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音乐疗法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市中医医院耳鼻咽喉科   曾辉  郭裕

     

        音乐疗法是以音乐活动作为治疗的媒介,增进个体身心健康的一种自然保健疗法。它是集音乐、医学和心理学为一体的学科。音乐疗法作为一种特殊的医疗手段已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但其在临床上的应用仍相对局限。

    【关键词】  音乐疗法;起源;原理;功用

    音乐疗法是指通过本人唱歌、演奏乐器或选择欣赏音乐来达到治病效果的一种治疗方法,它是医学心理学与音乐相互结合交叉渗透的产物。

    1.  音乐疗法的起源

    1.1 “乐”字的本意是“音乐”,“快乐”是晚出意。乐为疗的正字。“疗,治也。”药、疗均从乐得声, 乐、药、疗三字同源,可见,音乐与药物、治疗具有天然的联系[1]

    我国是音乐治疗最古老的发源地之一,早在两千多年前,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医学专著《黄帝内经》中就指出“内有五脏,以应五音”,“喜伤心,怒伤肝,忧伤肺,思伤脾,恐伤肾。故音乐者,所以动荡血脉流通精神而和正心也”。 《素问·阴阳印象大论》曰 :“身中有自然之五音:脾音为歌,歌者宫也;肝音为笑,笑者角也;心音为言,言者徵也;肝音为哭,哭者伤也;肾者为叫,叫者羽也。此天地之元声之变也 。”[2]《吕氏春秋·适音》中载:“故乐之务,在于和心;和心在于行适”。王安石《临川先生文集.礼乐论》中载:“礼者,天下之中经;乐者,天下之中和;礼乐者,先王所以养人之神,正人气而归正性也”。说明古人把“乐”看的和“礼”同样重要。元代名医朱震亨明确提出:“乐者,亦为药也”,主张将音乐作为一种精神治疗。《晋书•律历上》指出: “是以闻其宫声,使人温良而宽大;闻其商声,使方廉而好义;闻其角声,使人恻隐而仁爱;闻其徵声,使人乐养而好施;闻其羽声,使人恭俭而好礼。”[3]嵇康《琴赋》称 :“可以导养神气,宣和情志,处穷独而不闷者,莫近于音声也。”白居易《好听琴》诗曰:“本性好丝桐,尘机闻即空,一声来耳里,万事离心中。情畅堪销疾,恬和好养蒙,尤宜听《三乐》,安慰白头翁。”[4] 宋代文学家欧阳修在《欧阳文忠公集》中记载:他曾因忧伤政事,形体消瘦,屡进药物无效。后来,每天听古曲《宫声》数次,心情逐渐从忧郁、沉闷转为愉快、开朗。欧阳修深有感触地说:“用药不如用乐矣。”真可谓“乐”到病除。

    1.2  现代的音乐治疗始于美国,从二战时期美国护士用音乐缓解战士的“战壕休克”开始,到密西根州立大学和堪萨斯大学先后建立了专门的音乐治疗课程来训练专业音乐治疗师,再到后来美国成立专门的音乐疗法协会,音乐治疗作为一门新兴的学科正式成立了。1958年英国建立了英国音乐治疗协会,此后澳大利亚、德国、法国等45个国家先后成立了音乐治疗机构,150所大学设立音乐治疗教育。1979年以来已多次召开世界范围的音乐治疗学术会议[5]

    我国现代音乐疗法始于1979年美国音乐治疗博士刘邦瑞教授应邀到中央音乐学院讲学,第一次把欧美音乐治疗学介绍到国内,拉开了我国音乐治疗学科建设的帷幕。中国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进行音乐疗法,在不到30年的时间,我国的音乐治疗取得了出人意料的发展[6]。早期音乐疗法主要应用于精神病治疗领域,近年来己扩展研究领域,音乐疗法已应用于儿科、外科、精神科、心血管内科甚至牙科疾病辅助治疗。现在,我国已经发展了音乐电疗法、音乐电针灸、音乐电针麻醉以及音乐电磁疗法等音乐治疗方法。

     

    2.  音乐疗法的基本原理及功用

    2.1  现代医学认为音乐疗法是通过生理和心理两个方面的途径来治疗疾病。音乐声波的频率和声压会引起生理上的反应。人们通过接触不同的音乐信息,体会到愉快、满足、轻松、甜蜜或悲怆、愤怒、叹息、惊异的情绪,引起强烈的感情共鸣,调节自身的情绪,达到新的平衡状态[7]。音乐的频率、节奏和有规律的声波振动,当这种声波振动在某一个频率范围内的时候就会引起人体组织细胞发生和谐共振现象,这种声波引起的共振现象会直接影响人的脑电波、心率、呼吸节奏等[8]。科学家认为,当人处在优美悦耳的音乐环境之中,人体会分泌一种有利于身体健康的活性物质,这种活性物质可以调节体内血流量和神经传导。美好的音乐能刺激大脑皮层,提高大脑皮层的兴奋性,从而改善人们的情绪,激发人们的感情,振奋人们的精神。同时,有助于消除心理、社会因素所造成的紧张、焦虑、忧郁、恐怖等不良心理状态,提高应激能力[9]。作为一种治疗手段,音乐的作用可通过艺术感染力作用于心理,以情导理,既能增强人体的抗病能力,又可以减轻甚至消除精神上的不良因素。节奏鲜明的音乐能振奋人的情绪,如军乐曲、进行曲等,一般都具有鲜明的节奏感,可以使人兴奋、激动、热血沸腾;旋律优美悠扬的乐曲,则能使人情绪安定放松,让人感到轻松愉快。李世霞(2004)运用中国古典音乐对胃癌病人的术前焦虑进行研究[10],随机将60例早期胃癌病人分成实验组和对照组。两组均给予解释、指导、鼓励、安慰等支持性治疗,实验组再给予音乐治疗,应用Zung氏焦虑自评量表(SAS)对两组病人进行评估。结果实验组的评分明显优于对照组,说明中国古典音乐能影响人的情绪行为,引起愉快、舒适的情绪,有改善和调整人的大脑皮的功能。音乐还可以通过音调影响人的情绪。这种现象早在古希腊就已经被注意到了。他们认为,E调安定,D调热烈,C调和缓,B调哀怨,A调高扬。在我国,张志亭、毛晨星等曾经应用不同类型音乐对应激小鼠淋巴细胞活性及血浆皮质醇含量影响进行了实验,实验得出了轻柔、舒缓的音乐对应激小鼠的免疫能力有一定的缓解作用,而与噪声类似的刺激性音乐加重了小鼠的免疫抑制的结论[11],用实践证明了音乐类型不同其作用结果也不相同。

    2.2   中国古人将人的情志活动归纳为喜、怒、忧、思、悲、恐、惊,称为“七情”。七情中某种情志变化太过,就会导致疾病的发生。古代先哲根据“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规律,把自然界中的声音分为宫、商、角、徵、羽五音,并将五音与五行、五脏、五志有机地结合起来。即“肝,在音为角,在志为怒;心,在音为徵,在志为喜;脾,在音为宫,在志为思;肺,在音为商,在志为忧;肾,在音为羽,在志为恐”。“怒伤肝、喜伤心、思伤脾、悲伤肺、恐伤肾”。中医五音对五脏的理论,与现代美国科学家的实验结论不谋而合。美国科学家发现细胞从生到死具有声音的改变,这些声音虽然频率在人的听觉范围内,但振幅太小,因而不能被人们察觉《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指出“悲胜怒、恐胜喜、怒胜思、喜胜忧、思胜恐”即是以情治情的方法。因此,可以利用不同声调的音乐克服和纠正人们不正常的情绪变化,也可借助同样情调的音乐达到情感的宣泄和平衡[12]。角为春音,属木主生。正角调式能促进体内气机的上升、宣发和展放,具有疏肝解怒、养阳保肝、补心利脾、泻肾火的作用。徵为夏音,属火主长。正徵调式能促进全身气机上升,具有养阳助心、补脾利肺、泻肝火的作用。宫为长夏音,属土主化。正宫调式能促进全身气机的稳定,调节脾胃之气的升降。具有养脾健胃、补肺利肾、泻心火的作用。商为秋音,属金主收。正商调式能促进全身气机的内收,调节肺气的宣发和肃降,具有养阴保肺、补肾利肝、泻脾胃虚火之功效。羽为冬音,属水主藏。正羽调式能促进全身气机的潜降,具有养阴、保肾藏精、补肝利心、清泻肺火的功效[13]

     比如说高血压病人,属肝阳上亢类型,容易发怒,我们给予有商调式或悲伤色彩较浓的音乐聆听,如《小胡笳》、《汉宫秋月》等,这些乐曲,以悲情见长,凄切感人,有良好制约愤怒和稳定血压作用,比较其它类型音乐差异显著。如果是阴虚阳亢类型患者,还可以选择羽调的水乐,如《二泉映月》、《平沙落雁》等,这些乐曲有柔和、清润的特点,能导引精气,滋阴潜阳。有时候,根据具体心理特点,投其所好,安排一些有欢乐愉快类型的乐曲,如《花好月圆》、《喜相逢》等,或升发调畅类型的音乐,如《光明行》、《赛龙夺锦》等,使患者进入情绪状态,或温厚、中和类型的音乐,如《梅花三弄》、《阳春白雪》等,使得患者的愤怒情绪需要顺势转移、宣泄或抚慰,再以悲调乐曲施之,则亢阳兴奋的状态得到化解,气血回复平衡,心中平和自然显现。SW音乐治疗对高血压患者的降压研究表明了音乐疗法有显著的降压效果[14]

    在耳鸣的治疗上,美国耳鸣研究最富盛名的Sweetow教授通过多年对耳鸣的研究指出,音乐疗法是目前医学界公认的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法之一。音乐能够掩蔽不想聆听的声音和干扰的噪声。音乐带来的积极情绪和心理效应在文献中有很多记载,大多数研究者同意音乐可以减轻压力,使人感觉轻松,舒适,减少焦虑。而中医根据五行五音对耳鸣的音乐治疗有独特的见解,对耳鸣不同证型“辨证施乐”。

    3.  总结

    音乐对人身心的调节作用是肯定的,其作用安全、经济,且治疗方法使用方便,在人心身疾病治疗康复上有广阔的应用前景。但目前我国对音乐疗法的研究较少,从文献量统计可知我国音乐疗法在2000年到2008年发展缓慢,2009年到2013年稍有起色[15],且应用主要局限在抑郁症、痛症、高血压病等方面,在于五官疾病的治疗研究相对较少。但是音乐疗法要走的路还很长,技术的更新也会更快,今后音乐治疗的发展应是全方位发展,向纵深发展,与中医学的五行理论,心理咨询心理治疗联手发展,以不同类型音乐治疗不同类型疾病,形成中国自己的特色,使音乐疗法可以得到更好更快的发展。

     

    【参考文献】

    [1] 朱杰.说“乐”音乐治疗与中医药[J].辽宁中医杂志,2007,34(1):38-39.

    [2] 殷克敬. 音乐疗法消忧以养生谈[J].现代中医药,2014,346):64-66.

    [3] 刘瑛.浅谈音乐DE作用[J].黄河之声,2005,(01):10-12.

    [4] 李航,郭德步,柳灵芝.传统音乐疗法的中医理论分析[J].中医文献杂志, 2010,(03):30-31.

    [5]郑璇,徐建红,龚孝淑.音乐疗法的进展和应用现状[J].解放军护理杂志,2003,  20(07):42-43.

    [6]刘斌,余方,施俊.音乐疗法的国内外进展[J].江西中医学院学报,2009, 21(04): 89-91.

    [7] 邱萍.音乐疗法的临床应用简述[J].中华现代临床护理学杂志,2007,2(1): 12-16.

    [8] 李勇明.现代人音乐疗法趣谈[J].科学之友,2009,(09):26.

    [9]牛雪莹,张慧光.音乐疗法的功能与应用[J].辽宁医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9(03):43-45.

    [10].李世霞.运用中国古典音乐应对胃癌病人的术前焦虑[J],护理研究.2004, 3(18):471-472.

    [11] 毛晨星,张志亭,张瑞华,王耀.不同类型音乐对应激性小鼠NK细胞与非特异性杀伤细胞活性的影响[J].康复与疗养杂志,1992,7(02):38-41.

    [12]张晶.我国音乐疗法的中医理论探讨[J]. 中华中医药杂志,2011,26(05): 1013-1017.

    [13]林惠芬.中国音乐疗法的历史溯源[J].中国临床康复,2006,10(11): 156-157. 

    [14] 李晔,吴慎,陈春玲,张松伦,李桂英,高琦. SW音乐治疗对亚健康人群及高 血压患者的应用效果分析[J]. 中国医学装备,2014,11(12): 154-156.

    [15]曲宁,廖东华,钟志兵,吴明义.新世纪中医音乐治疗研究文献的计量分析[J].江西中医药大学学报,2014,26(6):79-81.

     

    注:曾辉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市中医医院耳鼻喉科2014级研究生  第一作者

                    332160757@qq.com

    郭裕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市中医医院耳鼻咽喉科  主任医师  通讯作者

                    guoyilun007@sina.com

     

     

    分享到: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