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眼看上海》——陈明志作品专场音乐会有感

    2007525,作为上音建校80周年暨民族音乐系成立50周年系列音乐会之一的陈明志作品专场音乐会于1930贺绿汀音乐厅准时开演。          

    此次具有现代音乐思维创作的民族管弦乐形式的音乐会,其冠名为《醉眼看上海》,读来令人浮想不已,有欲见其如何之“醉”、又如何去“看”的注视上海之目光的音乐叙述思维。由此想说,标题的确定在此意义上显得极为重要,标题叙辞设定的技巧,也是吸引观者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如果讲对标题音乐的审美,从标题内容本身就开始了。

    整场音乐会曲目的选用是可以较为全面地体现作曲家的审美趣味和创作意图的,包括以上海为对象的《醉眼看上海》,共演绎了其“东方情结”的七首曲目。综合起来说,他的想法很多。这集中体现在以下几点:

    首先,作曲家同时作为乐队指挥及表演者(如果演奏属于作品的二度创作的话,那么他则控制或者参与着创作与演出的两度创作过程)、曲间插以录制的作曲者自己来解说阐发创作感受心得的视频等手段,从幕后台前各个方面张显作者之存在,使得他本人无疑地成为音乐会观众眼球中的主角。

    其次,每首曲目的用意有可圈可点之处。如加入蓝调、吟诵、饶舌(Rap)等多种风格;像“庖厨乐”等的对各异题材的创作尝试;运用“互动”概念将指挥、乐队、观众进行活跃状态的调和;使用“音乐剧场”与“多媒体”的观念方式等等,都可以想见作曲家欲将丰富的(无论是音响还是理念)资料纳入到音乐创作中的愿望。全部作品中以“风”为标题的占据近四成的比例(如《刮风的日子》、《风起舞动时》、《听风的歌》等),又有近三成的作品与“流动”之态势相关(如《Milkshake  飘色 Musique》、《悠游》等),作曲家的审美心态可由此窥见一斑。点题的曲目《醉眼看上海》的特点在于作曲家创作观念中的“吟诵”方式,由男生在民乐队乐声的协同中,将话语叙述的形式接纳到民乐演奏中来。吟诵方式的作曲在勋伯格《月亮小丑》中有经典演绎,在本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法国话剧中亦有不俗表现,它们都极致地还表现为吟诵、吟唱结合的方式。中国现当代不少作曲家也都尝试用这种含有极大魅力的表现手法来进行创作。

    再次,乐器使用以其“将不同的配器考量为前提”,努力发展其“多元文化融汇”、“开拓民族管弦乐的空间与发展潜力”为创作理念,涵涉到大量使用的打击乐器、蓝调口琴、吉他、南音琵琶、尺八、日本筝、日本三弦、萨摩琵琶等等个性乐器,用借此基础上的各个音乐元素(如东方摇声加西方蓝调、南亚加时尚风格、日本风格、潮粤风格等)来描述作曲家所看重的一定程度上西方技术为支托的“审美东方”之观点。尤其可提的是,日本的几种特性乐器在音色与意境的表达上显示了其独特性,这种感受在前不久山口修带来的几个工作坊表演者的演奏中已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最后,从音响效果上说,每种个性乐器的添加与使用在和民族管弦乐队的配合中,显出了音色互融这个问题的难度性,同时也显示出追求这个目标的必要性与它对作曲家们的强大吸引力。

    剧场效应、多媒体手法、中西合璧的气质等等创作追求,虽已在不少作曲家头脑中有所构建并实施创作,但对此的运用却是“见仁见智”而可以不断创新的。作为致力于多元文化与剧场概念风格的创作,此次音乐会为如何将民族管弦乐的求新求变之路进行到底的创作思维与方式,提供了一个可以借鉴的思路。

    (注:相关节目内容参考当晚音乐会节目单)

     

     


  • 文章录入:武文华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