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中国音乐学》2016年第3期)

     

    都市乡戏:新见20世纪初婺剧海上搬演史料人文叙事

     

     

    郭克俭

     

     

    内容提要:迄今为止,戏曲学界普遍认为“婺剧”剧种概念始建于新中国成立之初。本文以新近发见1920年代中期,婺剧在上海美亚织绸厂游艺场舞台搬演的珍贵史料为研究对象,综合运用跨学科研究方法,通过对此婺剧团赖以生存的美亚织绸厂、惠工处俱乐部工余剧社,以及本文资料来源即厂刊《美亚期刊》等给予较为细致的梳捋、比较和分析,追索婺剧海上搬演的社会背景、人文环境、存生方式及演出景况,探讨中国戏曲近代转型背景下的地方剧种概念生发与演进,以求丰富民族戏曲文献资料及学术武库。

    关 键 词:美亚绸厂  工余剧社  婺剧搬演

     

     

     

     

    婺剧是一个涵盖高腔、昆腔、乱弹、徽调(戏)、滩簧和时调等六个声腔的多声腔剧种,从声腔与腔调的视角看,拥有悠久而丰厚的文化底蕴和鲜明而浓郁的地域艺术特色“婺剧,是中国戏曲大家族中一个流行于地方却十分重要的剧种,一个古老但生命力旺盛的剧种,一个内涵繁杂而特色鲜明的剧种。”[1]

    作为一个“多声腔剧种”的指代,“婺剧”概念不仅在命名出现时间上,存有1948[2]1949[3]1950[4]三说的歧义;更在其称谓科学性、合理性方面,由于地方戏曲理论界的误判、误识和误导,致使其长期受到人云亦云般的质疑、质问甚至责难[5],至今对其诟病之事仍未见停歇[6]。或许“因为是多声腔剧种,婺剧史的追踪探源十分繁难,需要进行深度的学术研究”[7];有鉴于此,在下不揣谫陋,拟以新见民国初年上海美亚织绸厂[8]惠工处俱乐部工余剧社婺剧团,于工余节假日及国、厂庆典纪念日,将近两年时间演出的史料为依据,取历史民族音乐学视角,吸收借鉴相关学科领域学术成果,综合运用历史文献学、戏剧人类学和戏曲音乐学等跨学科研究方法,通过对此婺剧团赖以生存的美亚织绸厂、惠工处俱乐部工余剧社,以及本文资料来源即厂刊《美亚期刊》等给予力所能及的梳捋、比较和分析,追寻婺剧海上搬演的人文背景、生存环境、活动方式及演出状貌,探索地方性知识背景中的戏曲音乐文化意义,以求丰富婺剧文献资料及学术武库。

     

    一、绸业巨子蔡声白与上海美亚织绸厂

     

    中国民族资本主义肇始于19世纪六十年代的洋务运动,西方先进科学技术的大批量引入,部分近代军工和民企的相继兴办,积累了生产经验,培育了技术力量,奠定了中国近代工业基础;在极端尖锐复杂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交织的社会历史背景中,其工业化的进程曲折、缓慢而艰难。中日“马关”不平等《条约》的签订,大大加深了古老中国半殖民化的程度;帝国主义资本在中国的输入,进一步破坏了中国传统的自然经济,中华民族危机加剧,民族工业在先觉的有识之士的奋争中初步发展。辛亥革命之后,“实业救国”和“民主共和”两大主潮的唤醒,加之欧美帝国主义陷入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利益杀伐,无力顾及对东方的扩张和强掠,中国民族工业趁机步入丰腴发展壮大的快车道,迎来了1920年代的“黄金时期”,上海美亚织绸厂便是这“短暂的春天”里喷薄而出的轻工行业的新苗。

    1920年岁首,上海丝业巨擘、浙籍商人莫觞清[9]在徐家汇马浪路(今马当路)独资兴办“美亚织绸厂”,聘请浙江省立甲种工业学校[10]优秀毕业生、后留日归国的蔡品珊主持工务;一年后,“始聘请美国大学毕业生蔡君声白为总经理”[11]。深谙美式资本主义生产、经营、管理三味、胸怀报效祖国鸿志的蔡声白[12](如图一),始终以振兴和发展民族工业为己任;不仅熟悉织绸行业的生产技术,更是擅长企业的经营管理,在强烈的科技意识和人才观念的驱使下,上任伊始便祭出“两手抓”的经营策略,一手抓生产技术革新和扩大产业规模,一手抓管理体制改革和人才队伍建设,逐步实现从传统、低效、人治的旧作坊向近代资本主义新式工业的转型。

    作为海上丝织行业的后起之秀,美亚织绸厂在初创阶段的经营发展策略非常明确,就是通过不断扩大生产规模以壮大企业实力。他们把绝大部分资金(80%以上)都用于织绸机器和附属设备的添置,“先从订购机械入手,分别向兰乐壁洋行、日本松下洋行及资生铁工厂订购织机共56台。”1922年,“又续向兰乐壁洋行订购全铁织机20台及打线车、并丝车、络丝车等准备机械。”[13]1923年末,已拥有织机116台,领先于同行业的先进设备的使用,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为美亚带来丰厚的收益。

    初战告捷之后,美亚继续加快发展的脚步,他们购买国外先进织绸机器,提高生产速度和产品质量,美亚“一跃而为吾中华丝织厂中翘楚”[14],无论在生产规模、产品质量,抑或在工艺层级[15]、经营效益等方面,都遥遥领先民国时年业内各厂,他者无法企及。

    对于一个近代化的大型企业而言,管理无疑是其生命线。有一流的设备不一定有一流的管理,而一流的管理不仅可以大大增加企业的运作效率、充分发挥每一位员工的潜能;同时可以平衡企业财务收支,促进资本结构合理,优化投融资比例,甚至可以弥补和修复产品之不足,在一定程度上以促进企业产品不断跃上新台阶。“工厂之组织管理与立法。关系于厂之盛衰成败者甚钜。而尤以立法为最重要。[16]笃信科学化管理的蔡声白,深知传统家族式“人治”企业管理的重重弊端之所在,接手经营以后便大刀阔斧地进行企业管理革新,及时迅速、强力果敢推行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改革措施、规章制度和创新手段。

    客观地说,对于起步阶段的中国近代民族资本企业而言,并没有一个成功的经营管理范例作为效法的样本;而舶来的资本主义的管理学理论还有一个适应国情的探索实践过程,美亚的管理便是在生产实践中不断予以完善。蔡声白既是一位“善于接受外来先进经验,也善于从别人失败的教训中知所鉴戒的精明企业家”[17]。随着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如何使企业在瞬息万变的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事关企业发展方向的重大事务的正确决策就显得尤为重要。为了广纳集体智慧、避免个人片面,精准把握时机,美亚于1926年创新性地成立一个由企业领导核心和业务技术骨干组成的高层决策“智库”——“设计委员会”,定期召开全厂设计大会,深入讨论、审议企业的生产、销售、管理、财务以及组织、机构、发展规则等重大兴废改革事项,提出实质性意见建议,这种民主化”管理措施极大超越了封建家长式封闭管理模式,确保美亚企业改革全面开展与发展战略成功实施。毫无疑问,“科学管理法”的有效推行首先是以人才为前提,在强调科学管理的同时,有效融入人本管理理念,改善和丰富劳资单纯利益关系,实现企业效益的终极目标。

     

    二、美亚惠工处增设与《美亚期刊》社创办

     

    实际上,美亚这种带有人本精神的企业行为准则,不仅表现在对于高端技术、管理人才的重视,还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在对普通企业职工施以物质关怀和人性关注,当然社会大环境潜在的政治压力也起到良好的助推作用。五卅运动以后,工厂劳资关系十分紧张,维权罢工一触即发,企业生产随时面临瘫痪之危机。出于增强劳资间沟通、联络感情,和睦雇主关系,营造合作协和内部小环境,稳定生产秩序,保证生产正常运行之需要;美亚增设了旨在改善职工生存空间、提高生活条件和提供日常便利的惠工处。“凡欲谋厂务之发达,必先使劳资之感情;十分融洽、彼此互助、双方合作。盖成品之优劣,生产之迟速,消耗之多寡,在于工友之心理、精神、知识之感应。故本厂为优待工友计,于公务事务两处外,加设惠工处。”[18]惠工处,顾名思义,乃惠及职工生活福利的专门组织机构,直辖于厂务总主任管理。下设膳堂部、宿舍部、夜校部(一说“训导部”)、俱乐部、卫生部、储蓄部、商店部(1928年春,在商店部内附设试办消费合作社)等七个部门。

    作为惠工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的俱乐部,是一个综合性的文体活动组织,美亚俱乐部“年计消费约两千余元。除设主任一人总其事外,兹设剧务委员会以相襄助。”[19]俱乐部始建有一个游艺场(如图一)、一个运动场,在活跃和丰富职工文艺娱乐、体育锻炼、阅读学习等工余生活,发挥重要的积极作用。美亚工友组建了新剧团(话剧)、越剧、歌舞剧和婺剧等四个表演团体,业余时间自发组织排演和创编相应剧目,每逢美亚织绸厂例行的节假日,各剧团轮流到游艺场舞台表演各自拿手的剧目,“戏剧一门。每逢例假佳节无不排演以助兴。演新剧外。更添演越剧等。软红十丈。如坐深山幽谷中之我。亦如磁石引针。视为好望角。昔之刮目相看者。今益以刮眉矣。眼福诚不浅哉。”[20]

     

    图一)上海美亚织绸厂俱乐部游艺场内景照片

    为了“引起工友研究的精神和调协劳资的心理等重大的使命识见”[21],美亚于19261010日厂庆日,由该厂编译委员会牵头组织成立美亚期刊社,创办厂刊——《美亚期刊》,面向社会公开发行。该刊每半个月出版一次,刊登有关职业道德修养、公民人格塑造、劳资互助共谅、丝绸纺织消息、生产技术知识、场内文娱体育、普及健康常识等等等等,“一面欲以此刊物、为联络本厂同人之感情、及本厂出品之宣传、中间曾一度努力与全国绸业之宣传、如中法越南条约修订时、关于绸税之呼吁、以及请求发起人造丝专税等事、均尽量刊载”[22],至19337月改版,变为专载厂内相关消息及同人技术学识之讨论研究,满足厂内员工了解本厂生产、生活消息的内刊止,共刊行一百三十九期。

    《美亚期刊》改组为内刊以后,虽然停止公开发行,但刊物容量增大,篇幅字数增多;使得本厂职员与工人交流管理与技术经验更为直接、迅捷而充分,关于厂内动态信息事项的通报、反馈等更为具体、翔实、精细和全面;“各厂所会议记录及有关业务方面的兴革事项、产销统计,均有较详细刊载”[23]。由此,《美亚期刊》成为记载美亚各种生产生活活动、发布工厂消息的重要途径和阵地。

    不仅如此,作为一个具有现代观念和意识的民族工业代表,美亚对企业精神塑造和文化建设同样高度重视,在蔡声白的管理学词典里,“和衷共济”的“合作精神”甚至比严格的“规章制度”更为重要。毋庸讳言,在社会的新旧转型期,从舆论宣传上不断地灌输和引导职工对工厂发自内心的热爱、赞美,无疑是对企业文化最好的弘扬;而将“和衷共济”确立为厂训[24]并给予承传,以此激励企业成员心志,则更是对企业精神最深沉的凝聚,这也形成了美亚“实施科学管理法最具思想文化特色的内容”[25];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美亚在中国织绸界的迅速崛起,龙头地位的跃升,与企业文化的打造、企业精神的凝结是密切关联的。

    显然,这种有别于中国传统、带有朴素的人性化”意味的经营管理策略,归根结底还是为了调和、融洽劳资双方的利益关系,更好地实现企业利益的最大化服务的。但正是因为美亚惠工工作全面而有序开展,以传统音乐文化为主要内容的群体性文娱活动的不断举办,以及基于企业政令宣传、产品推广和提升修养等功用为目的的《美亚期刊》的成功创办和定期印刷出版,记录了民国初年这段婺剧海上搬演的史实,为我们留下了珍贵而生动的地方戏曲史料,填补了现代中国戏剧上一段地方性知识的空白。也为在下本文的探讨播布了难得的契机和必要前提。

     

    三、《美亚期刊》存见婺剧舞台搬演史料

     

    确切地说,美亚织绸厂惠工处之设立始于1926年,“追思去年……在惠工方面,设立惠工处,办理厨房,改良宿舍,扩充卫生部及夜学校,开设商店,新开游艺场,改组消防队。”[26]但美亚戏剧舞台表演却早于1924年便已经开始,只是仅限于为1010日厂庆而精心组织筹划的纪念会一次而已。“美亚俱乐部之有戏剧。自民国十三年始。惟遇厂中纪念日。始演之。”[27]

    因为厂庆与国庆同日,所以,每逢建厂周年纪念日,美亚“必大张其事,邀请政商各界名流参加盛大纪念会,并编印精美纪念刊,广为赠送,以拓展其人脉资源”[28],同时也宣传、展示了美亚制造的织绸产品。以1925年为例,美亚五周年厂庆纪念之际,蔡声白盛情邀请社会各界宾朋来美亚厂现场考察,是日男女来宾约有两千余人(如下图),接待任务无比繁重,工厂自备20余部汽车用于接送,“竟日汽车开出共200余辆次”[29]。因之莅临贵客人数众多,蔡总经理亲自出马引导来宾至各工厂参观与指导。[30]通过产品宣传而获得良好的销售市场,是企业良性生产运作重要前提和保障,“丝织出品,首贵畅销”[31],正是充分认识到这一点,美亚借助厂庆日纪念会不失时机地推介产品称得上匠心独运,并成效显著,这一做法在上海滩的企业中更是高人一筹。

    如果说美亚最初两年的舞台戏剧演出是专为厂庆纪念会而设,基于宣传工厂、推介产品之目的,而主要为来宾而演;那么1926年美亚惠工处成立后的剧团之设、剧目常规化的搬演,则更多的是出于养成彼此合作、相互扶助之新型劳资关系之目的,“本年双十节。适为本厂创立六周之日。为联合五厂同人。各呈游艺。以庆既往而祝将来。”[32]以确保企业扩大再生产战略的顺利实施,此乃企业发展之主观上的当务之亟需

    有缘于此,作为惠工处有机组成部分的俱乐部,其工作同样得到企业上层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扶持,活动开展的有声有色、井然有序,“本年以来。俱乐部大加扩充”[33],表现为活动空间进一步拓展,形式更为多样,内容更加丰富,文娱功能得到充分彰显。

    在组织舞台演剧方面,俱乐部做了四个方面的努力。首先是组织建设;设立一个专事舞台演剧的业余组织,“今年夏。本场俱乐部。除各项运动技击琴歌诗文棋奕之外。更设工余剧社焉。”[34]。其次是队伍建设;“工余剧社”面向全厂公开考察与吸纳具备一定表演艺术专长的演职人员,并根据人员组成及专业所擅情状,率先成立了新剧、越剧两个业余剧团。再次是场地建设;“费五百金盖芦棚。起舞台。设座位。”[35]耗资五百块大洋,特为剧社搭建了一个相对较为简陋的屋棚,内部砌起一个用于表演的舞台,台下摆上长条板凳,以为观剧者落座鉴赏,因为用于综合性的室内演出,故名之以“游艺场”。最后是器具购置、演员遴选;投资购置表演服装、伴奏乐器,征召培训戏曲表演艺员,为舞台演出在演员、戏装、乐器和道具等做好充分的人才和器物准备。

    组织招邀一定数量的演职人员,搭建了专门的演出场所,购置了必备的伴奏乐器和戏剧服装,经过一段时间的串演和联排,“工余剧社”面向全体厂员的公开演出。总厂越剧团成立已届一年。所演各剧。情节细腻。雅俗共赏颇合观众心理。每逢开演。座无隙地。今拟于十一月一日开一周年纪念会。排演《包公出世》。业已串练纯熟。剧中参插滑稽多处。定可使观众捧腹不置云。”[36]

    正当越剧团为成立一年纪念而紧锣密鼓地排练拿手剧目《包公出世》之时,美亚总厂工余剧社婺剧团亦于民国十六年(1927年)双十节国庆日宣布成立,婺剧团17名成员的合影照[37](如图二)题头文字赫然醒目、清晰可见。

     

    (图二)美亚织绸厂俱乐部婺剧团成立纪念合影照

     

    就目前所能查阅到的《美亚期刊》来看,存见的婺剧舞台搬演相关史料约略包括以下四种类型。

    一是美亚总厂七周纪念游艺会之婺东文戏

    公元19271010日(阴历丁卯年九月十五日)系美亚织绸厂创建七周年纪念日,也是中华民国建国十六年的国庆日。为此,特在美亚总厂(上海法国租界马浪路新桥头)俱乐部游艺场举行“七周年纪念游艺会”,从当日下午13时开始,持续至次日凌晨2时结束。游艺会具体程序如下:

    “(一)振铃开会;(二)向国旗、厂旗行礼;(三)演说;(四)唱革命歌;(五)丝竹;(六)四簧;(七)新剧;(八)国技;(九)本厂女学生表情唱歌(蝴蝶与小孩);(十)婺东文戏(拷打产生);(十一)越剧;(十二)影戏《不如归》《呆婿祝寿》;(十三)余兴:婺东文戏(滑稽算命)、双簧、文戏(六厂)。”[38]

    关于此次游艺会之况之气氛之热烈、景况之盛大,《美亚期刊》编辑蔡粟沧和美亚厂局外人宋松声的现场观摩记述可见一斑。“本厂厂员与双十节下午一时。挂灯结彩。举行游艺大会。庆祝国庆厂庆。到男女来宾约两千余人。跻跻跄跄。盛极一时。幸招待员及童子军招待周到。维持尽力。秩序井然。”[39]“金风乍起。玉露生凉。大好秋光。……一瞬间。双十节已至。适值美亚绸厂七周纪念。该厂特筹备游艺。以资庆祝。承老友情殷。将券贻我。及期天高气爽。风清日淡。对此良辰佳节。顿解忧思。……至则已人山人海。满坑满谷。几无隙地。鹄立移时。幸获坐位。按是日各种游艺。均系该厂厂员表演。演来异常卖力。”[40]

    此次游艺会秩序单中所见两处“婺东文戏”,是迄今所见以“婺”为名称谓地方戏曲剧种的最早记录。《拷打产生》是婺剧中最为著名的传统戏《碧桃花》(又名《洪苏秀》)中的,一出家喻户晓的经典折子戏,以乱弹声腔中的三五七、二凡、流水三种腔调演唱。而“余兴”中的婺东文戏《滑稽算命》,在现有存见婺剧史料中则未见关于此剧目的记载,笔者斗胆揣测,此节目可能是表演者生活在上海大都市中接受了新文化思想,即兴创作的带有讽喻现实性质的“路头”[41]短剧。

    二是美亚总厂工余剧社婺剧团成立纪念演出

    由前文图三照片上的文字可知,美亚总厂俱乐部工余剧社婺剧团成立于民国十六年十月十日国庆节。“俱乐部婺剧团。组织早已就绪。串练亦有数次”[42],《美亚期刊》报道文字亦可旁证。关于民国十六年十一月十六日举行成立大会,演出婺剧剧目、演员姓名在《美亚期刊》上都有明确的交代(如下图三),本文无需赘言,谨摘录如下。

     

     

    (图三)美亚织绸厂总厂工余剧社婺剧团成立纪念演出剧目及演员名单

     “兹定本月十六日开成立纪念会。于十五日晚八时起至十二时止及十六午后一时起至八时止。排演白罗衫珍珠塔纵火捉奸卖饼杀妻诸戏。文武俱有。唱做参插。想届时又有一番热闹也。”[43]

    “美亚总厂工余剧社婺剧团成立纪念,十一月十五日夜及十六日午后,准演正本《白罗衫》《珍珠塔》,插剧《卖饼杀妻》《纵火捉奸》,演员姓名蔡贵元、卢潘琴、楼宗芳、程仲贤、陈祖畴、卢希全、李世朝、徐洋川、蔡伯新、许树新、赵道潮、李锡庚、李德喜、陈祖彬、张星奎、何佩棠、楼宗祺、李星良、吴日新、王复泉。”[44]

    参加此次演出的计20人,比合影照中多出三人,但所有演员在此后的婺剧史料中迄无所见,是所为憾。正本《白罗衫》是婺剧昆腔经典传统大戏,是苏州正昆传播到金华后,被八婺艺人地方乡土化了的金华草昆。正本《珍珠塔》是婺剧徽戏声腔中的经典传统大戏,采用芦花、拨子、流水等腔调演唱。插剧《卖饼杀妻》、《纵火捉奸》都是采用婺剧徽戏声腔演唱的折子戏,《卖饼杀妻》又称《武大卖饼》,《纵火捉奸》又称《武大捉奸》、《武松杀嫂》等。以上四个剧目,前两个正本戏均为文戏,重唱工;后两出插剧可归为武戏,偏于武工。谓之“文武俱有。唱做参插。”符合剧目实际。

    三是美亚绸厂八周纪念游艺大会之婺剧

    如果说1926年之前美亚织绸厂主要是靠占领国内市场,奠定绸界龙头地位的话;那么到1928年,则是美亚开拓海外市场[45],快速冲锋登顶的时期。对于国家而言,国民政府宣告废除中外不平等条约,国家着手建设,气氛祥和,国庆日万众期待。用美亚人的话说,“今年的双十节比往年应当格外敬重一些,实在值得万众纪念的价值”[46];“今年的今日、才真是‘欢欣鼓舞’、‘兴高采烈’的大庆祝愿同胞大家努力”[47]。或许是基于这种共识,美亚首先对庆典游艺场给予整修翻新,“本场各剧团停演一月、于停演期间、特嘱泥水木匠、修理戏台、添置坐位、装配电灯、填高地皮、所以今日之工余休息所、又焕然一新矣”[48]

    对游艺会节目的质量亦格外重视,加大投入资金的力度重点给予资助,排练新剧“总厂新剧社由厂方补助经费百余金添置机关布景购办簇新行头、修筑戏台排演应时好戏、剧员均由总厂职员同工友担任、资格老到经验宏富、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毕肖毕真、近来日夜练习将来登台表演定受外界欢迎”[49]。分厂的职工也热情满怀地投入到庆典节目的排练之中:“第六分厂工友特召集俱乐部同人、新排越剧一齣、现正在日夜练习、拟于双十节参加总厂纪念会云云”[50]

    考虑到来宾远远超过游艺现场的承受力,美亚绸厂八周年纪念游艺大会要求一律凭票入场:“兹值国庆双十节之期总厂及各分厂预备种种游艺、表演于剧场之中、恐是日场窄人众、易以造祸、故特于要道之处、开一棚门、现已竣工闻是日有童子军守门、无论厂员外客、一律凭券入场”[51]

    此次游艺大会从上午10时开始,至11日凌晨2时结束,持续十六个小时,比上一年度增加了三个小时,这在美亚庆典游艺历史上创下持续时间最长的记录了。游艺会的秩序(如图四)是:“(一)振铃开会;(二)向国厂旗行礼;(三)演说;(四)国乐;(五)双簧;(六)婺剧;(七)魔术;(八)新剧;(九)歌舞;(十)越剧;(十一)京调;(十二)电影。”[52]

     

     

      


    (图四)美亚织绸厂庆祝建厂八周纪念游艺会演出节目单

     

    婺剧在此次游艺会中被作为第六个节目出场,表演的是乱弹声腔传统正本戏《悔姻缘》,使用二凡、三五七腔调演唱。

    该年度厂庆日《美亚特刊》在头版游艺大会秩序之后,紧接着就对婺剧《悔姻缘》给予了重点推介,首先陈述了剧中人物扮演情况:“剧中人蔡文德由陈祖畴扮演,蔡芝金由蔡振元扮演,蔡夫人、老妈妈由李世朝扮演,侯天卓、王飞铁由楼保良扮演,侯殿、铜头铁将由楼宗芳扮演,蔡兴、无头苍蝇仓绳由陈祖鞭扮演,林雨天、蔡金龙由金志仁扮演,林夫人、吕浪燕由傅聪琴扮演,林小姐由蔡贵元扮演,婢女由应芝荃扮演,蔡英连由楼新法扮演,妓女由张阳生扮演,酒保由卢本行扮演,众书友、喽啰由团员扮演。”[53]

    同时叙述了剧目情节梗概:“蔡芝金命子还愿,观音堂家仆弄计;嫌妻文德出奔,拷家奴蔡兴上山;吕浪英母女落难,妓女院表兄相逢;二龟奴高卖娇女,小英雄带妹逃生;落庵堂暂时寄身,别表妹上京求名;侯天卓命子摆擂,遇苍蝇同打擂台;誇武艺侯殿丧身,画图形天卓拿人;曹营连下山劫粮,蔡文德避难遭擒;曹金龙劝受东床,蔡文德山上成婚;蔡文德思亲下山,侯天卓擒获英雄;定死刑文德取斩,闻凶信林氏祭奠,娶英雄蔡兴下山,劫法场文德出险;闻噩耗英连造反,进潼关天卓丧命;奈圣旨待芦招兵,接帅印文德点将;平反寇夫妻相会,受皇恩三美团圆。”[54]

    在国、厂、刊三庆合一之大庆大喜日,特别出版的公开发行的刊物的头版,重点对婺剧《悔姻缘》剧目、剧情、人物扮演给予介绍,虽然仅是一个厂刊,但对婺剧来说,着实是一个创举,当然更是一种极大的幸运。

    四是《美亚期刊》关涉婺剧演剧之消息

    客观地说,美亚俱乐部的婺剧团演出剧目数量称得上丰富,按照“本厂例假日。……交互演剧。以娱大众”[55]之轮流登台惯习,婺剧专场表演的场次应该说不算少。但令人遗憾的是,关于婺剧演出的剧评和报道是少之又少,特别是剧评,更是难见一语半言。仅有的几则关涉或牵涉婺剧演出、排练、修整的新闻报道,摘录如下:

    “今年之国庆日适值本场七周年纪念。国庆逢厂庆。因有双庆游艺会之举。是天天气大热。一如炎夏。办事奋发人及诸演员。虽额汗涔涔。而精神仍不懈。可钦可嘉。自下午一时开幕。至次晨五时止。颇极一时之盛。”[56]

    “光阴流水似的过去、十七年度双十节、又在眼前了、久寂无声的美亚工余休息所、又将有一番盛况矣、总厂素来出名的滑稽大家刘哈哈、近日来东奔西走、召集了许多经验宏富、资格老到的新剧演员、正在串演他们的拿手好戏《真假娘舅》、……另外如越剧、婺剧、京剧、舞蹈、及幻术等、也都在串演练习、预备届时登台一显身手云、”[57]

    “美亚总厂俱乐部各剧团。以天气炎热。暂停一二月。并且趁此期内。将修理戏台。整顿戏场。关闭铁门云。”[58]

    “本届国庆适值美亚总厂成立八周年纪念日。该厂俱乐部事先预备各项游艺。特于是日开会庆祝。并闻该部制有各色银章。亦于是日发给各剧团。以为各剧员登台上。出入证云。”[59]

    “俱乐部:本部设舞台一。由工友组织新越歌舞婺四剧。每逢本厂例假日。由各剧轮流表演。”[60]

     

    未完成的结束语

     

    本文花了较为长大的篇幅,围绕1920年代中期江南民间剧种——婺剧,海上近两年搬演的史事资料,将其置入美亚织绸厂创建、成长与发展的背景,以中国近代传统戏曲传承、嬗变的轨迹为参照,给予较为详细的梳理和叙述。

    依据常规而言,一个企业的俱乐部工余剧社为活跃职工的文化娱乐生活,由此而组建的非职业戏曲组织,在大约两年的时间内,舞台搬演了几部地方传统剧目,算不得什么惊天动地的戏曲演剧事件。但对于一个生发传承历史较为久远、舞台演剧十分频繁兴盛、剧种声腔人文内涵极为宏富,而存见文本文献却又极为缺乏的地方剧种而言,每一点新资料的发现都称得上是弥足珍贵的学术新见。特别是对于这个虽然号称浙江省第二大剧种,但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全国性的戏曲定名过程中,以官方的名义谓之“婺剧”以后,其称谓的合理性、科学性便不断受到戏曲学界质疑的地方剧种来说,其民国初年之堂而皇之的海上搬演、名正言顺的报章呈现本身,便是对质疑者具有说服力的回应,并在一定程度上答解了质疑者所提出的诸多疑惑的学史问题。

    进一步说,这种“民间乡戏”搬演于都市著名民族企业游艺舞台的演剧事件,不仅为“婺剧”学术研究提供了珍贵的鲜活新史料,而史料背后所凸显出的文化根性的不可替代、审美取向的固守排他和传统力量的坚实强大等诸多特征,更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中华民族民间戏曲的人文景观。凡此种种,无不为将其置入江南“婺文化”背景给予地方性话语阐释的学理探求与人文追问,提供了非常难得的历史契机和学术增长点,限于篇幅,笔者将另文阐释,此不赘述。

    当代著名戏曲理论家刘厚生先生曾指出:“一个剧种,如果没有明确自己的渊源所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史书,对于培养新生力量,端正发展方向,影响极大。有优秀剧种史的剧种,是明白的剧种,没有优秀剧种史的剧种,则容易成为糊涂的剧种。”[61]基于此,如果拙文或将能够对优秀的婺剧剧种史的研究作出哪怕点滴的添加或些许的补充,便倍感荣幸之至矣!

     

    [作者附言]本文系“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教育部教技函[2012]80号)”资助成果;浙江省社科重点研究基地之“江南文化研究中心”立项重点项目《江南戏剧史》(项目编号:10JDJN02Z)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郭克俭(1967~),男,博士,浙江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院长、教授、硕士生导师。

    通讯地址: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浙江师范大学音乐学院(321004)

    电子信箱:gkj2007@zjnucn



    [1] 刘厚生:《中国婺剧史·序》,中国戏剧出版社2006年版,第1页。

    [2] 严宗河:《我所知道的婺剧和浙江婺剧团的简况》,载《金华文史资料:第一辑》,金华市政协文史资料室1986编印,第462页。

    [3] 参见  卢笑鸿:《婺剧》,载《中国大百科全书·戏曲曲艺卷》,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3年版,第421页;  伟:《婺剧》,载《中国戏曲剧种手册》,中国戏剧出版社1987年版,第394页;  谨:《婺剧:腔调与剧种》,《浙江艺术职业学院学报》2004年第2期,第27页;杨鸽声主编:《婺文化概要》,吉林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62页;金华市艺术研究所:《中国婺剧史》,中国戏剧出版社2006年版,第8页。

    [4] 参见章寿松 洪波:《婺剧简史》,浙江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5页;洪波 洪明骏 张晖《中国龙游婺剧文化》,中国戏剧出版社2007年版,第9页。

    [5] 参见严敦易:《婺剧观感》,载《元明清戏曲论集》,郑州:中州书画社1982年版,第213页;章寿松、洪波:《婺剧简史》,浙江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1页;198615日,戏曲理论家马彦祥给《婺剧简史》作者章寿松、洪波的回信;④金华市艺术研究所编:《中国婺剧史》,中国戏剧出版社2006年第6页;⑤洪波 洪明骏 张晖《中国龙游婺剧文化》,中国戏剧出版社2007年版,第8页;⑥陈崇仁:《婺韵短笛》,中国戏剧出版社2007年版,第61页;

    [6] 参见章军杰:《多元文化格局下婺剧传承与发展研究》,山东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45月,第70页;《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宣传手册·表演》,浙江省文化厅20155月编印,第40页。

    [7] 刘厚生:《中国婺剧史·序》,中国戏剧出版社2006年版,第1页。

    [8] 以下简称“美亚”。

    [9] 莫觞清(1871~1932),吴兴(今湖州)双林镇人。上海缫丝业最大的资本家之一,兼任美商兰乐壁洋行买办;晚年辞职买办,过着寓公生活。

    [10] 原名“杭州工业学校”,1911年由许缄甫创办,19131920年分别更名为浙江省立甲种工业学校、浙江公立工业专门学校,1927年升格为国立第三中山大学工学院。素有“敦煌保护神”之称的常书鸿、著名画家和教育家陈之佛、著名实业家都锦生、著名戏剧家夏衍等系知名校友。

    [11] 奇:《美亚织绸厂略史》,《美亚期刊》民国十七年十二月一日(戊辰年十月二十日),第一版。

    [12] 蔡声白(1894~1977),名雄,字声白,系莫觞清的同乡,招为女婿。

    [13] 徐新吾主编:《近代江南丝织工业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297页。

    [14] 蔡粟沧:《美亚织绸厂之近况》、《美亚特刊》民国十七年十二月一日(1928121日)。

    [15] 美亚的产品设计和新式机器的引进是同步并行的,其开发生产的品质优良、价格适中的诸如华丝葛、单绉(印度绸)、双绉、乔其纱、鸿禧葛(美亚被面)等一批时新绸缎,其他绸厂根本不能效仿生产。

    [16] 黄椿庭:《美亚成功之由来与前途之希望》,《美亚期刊》民国十六年十一月一日(丁卯年十月初八日),第二版。

    [17] 徐鼎新:《近代上海丝织企业的盛与衰——以物华丝织厂、美亚织绸厂为中心》,载《上海档案史料研究》2007年第二辑,第12页。

    [18] 《美亚总厂惠工处各部纪要》、《美亚特刊》民国十七年十二月一日(1928121日)。

    [19] 《美亚总厂惠工处各部纪要》、《美亚特刊》民国十七年十二月一日(1928121日)。

    [20]   农:《用谐话来谈谈美亚剧员》,《美亚特刊》民国十五年十一月十六日(丙寅年十月十二日)。

    [21] 陈太汉:《本刊两周年之回顾》,《美亚期刊两周年特刊》民国十七年十月十日。

    [22] 《本刊改组启事》,《美亚期刊》中华民国念二年六月十六日第二版。

    [23] 徐新吾主编:《近代江南丝织工业史》,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1年版,第314页。

    [24]   平:《美亚织绸厂最近几件惠工工作》,《纺织周刊》1933年第3卷第10期,第327页。

    [25] 徐鼎新:《近代上海丝织企业的盛与衰——以物华丝织厂、美亚织绸厂为中心》,载《上海档案史料研究》2007年第二辑,第14页。

    [26]   其:《元旦感言》,《美亚期刊》民国十六年一月一日,丙寅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第二版。

    [27]   农:《用谐话来谈谈美亚剧员》,《美亚特刊》民国十五年十一月十六日(丙寅年十月十二日)。

    [28] 冯筱才:《技术、人脉与时势:美亚织绸厂的兴起与发展(1920-1950)》,《复旦学报》2010年第1期,第135页。

    [29] 莫怀珠:《川媚日记》,作者个人印制,1960年,第263页。

    [30] 《纪美亚织绸厂五周纪念》,《申报》1926118日,第9版。

    [31] 黄椿庭:《美亚成功之由来与前途之希望》,《美亚期刊》民国十六年十一月一日(丁卯年十月初八日),第二版。

    [32] 陈太汉:《美亚绸厂六周年纪念会记略》,载《美亚期刊》民国十五年十一月一日(丙寅年九月二十六日)。

    [33]   农:《用谐话来谈谈美亚剧员》,《美亚特刊》民国十五年十一月十六日(丙寅年十月十二日)。

    [34]   獻:《自咏》,《美亚期刊》民国十六年一月一日(丙寅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第三版。

    [35]   獻:《自咏》,《美亚期刊》民国十六年一月一日(丙寅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第三版。

    [36] 赵友蘭:《总厂消息·俱乐部越剧团》,《美亚期刊》民国十六年十一月一日(丁卯年十月初八日),第三版。

    [37] 载《美亚期刊》民国十七年三月一日(戊辰年二月初十日),第三版。

    [38] 载《美亚特刊》,民国十六年十月十日(丁卯年九月十五日),第一版。

    [39] 蔡粟沧:《述美亚织绸厂庆祝双十节及七周年纪念会之盛况》,《美亚期刊》民国十六年十一月一日(丁卯年十月初八日),第二版。

    [40] 宋松声:《记双十节美亚厂游艺会之越剧》,《美亚期刊》,民国十六年十一月一日(丁卯年十月初八日),第三版。

    [41] 路头戏是只有大致的故事情节,临时串联起来、现场相机发挥的戏,乱弹班艺人谙熟这种表演套路。

    [42] 《总厂消息》,《美亚期刊》民国十六年十一月十六日(丁卯年十月二十三日),第三版。

    [43] 《总厂消息》,《美亚期刊》民国十六年十一月十六日(丁卯年十月二十三日),第三版。

    [44] 《美亚期刊》,民国十六年十一月十六日(丁卯年十月二十三日),第三版。

    [45] 该年度5月,总经理蔡声白亲自率领营销人员,远赴暹罗(泰国)、安南(越南)、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等地考察、宣传、征询,回国研制新绸品被抢购一空,由此打开南洋市场。

    [46] 蔡粟沧:《总厂消息》,《美亚特刊》民国十七年十月一日(戊辰年九月初六日),第三版。

    [47]   笑:《庆祝双十节》,《美亚期刊两周年特刊》民国十七年十月十日(戊辰年八月念七日),第二版。

    [48] 蔡粟沧:《总厂俱乐部消息之种种》,《美亚期刊》,民国十七周年十月一日(戊辰年八月十八日),第三版。

    [49] 蔡粟沧:《总厂消息》,《美亚特刊》民国十七年十月一日(戊辰年九月初六日),第三版。

    [50] 蔡粟沧:《六厂消息》,《美亚特刊》民国十七年十月一日(戊辰年九月初六日),第三版。

    [51] 蔡粟沧:《总厂俱乐部消息之种种》,《美亚期刊》,民国十七周年十月一日(戊辰年八月十八日),第三版。

    [52] 载《美亚期刊二周年特刊》,民国十七年十月十日(戊辰年八月廿七日星期三)。

    [53] 载《美亚期刊二周年特刊》,民国十七年十月十日(戊辰年八月廿七日星期三)。

    [54] <悔姻缘>剧情》,《亚期刊二周年特刊》,民国十七年十月十日(戊辰年八月廿七日星期三)。

    [55] 魏嘉会:《总厂消息》,载《美亚期刊》民国十五年十一月一日(丙寅年九月二十六日),第三版。

    [56]   翁:《美亚厂双庆游艺大会拾零》,《美亚期刊》,民国十六年十一月一日(丁卯年十月初八日),第二版。

    [57] 蔡粟沧:《总厂俱乐部消息之种种》,《美亚期刊》民国十七周年十月一日(戊辰年八月十八日),第三版。

    [58] 蔡粟沧:《消息》《美亚特刊》民国十七年七月十六日(戊辰年五月二十九日),第三版。

    [59] 《美亚总厂消息》,《美亚期刊两周年特刊》民国十七年十月十日(戊辰年八月念七日),第三版。

    [60] 《美亚总厂惠工处各部纪要》,《美亚特刊》民国十七年十二月一日,第二版。

    [61] 刘厚生:《中国婺剧史·序》,中国戏剧出版社2006年版,第3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