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鲁斯兰与柳德米拉》序曲的文本、分析与演绎

    杨健

    摘要:格林卡的《鲁斯兰与柳德米拉》序曲从乐谱出版到演绎都存在诸多问题。本研究试图从乐谱版本比较、文献资料分析和表演版本分析中探寻正确演绎该作品的必要前提,同时,任何版本的书谱文本又只是提供了理解作品的一种或多种可能性,音乐表演作为二度创作的存在价值在于从文本、分析到演绎这个过程中对音乐本身的深入理解。

    关键词:格林卡;鲁斯兰;柳德米拉;杰基耶夫;版本比较;音乐表演

    课题来源:本文为2011年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计算机可视化分析方法在音乐表演教学中的应用研究》(编号:11YJC760098)阶段性成果之一。

    收稿日期:2013-04-01

    作者简介:杨健1979~),男,南京艺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从出现在音乐会节目单、音像出版物以及网络点播列表上的频率来看,俄罗斯作曲家格林卡的《鲁斯兰与柳德米拉》序曲是毫无争议的一线热门曲目。不过,与很多著名歌剧序曲的命运相似,由于人们接触完整歌剧的机会普遍较少,在音乐会上频繁演出的序曲经常容易被脱离歌剧的整体框架与相关背景来孤立地看待与理解。且作为一部在戏剧结构上多少有欠缺的早期俄罗斯歌剧,《鲁斯兰与柳德米拉》在世界各地的完整上演机会以及相关音像制品不多。与此同时,《鲁斯兰与柳德米拉》序曲却炙手可热,除去与艺术多少有关的一些原因以外,人们似乎还普遍将这首序曲视作对乐团进行(技术)训练的材料。如此不可避免地带来对不同版本乐谱中存在争议音符、表情记号与演奏法的草率处置以及竞速赛跑式的片面肤浅理解等等,在给作品增加额外人气的同时也带来很多隐忧。

    一、 文本溯源——“柳德米拉”拯救“鲁斯兰”

    (一) “鲁斯兰”的坎坷命运

    从乐谱文本的角度来看,这部被很多人自认为烂熟于心的《鲁斯兰与柳德米拉》序曲存在着诸多疑点和问题。事实上,其总谱能够流传至今的过程本身就充满了不少侥幸与悬念。自酝酿创作阶段开始,这部歌剧的诞生就一直显得十分坎坷:先是普希金18372月的决斗中惨死。这导致格林卡不得不亲自与其它四位蹩脚文人一起根据普希金早年的同名长诗东拼西凑出歌剧的脚本。而在音乐方面,由于格林卡天生缺乏有计划有规律的工作习惯,再加上包括婚姻失败在内的诸多干扰,整个写作时间的跨度长达五年之久。在此期间,歌剧的各个段落以几乎完全偶然的颠倒顺序陆续面世。其中,序曲是格林卡在18429—11月,歌剧即将首演前不久最后赶写出来的——“直接写成了管弦乐版,常常就躲在排练场制作人的房间里创作”①。在仓促间,格林卡仅为歌剧《鲁斯兰与柳德米拉》誊写出两份字迹潦草且充满错漏的总谱,分别保存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大剧院中。其中,莫斯科的那份抄本在1853年的一场剧院大火中被焚毁,但这却没有引起粗枝大叶的格林卡以足够警惕。祸不单行,1859年圣彼得堡大剧院亦遭遇火灾②。万幸的是,格林卡的妹妹柳德米拉·谢斯塔科娃(Ludmila Ivanovna Shestakova1816-1906)③已经在此之前邀请格林卡最得意的门生之一——巴拉基列夫Mily Alexeyevich Balakirev1837-1910)根据圣彼得堡的那份仅存的孤本监督抄写了两份拷贝。当时,格林卡已于18572月客死在德国柏林,如果不是柳德米拉·谢斯塔科娃的先见之明,歌剧《鲁斯兰与柳德米拉》连同其脍炙人口的序曲一并,恐怕再也难有重见天日之时了【1】。

    (二)“柳德米拉”的悉心培育

    柳德米拉·谢斯塔科娃对其兄长格林卡音乐创作天才的呵护与关照其实从很早就已经开始。她经常提醒她那性情中人的哥哥将那些应张三李四委约创作的歌曲小品仔细编辑出版,而那本十分重要的自传《札记》【2】【3】④也是在柳德米拉·谢斯塔科娃的百般敦促甚至威逼利诱下才得以形成并流传的。格林卡去世后,屡受丧夫、丧子之痛的柳德米拉·谢斯塔科娃将她所有的精力和热情都投入到对格林卡作品的整理出版与推广宣传中,尤其是这部写作艰难、首演惨淡且当时看来似乎前景堪忧的歌剧《鲁斯兰与柳德米拉》。前面提到的抄谱备份工作只是一个开端,她很有战略眼光的意识到提升格林卡地位的最有效方式是设法在国外多争取一些曝光与演出机会。于是,柳德米拉·谢斯塔科娃陆续将一些重要作品题献给与格林卡生前关系友好的国外音乐家⑤,同时又开始联系欧洲的知名剧院上演格林卡的作品。不久,题献给柏辽兹的《鲁斯兰与柳德米拉》序曲于1858年在德国莱比锡出版(封面参见图表1)。这是该歌剧序曲最早公开出版的总谱,1865斯科特公司(Schott)又根据这个源头出版了乐队分谱,对后世影响很大。另一方面,1866年由巴拉基列夫出马在布拉格剧院筹划上演的《鲁斯兰与柳德米拉》也取得了成功。这些都作为柳德米拉·谢斯塔科娃手中的筹码,促使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于1872年又全新制作了该剧,大大提升了这部歌剧在俄罗斯音乐舞台上的地位。接着,为了进一步扩大与巩固影响力,同时也为了实现格林卡的遗愿,柳德米拉·谢斯塔科娃筹划用变卖自己最后一块土地换来的钱来自费出版《鲁斯兰与柳德米拉》歌剧的完整总谱。为此,她找来了里姆斯基科萨科夫、里亚多夫和巴拉基列夫等几位当时最优秀的音乐家对总谱进行了全面细致的修订,包括删减段落的恢复与许多错误的修正等等。当出版工作终于在1878年底完成后,柳德米拉·谢斯塔科娃向俄国的所有重要音乐机构以及国外的很多图书馆和歌剧院赠送了这套厚达七百余页、俄文与德文双语对照的完整歌剧总谱,为这部作品以较为可靠的文本形式在国内外长期广为流传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构成了诠释这部歌剧及其序曲部分的主要文本依据(图表2)⑥。

    图表1.(《鲁斯兰与柳德米拉》序曲1858年首版总谱封面,用法语标注了曲名。“作曲:格林卡”、“编订与受题献人:柏辽兹先生”以及“作曲家的妹妹”柳德米拉·谢斯塔科娃的姓名等字样)

    图表2.

    编号

    年代

    乐谱类型

    出版地与出版商

    备注

    首版

    TA1

    1856

    歌剧声乐谱

    St. Petersburg: Stellovsky

    俄语与德语歌词,396

    TA2a

    1858

    序曲总谱

    Leipzig: C. F. W. Siegel

    题献给柏辽兹并由他编订

    TA2b

    1865

    序曲分谱

    Maniz: Fils de B. Schott

    柏辽兹编订

    TA3

    1878

    歌剧总谱

    St. Petersburg: Mrs Golubeff

    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等编订

    重要再版

    TB1

    1895

    序曲总谱

    Leipzig: Ernst Eulenburg

    根据TA2

    TB2a

    1896

    歌剧声乐谱

    Moscow:Jurgenson

    巴拉基列夫编订

    TB2b

    1900

    歌剧总谱

    Moscow:Jurgenson

    巴拉基列夫编订

    TB3

    1966

    歌剧总谱

    Moscow: Muzyka

    Georgy Kirkor编订

    中国引进版

    TC1

    1980

    序曲总谱

    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

    根据TB2

    TC2

    2002

    序曲总谱

    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

    影印TB1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论文
    没有相关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