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上海之春“感受上海  呈现中国”音乐会有感

     

    “感受上海 呈现中国 外国作曲家写中国”是今年“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力推的一场音乐会,2007511日晚终于在上海大剧院奏响。此台音乐会由指挥家张艺执棒上海交响乐团,罗苑苑、马晓晖、左翼伟、陈春园、胡晨韵等9位民乐家领衔演奏

    去年“上海之春”期间启动的“外国作曲家写上海”活动,计划到2010年,每年都有一批外国作曲家来沪采风及体验生活,以中国的民族乐器或民间旋律创作一批新作。同时,“上海之春”组委会与法国电台现代音乐节合作,邀请了8位法国作曲家来上海捕捉创作灵感。该活动中方艺术总监、旅法作曲家陈其钢说:“经常在国外听到中国演奏家或选手演奏欧洲作品,觉得这不但是学习和交流,而且是西方音乐的一种传播方式。所以就萌发了这个念头,邀请外国音乐家用自己的创作,来表现我们中国的音乐。”愿望是好的,但是此番话语的艺术纯粹性令人反思。接下来,又有各种各样的外国音乐人来到上海“淘金”,这种“学习”和“传播”着实吓着了国人。

     

    本场音乐会的8首作品分别是:尼古拉·巴克利的二胡协奏曲《中国主题冥想曲》、贝尔纳·卡瓦纳的二胡、唢呐协奏曲《隐晦的五声调式主题变奏曲》、纪尧姆·科内松的二胡协奏曲《豫园》、让·雅克·迪图西的二胡协奏曲《外形》、格拉西安·芬齐(女)的二胡、唢呐协奏曲《归去来兮》、克里斯托夫·马拉特卡的唢呐协奏曲《上海》、特瑞·伯库德二胡协奏曲《清梦之舟》、帕斯卡·扎瓦罗的二胡协奏曲《上海之舞》。

    俗话说,期望越高,失望越大。这台音乐会并未像期待的那样给我们惊喜。不知是组委会的要求还是这8位作曲家在创作之初便达成的共识,8首作品从体裁、乐器的选用到创作素材,都有惊人的相似之处——都采用民族乐器与交响乐队的协奏形式、只选择唢呐与二胡、音乐中只有《紫竹调》、《茉莉花》、《四季歌》三首旋律素材。这也造成了作品表现手法、音乐语言的单一化。在现代作曲技法的外包装下,大部分作品都只是将主题旋律或完整、或变形,或动机式得翻来覆去简单呈示。因而整体欣赏这8部作品,难免会有单调与乏味之感。笔者不禁要问,难道在我们的民族音乐中可挖掘与展示的只有这些吗?是中方工作人员对外国作曲家的误导,还是外国作曲家并未深入了解中国音乐语汇呢?相反我们的民乐演奏家们倒是为这些新作品增添不少亮点,尤其是吹奏唢呐协奏曲《上海》的上海民族乐团青年唢呐演奏家胡晨韵,无论是他的个人气质,还是对唢呐这件乐器的把握,甚至作品中即兴的华彩段落都是可圈可点,相信在唢呐的吹奏部分胡晨韵为这位外国作曲家提供了不少灵感和资源。

     

    音乐会后不少圈内人士对这场音乐会的操作方式表示了极为不满和愤慨:

    1、音乐会当晚评选的获奖作品居然是通过场内外观众的投票、短信决定的,严肃音乐会披上了大众娱乐的外衣,是误导了上海普通民众音乐的审美能力还是张扬了“崇洋媚外”的一贯作派,颁奖嘉宾有远道而来的北京名人全部包揽,大上海的气派不知都到哪儿去了?这种运作方式倒是挺与“国际接轨”的。

    2、这场音乐会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采用电视直播方式;邀请作曲家到中国采风,并享受到不一般的待遇;奖金超出国际水准;音乐会节目单制作极其精美。相比之下,我们本土的作曲家的境遇又是如何的呢?一位这次接受“上海之春”邀约的本土作曲家说:“在我两鬓斑白的时候,终于有幸得到了一次委约。真希望现在创作精力旺盛的年轻作曲人才,不要也等到两鬓染霜时才有机会。”不知我们的主办方看到这段话作何感想。上海从来就不缺少优秀的作曲家,他们也创作了大量风格迥异、精彩纷呈的优秀作品,更重要的是本土作曲家的作品上演的机会实在是太少,而这些年真正给这些作曲家施展才华的平台又有多少呢?外国作曲家写中国本是一件推动中外文化交流的好事,但这样大张旗鼓的宣传表现实在让人“乍舌惊叹”,也许那些外国作曲家们都在暗自愉悦呢!

    新作品能否经常涌现,是衡量一座城市文化原创力的标志之一,也是城市积累文化内涵的重要来源之一。2010年上海世博会即将到来,这是我们展示自身文化的大好机会,主办方能听到不同的声音吗?上海本土艺术家们的才华和活力怎样展现?策划文化的人们应该把握真正意义上的文化艺术创新,而不是其他。

       


  • 文章录入:倾城之魅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