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期待和赞扬声中早在去年就听说委内瑞拉籍青年指挥家Gustavo Dudamel要接任洛杉矶交响乐团指挥,也曾在本地音乐台听到他指挥委内瑞拉青年交响乐团的录音,的确不同凡响。五月10日终于在旧金山Davies Hall亲眼目睹了他指挥LAS 的风采。

        旧金山是他上任LAS 后第一次在美国国内旅行演出系列的第一站,共两场,全部卖光。在音乐会开始之前就可以感觉到观众的热情和期待,指挥更是伴着欢呼声登上舞台,煞有明星登场之效应。昨天第一场的曲目和他去年十月在洛杉矶迪斯尼音乐厅就职首演的曲目一样:前半场,John Adams City Noir, 后半场,马勒  第一交响乐。在过去的几年内曾有机会听LAS的现场,印象不深。但这次在Dudamel指挥下,它让我耳目一新。马勒第一无疑是Dudamel的拿手好戏,(让他赢得2004年Bamberg Symphony Gustav Mahler Conducting Competition第一名)这次更用他的充满生命力的诠释来证实他不负众望。可以说这是我听到的马勒第一最大胆的诠释,在力度的对比和节奏的韧性上,他已做到了极限,但不无道理。他的肢体动作的夸张毫不做作,也不浪费,好像是一种惟妙惟肖的音乐哑语。乐队的默契更是一呼百应,天衣无缝,而最后产生的效果就是一种让人销魂的投入。在充满田园气息的恬静中,音乐步入了马勒的心灵世界,那么恬静,在冥冥之中你可以听到自己的动脉在太阳穴中勃动。大自然是永恒的,生命是有限的,而死亡却也是永恒的。马勒在这三者之间徘徊,我们听到生命的凯旋的号角,但也不能摆脱死亡在黑暗中的召唤。Dudamel的诠释把光明与黑暗的反差拉到了极限,到了让人昏眩的地步。Adams的City Noir 不是他最精彩的音乐,基本上是爵士和电影音乐的混合,全曲始终贯穿了急速而多变的Boogie Woogie节奏,前半段让人想到“新浪漫主义”的影子,后半部素材织体太雷同, 单一,所以略显臃长。乐队演奏此曲一定很累,也一定不好指挥。音乐会结束,全体观众无一不起立并爆以长时间的掌声和欢呼声,加演的曲目是the Intermezzo from Act III of Puccini’s “Manon Lescaut”, 那如火如荼的浪漫更是让人销魂,作为返场恰到好处。因本人有朋友在LAS和旧金山交响乐团,能在后台与Dudamel擦肩而过,他的矮小微胖的体型和微带稚气的面孔让我很难和台上的“高大”的形象相联系,可见音乐之魅力无穷!

        虽然LAS在音准,音色和合作方面不尽完美,但本人坚信在Dudamel这几年的带领下会在交响乐坛上大有作为。而这个略带明星效应的旅行演出也将大有席卷美国之势。

  • 文章录入:杨智华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