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中央音乐学院 孟乔(电话:15321680829)

    内容提要:王露是我国近代史上一位有重要影响和贡献的国乐家,他不仅精通古琴与琵琶的演奏技法,在音乐美学、音乐理论、音乐教育等方面也均有造诣。他认为国乐的兴衰与民族的命运、国家的富强密切相关,他誓志以音乐救国。他的国乐发展思想更是为当今国乐复兴与发展指明了方向。

    关键词:王露 国乐发展思想 国乐复兴 音乐教育 创新 古琴 琵琶 指导作用

    王露(1877——1921),字心葵,号雨帆,山东诸城人。他是北京大学国乐导师,山东诸城琴派与北派琵琶的代表人物,也是二十世纪中国近现代音乐史上杰出的国乐家。他不仅是一位在演奏、创作、教育、美学、理论等诸多方面均有深厚造诣的国乐家,更是一位有强烈正义感与民族气节的人。他的国乐思想至今对于我国民族音乐的发展与复兴仍能起到指导作用。

    王露是20世纪初坚持“复兴国乐”的音乐家之一,这在当时留学归国的音乐家中是罕见的。他有着强烈正义感与民族气节,身体力行,发展并创新国乐,点亮未来国乐发展的道路。关于他的国乐思想,笔者将从以下五点进行论述:

    一、从文章探析王露的“国乐思想”

    自北京大学音乐研究会于1918年创办了《音乐杂志》报刊开始,王露几乎在每一刊上都发表文章,以此来阐述并推广他“复兴国乐”的思想。

    王露认为振兴国乐不可全盘西化,应寻求新出路。他在《中西音乐归一说》中提到“中西音乐,因有地异时异情异之别,难有改良方法强使归一,其实终难归一也。”认为中西音乐因客观之差难以归一,也就是说国乐不可能通过全盘西化而振兴。他也提到“中西方隅既隔,风气不同政教判别。反作音乐,皆有士宜。”由于中西社会风气及文化背景不同,产生了截然不同的两种音乐。所以应“是故各依音律自然”的发展,国乐应该有自己的发展道路。

    基于此,王露分析了音乐的作用。首先是音乐与人心的相互作用,即音乐产生于人心,音乐也能影响人心。在《音乐泛论》一文中,王露引用儒家《乐记》中的“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认为音乐是由人心产生的,周围环境的变化引起了人情感上的变化,而人情感的变化又进一步影响到音乐的变化。随后,他又进一步论述音乐对人的情感的影响“配合成章,比音而乐,之人耳根,所受者,为一种极优美的感觉,同时心中即发生一种极优美的感想。”强调好的音乐能够给人美的感受,让人心产生美好的联想,能够净化人心。他又在文中进一步阐明了此观点:“乐生于人心,而人心即取诸乐,以为涵育熏陶之用,琴乃集乐之大成也,由是移风易俗,无言而化,无为而治。非琴之入人最深而感人最速耶?可见声音之道与政通矣。”他认为音乐是由心而生,也能够陶冶情操,进而能极大地影响人,教化人,起到润物无声的作用。其次是音乐与社会的相互作用,即良好的社会时代会产生优秀的音乐作品,优秀的音乐作品反过来促进社会的和谐进步。他在《音乐泛论》一文的开篇就提到“学术者,由人民公共心理造成之结晶体也。音乐者,即学术之一类也。中国数千年来,历朝政治不同,民族之思想不同,斯音乐之兴废之趋向亦不同。虽然音乐之原理、原则未尝不卓然昭著于天壤之间,代有兴废,时有顾新,而此音乐之本源。”将音乐归类为学术的一种,表明音乐与时代的脉搏相和,随着历代的政治变化,民族思想的不同,音乐的发展趋势也不同,即社会发展水平决定着音乐的发展水平。在《音乐泛论》一文最后,王露提到了他所处的时代:“余述音乐之义毕,不禁慨然有感焉,时至今日,民德堕落、国粹寖崩,人心之愧決昏昧,宛若江河之日下,实不可稽及。”他感到他所生活的年代世风日下,人心昏愧,并对其失望之极。于是王露从音乐方面提出了他的解决方法,他认为“有心人欲为挽救变革之图,必不可不探讨其症结致病之源,诚能导人心于致和之域,则侪人类于太平之象,奚难哉,中华大雅之亡久已,世界已无无乐之国。世之君子,其有矣斟酌乎?古今之变通达乎?众庶之情,以求其所谓音与乐者,则吾黄农炎汉之裔庶有疗也。”即当下大雅之乐消失已久,若想拯救人心,“侪人类于太平之象”,应从挽救国乐开始,“求其所谓音与乐者”,这样才能促进当时华夏社会现状的改善。

    王露还分别对音乐与听众都进行了科学分类。在《中西音乐归一说》中,他将音乐分为三个等级,分别为“俗乐、雅乐和天乐”,同时将欣赏音乐的人分为“俗人、雅人和天人”,俗人即为文化修养较低的老百姓,雅人即文化修养水平较高的人,能够以较高的审美层次欣赏音乐,天人即“古有今无”的圣人,有着最高层次的审美。他还于此文中进一步对雅乐进行定义,他提到:“雅乐者何?贞而不淫之谓也。本诸哀乐喜怒爱敬之心,感而发于声,声皆中节。”认为雅乐是充分融汇了道儒两家中和为美、自然为美的思想,复兴国乐可先复兴处于中间等级的雅乐。

    随后,王露又进一步分析了音乐与听众审美的关系。他提到“能听俗乐者,天下滔滔皆是也;能听雅乐者,天下寥寥无几也;能听天乐者,天下寥寥无闻也。”他认为能听懂俗乐的人很多,能听懂雅乐的人已是凤毛麟角,而几乎没有人能听懂天乐了。他还提出,好的奏乐之人首先要对音乐以及听众的欣赏水平进行准确把握,即将合适的音乐演奏予合适听众,从而才能够达到“发人之聋,动人之听,启人之聪”的效果,并举例证明:“造器求音,因音谱乐,先有以发已之聋、动己之听、启已之聪,然后发人之聋、动人之听、启人之聪,可谓至妙至妙者矣。虽然音妙如此,而又有知音不知音之异,昔公明仪为牛弹清角之操,牛伏食如故,非牛不闻,不合其耳故也。转为虻虫飞来之声,犊子寻母之鸣,牛即掉尾奋耳蹀躞而听者,何也?盖适其所知也。若夫听乐者闻清商而以为宫角,是闻者不审音,过不在扣弦之人也。”他以“对牛弹琴”的典故,来说明演奏者选曲与听众欣赏水平的重要性,十分浅显易懂。王露在其文章《中西音乐归一说》的最后对整个社会及他的个人理想做了概述:“雅乐之作,其殆兴啸旨有合欤。……故引唱曲家之韵学,与雅人之啸旨合参庶几於,音乐之体用可研穷而得也。果有闻根灵、闻识灵、闻性澈,而又学深养到,可探博雅君子者,与之审音之乐,以乐和声,勿相夺伦神以和,则雅乐复作。此亦中华文物之邦,所应有之盛事。独是以时考之,盛治未恰,以人情类之,和气未伤。声音一道,求之山林隐逸中,或习一器、或专一技,以陶淑其性情、涵育其道得,而不求知音於世俗者,容亦有之,而殊寥寥矣。聪之明乎,人声之所以可贵,即可以厘行雅乐。……雅乐待人而作,吾寤寐思之矣。”从中可以看出王露对雅乐的推崇以及推行、复兴雅乐的梦想。

    综上所述,通过王露的文章,可以看出其复兴国乐的思想脉络。王露认为:音乐能使人产生美的享受,也有着够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陶冶人生、扫除颓废萎靡之风的社会作用。王露认为要拯救国家需先拯救人心,要拯救人心需先复兴国乐,这是他以音乐救国的宏图大志。王露也给出了国乐复兴的方法和途径。首先,他认为复兴国乐中西有别不可全盘西化;其次,他认为要注意普及与提高。他认为音乐分为三级,听众分为三类,音乐演奏要与听众相适合,才能通过音乐教化提高人的修养,使俗人更多地提高为雅人,复兴雅乐进而促进社会进步,移风易俗,推动社会风气的自我净化。最后,他指出复兴国乐的关键就在于先复兴雅乐,他希望有更多的有识、有志、有能之士共同努力,创作出更多雅乐,进而达到复兴国乐,实现国家兴旺的理想。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中央音乐学院 孟乔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