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传统音乐中,广泛存在一种被民间称为“风搅雪”的音乐现象,本文即是对该现象进行的专题研究。此前学界对“风搅雪”的关注多集中在民歌领域,而关于其它音乐体裁中的“风搅雪”则鲜有涉及。全面研究这一问题,不仅有助于我们了解该现象本身,对于研究不同音乐之间的混合与交融,研究戏曲、曲艺音乐的形成历程,乃至分析中国传统音乐的某些创造衍变特点等,也都不无裨益。  

    本文的主要写作意图在于:其一,对“风搅雪”一词释义,总述中国民间社会生活中的各类“风搅雪”现象。其二,总述民歌、歌舞音乐、曲艺音乐、传统器乐、戏曲音乐、宗教音乐中的“风搅雪”,从宏观层面把握该音乐现象在中国传统音乐中的分布与运用。其三,以陵川盲艺人演唱的鼓书《王祥卧冰》为实例,解析部分“风搅雪”音乐现象的基本操作原理。笔者希望本项研究,能够进一步引起学界对该音乐现象的关注。  

    一、“风搅雪”:释义与应用  

    (一)本义  

    “风搅雪”原为描写天气的民间俗语,形容风中卷雪、雪中刮风、风雪混合在一起的天气状况。该词汇亦有写作“风交雪”、“风绞雪”或“风铰雪”的。“风搅雪”由于与天气相关,因而北方更盛行。如在陕西省扶风县,有“珍珍雪”、“风搅雪”等不同形容雪的称谓。[①]直至当下,民间仍在使用“风搅雪”一词。在俄国也有与“风搅雪”相关的描述,如蒲宁抒情诗:“醒醒吧,风儿!吸一吸暴风雪,到草地上喷出蒙蒙雪雾,再到草原上学那风搅雪呜呜吼叫……”[]此外,英语“natirvik”一词的汉译为“风搅雪,飘雪”。[③]俄语和英语中的该词虽经汉译才为“风搅雪”,但至少说明他国亦有此类天气及相关词汇。这也证明了“风搅雪”在一定程度上的普遍性。  

    (二)引申义及应用  

    在民间,原本描绘风雪弥漫的“风搅雪”一词被进一步引申,用来比喻参杂、混合的现象,或胶着、迷乱的状态:  

    语言:指一种语言中参杂有另一种语言的情况。如宁夏回族的汉语方言中夹杂有古阿拉伯语和波斯语的词汇,“宗教学者称为经堂语,民间称为风搅雪话”。[④]在民间,也有用“风搅雪”来形容吹牛“吹得天花乱坠”的。[⑤]  

    农业:指不同农作物的混合种植。如山东临沂有人尝试过“风搅雪”的种法——小麦地里混种大麦和豌豆,在当时被誉为先进的种植办法。[⑥]有的将玉米、豆类混种的方法称为“‘满天星’或‘风搅雪’”。[⑦]  

    食品:指不同食品参杂食用的情况。如在山东聊城,肉、蛋混做的瓜答馅被民间称为“风搅雪”;[⑧]在山东枣庄农村,搀着面条吃扁食即被称为“风搅雪”。[⑨]  

    饮酒:黄酒、白酒混合饮用。这种比喻早在清代已使用,《醒世姻缘传》第五十八回中有曰:“吃酒不论烧、黄才是量哩。咱既吃了这半日的烧酒,又吃黄酒,风搅雪不好……”  

    吸毒:指香烟与毒品混合吸食的情况。在近代中国,吸鸦片时佐以纸烟,二者混吸,即称之为“风搅雪”;若吸完鸦片不吐烟,直接用浓茶送下,则曰“娘送女”。[⑩]  

    运动:比喻暴风骤雨式的运动。如河南塔岗村1943年“开展了‘风搅雪’运动”。[11]这种运动在当时河南的很多乡村得到了推行。直至今天,人们仍用该词形容整治运动的开展。[12]  

    战争:指不同武器、部队、兵种配合作战。如清李鸿章在致左宗棠的信中,曾论及“马步相辅”的“风搅雪阵”[13]丁宝桢在致朱学勤的手札中,也提到捻军的“风搅雪阵”。[14]而“远了用步枪射击,近了用砍刀、红缨枪配合作战的方法”[15],以及正规军与保安团、还乡团等协作战斗的方法[16],也被称为“风搅雪”。  

    刑法:即交杂在一起鞭打犯人的刑罚。据文献记载:明代嘉靖年间某知州剥削百姓钱粮,“用竹板交杂而抽挞,名为‘风搅雪’”。[17]  

    武术:指不同武术的混合,或具有迷惑性的招式。如“风搅雪”招式为:右手佯攻,左手真正攻击,达到迷惑、击倒对方的目的。[18]也有将融合武术和摔跤技法的功夫称为“风绞雪”的。[19]  

    偷盗:意为“又偷又摸,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有机会下手,就能想法儿把人家的财物弄到自己的手里。”[20]  

    以上可以看出,中国民间社会生活中“风搅雪”主要指类别不同而性质相近的事物参杂混合的情况。没有混合就没有“风搅雪”,混合是“风搅雪”的主要特征。此外,该词也可指某种迷乱的状态,如偷盗、吹牛中的“风搅雪”等。  

    二、“风搅雪”在中国传统音乐中的运用  

    “风搅雪”在中国传统音乐中运用较广,民歌、歌舞音乐、曲艺音乐、器乐、戏曲音乐、宗教音乐等体裁中均存在这一现象及称谓。  

    (一)民歌中的“风搅雪”  

    民歌中的“风搅雪”多发生在民族杂居、交融地区,人们常将不同民族语言混合演唱的民歌称为“风搅雪”。学者刘凯较早关注到了花儿中的“风搅雪”问题。1980年以来,他先后发表《试论“花儿”的特点、流派与格律》《藏族人民与“花儿”》《花儿流传中的一种特异现象——“风搅雪”》《“风搅雪花儿”与双语文化钩沉》等文章,对藏族、土族、撒拉族“风搅雪”花儿进行介绍。1983年,苏平也关注到了“风搅雪”的问题。[21]同年,“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