数量或其曲目长度。比如说,一段弦乐四重奏的作品大概在30美元至50美元之间。

    音乐图书馆计划将古典音乐带入传统信息传播者和数字化新势力间的角斗场:一方以报纸、图书出版商、唱片公司为代表;另一方则是电子书销售商、音乐共享网站等。

    版权问题

    这一网站对于住在阁楼上、挣扎于温饱间的年轻音乐家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大的福祉,而它也引起了音乐出版商的注意。

    “我不知道这能不能称为威胁,但我知道这损害到销售,”纽约G. Schirmer音乐公司的高级推广经理Ed Matthew说,“正是这些销售利润帮助我们带来更多作曲家的作品。”

    2007年10月,欧洲的音乐出版商Universal Edition威胁说要对网站申请禁止令,在欧洲版权法相对更为严厉。郭说他当时没有精力或财力去除所有违反版权规定的曲谱,所以他关闭了整个网站,并张贴了一封充满感触的告别信。

    然后,他采取了行动。他检查了每一个曲谱的版权问题——当时共有1.5万份曲谱。他设立了一个公司,叫做Project Petrucci,以公司形式对网站负责(Ottaviano Petrucci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一个印刷工,他用活字印刷术制作了最早的一批音乐曲谱)。同时,在每本曲谱向网络用户展开前,都会弹出一个声明,表示项目不能担保该曲谱现在完全是公共领域作品,要求用户自觉遵守版权法。网站的服务器设立在版权法相对宽松的加拿大。

    “我们不可能了解全球200个国家的版权法,”郭说,“这得由下载者决定。”

    2008年7月,项目重新上线。下载量大幅上升。

    经历了种种版权问题,激发了郭对于法律的兴趣,音乐学院毕业后,他进入哈佛法学院就读。这也不是唯一的原因,“作曲很好,但你养不活自己。”他说。

    时至今日,依然有投诉出现,尤其是来自于欧洲。“我们会表示我们不受欧盟法律的约束,”他说,“出版商通常就没话说了。”郭表示,现在公司并没有受到任何正式的法律起诉。

    他对出版商没有同情。“许多情况下,出版商基本上都在依靠那些死了很久的作曲家维生,”郭说,“互联网成为传播交流最主流的方式,版权法需要为此改变。我们希望人们都能够接触到这些材料,以此培养创造力。我个人不觉得这些出版商值得怜悯。”那些“固守旧的商业模式”的人,他说,将会消逝。

    然而出版商指出,网站用户可能会漏掉一些新的修订版本,那些修订可能还受版权法保护——也许一曲音乐有了重要改变,比如一些学者在研究数年之后对一些段落进行了修正。“你支付的不仅仅是纸张的价格,”Universal Edition在维也纳的推广经理Jonathan Irons说,“人人都想由别人来付账。”音乐出版商同时抱怨说,网站为防止违反版权法而设置的警告形同虚设。Irons也提出Universal Edition被指责坐享其成是不对的,那些旧作的销售所得可以用来支持当代作曲家作品的出版。

    分享的哲学

    Chiara弦乐四重奏乐团的大提琴手、关于音乐和技术的博客作家Gregory Beaver表示,网站“有潜力像开源使程序世界民主化一样,使印刷书控制下的古典音乐民主化”,但它在“数据组织和使用体验上还有很大的技术改进的空间”。

    很多重要的作曲家——包括斯特拉文斯基、巴托克和梅西安——的作品没有上传到乐谱库中,主要因为作曲家去世不到50年,他们的作品版权还未过期。但很多当代作曲家已经同意CC授权,只要署名,并且不做修改,就可以在互联网上进行免费分享。

    至少有一个专业音乐团体已经开始使用这一网站。博罗梅奥管弦四重奏乐团(Borromeo String Quartet)通常用笔记本电脑显示的曲谱演奏,而非纸质曲谱。数字音乐图书馆是其曲谱的主要来源之一。

    很多其他交互网站都拥有数百万美元的估值,郭有没有想到如何用这个网站获利?

    “那不是我的行事方式,”他说,“作为音乐家,我有责任去推广音乐。这是基本的哲学。”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