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生活•社会担当——《民族音乐学概论》增订版出版暨伍国栋教授南京艺术学院从教10周年学术研讨会综述

    学术·生活·社会担当  

    ——《民族音乐学概论》增订版出版暨伍国栋教授南京艺术学院从教10周年学术研讨会综述  

    乔 邦 利  

       

     伍国栋 先生是当代著名民族音乐学家,长期担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部主任,2002年起,任南京艺术学院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并历任南艺音乐学院院长、南京艺术学院学报(音乐与表演版)》" target="_blank">《音乐与表演》主编等职。其专著《民族音乐学概论》被视为本学科基础理论建设中的奠基性教材之一。经修订,该书增订版于2011年出版。伍国栋先生在南艺音乐学博士点申报与建设,重点学科和优势学科建设,专业建设,研究生培养,刊物编审质量的提高等方面均有杰出贡献。为此,南艺音乐学院和南艺音乐学研究所于20111213-14日举办“《民族音乐学概论》增订版出版暨伍国栋教授南京艺术学院从教10周年” 学术研讨会。来自全国各地的学者及伍国栋先生的学生云集南京,对其治学精神、学术成就、教育思想、办刊理念等进行总结,并对其积极的人生态度、主动的社会担当和高尚的人格魅力展开深入研讨。  

       

    一、学者国栋  

    作为改革开放后中国艺术研究院培养的第一届音乐学硕士研究生,伍国栋先生在民族音乐学的学科基础理论建设方面具有开创之功,在民族音乐学理论本土化过程中做出突出贡献。研讨中,大家就以下几个方面展开讨论:  

    (一)开拓性:学科建设成就之一  

    20世纪80年代初,源自西方的民族音乐学传入我国时,学界关于其学科属性、概念、理论与方法一直存有争议。此时,像伍国栋先生这样一批既有民族音乐研究基础,又具备前瞻性眼光学者的态度对该学科的发展具有决定性的意义。正如樊祖荫所言:“国栋具有宽广的学术视野,敏锐的学术洞察力,善于学习吸收前沿成果,结合自身专业予以扩展,为中国民族音乐学事业的发展做了许多卓有成效的工作。”项阳认为伍国栋先生是民族音乐学的“中国开拓者与践行者”。洛秦也指出,伍国栋教授是民族音乐学在中国的“奠基人”(代宣“发言稿”)。周楷模则认为,伍国栋先生是中国民族音乐学的“学科带头人”。杨民康特别肯定了其在民族音乐学学科地位确立中的作用。秦序认为,在民族音乐学学科发展的关键时期,伍国栋教授将该学科理论与中国音乐实际相结合,撰写了《民族音乐学概论》,“在一个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事”。  

    关于伍国栋先生对南艺学科建设的开拓性贡献,南京艺术学院院长邹建平教授做如下评价:“伍国栋教授一直和南艺的发展保持高度一致。这十年,是他在教学上取得丰硕成果的十年,也是南艺音乐学博士点创建的十年,更是南艺学报《音乐与表演》版成功进入CSSCI的十年。”南艺副院长刘伟冬教授在开幕词中说:“伍国栋教授的到来,南艺音乐学学术活动变得异常活跃。他做事认真、执著,一丝不苟。这次研讨会既是对他本人的尊重,也是对学术的尊重和敬畏。”居其宏教授认为,“他对方法论的深入研究和系统总结,无论对南艺后辈学者和国内同行都是一笔最可宝贵的财富。”  

    (二)本土化:学科建设成就之二

    理论终究不是学习的目的。只有本土化的民族音乐学理论才能解决中国音乐研究中的具体问题。在这方面,中国艺术研究院首批音乐学硕士研究生具有“引领潮流”的意义。正如项阳所言,伍国栋先生作为其中的一员,将民族音乐学理论本土化追求付诸自觉行动。而将民族音乐志方法应用于白族音乐研究,则是他吃的“第一只螃蟹”。薛艺兵认为,《民族音乐学概论》是30年来该学科理论中国化的重要成果和主要推动力,其重要意义在于建构了该学科中国化的理论和方法论体系。  

    王耀华从国家文化安全的高度看待伍国栋先生民族音乐学中国化成果的意义,认为这是该学科“中国人的贡献”。类似的表述还有周楷模“中国成就”说,洛秦“中国意识”和“中国经验”说等。祁惠民“学术领军人”的提法也得到大家认同,而管建华“民族音乐学中国学派”的概念则得到郭克俭的呼应。其中,周楷模“中国成就”说有展开论述。她运用学科转型理论将伍国栋先生著述与美国学者梅里亚姆著作进行比较,认为二者都是处于本国民族音乐学学科转型重要时期的学术成果,其学科历史意义具有同等地位。他的《民族音乐学概论》对整个中国民族音乐学的学术、教学及学科建设的影响,不亚于梅里亚姆当年对北美的影响。伍国栋教授为我们树立了中外学术思想融会贯通的本土化典范。  

    (三)实践性:学术品格与方法论基础

    研讨中,大家对伍国栋先生学术实践性品格的认识具有惊人的一致。管建华认为,重视田野工作是他学术的主要特色。另据管建华回忆,伍国栋先生在交谈中曾经有“理论就是实践”的论述。这是他长期学术态度、学术方法和思维习惯中实践性品格的体现。樊祖荫也指出,“国栋的理论卓见与其实践品格是紧密结合的”。  

    关于《民族音乐学概论》的实践品格,周青青概括为三个方面:一、与国内研究实践紧密相连;二、扎实的实践研究基础;三、理论与实践密切结合。洛秦认为,该书中的阐释基本来自自己的田野实践, 伍国栋 教授是该领域学者中理论与实践结合的楷模。邓钧的体会是,“先生在调查过程中对老百姓的由衷尊重、了解音乐事象的科学态度、与乐人交往的平等姿态,都体现着一个民族音乐学家的优秀品格。”王姿妮将 伍国栋 先生的学术品格概括为“置身现场,立足田野”。王晓平则总结为立足本位、弘扬传统、突出实践、强调方法。乔邦利归纳为“实践第一性”,并注意到 伍国栋 教授学术实践性品格的另一种表现方式——“当代意识”,即以民族音乐学价值观和方法论视角关注当代音乐生活。  

    (四)客观性:学科建设中的治学精神  

    由于研究者的“局外人”特征,民族音乐学研究中因“文化差异”而产生的“文化隔膜”[[1]]也难以避免。但是,作为一项严肃的学术活动,民族音乐学研究者客观、理性的态度则是检验研究结论可信度的决定性因素。伍国栋先生及其学术成果之所以能获得较高声望,与他长期客观、理性的治学精神有着必然的联系。发言中,大家以伍国栋先生文化相对主义音乐价值观相关论述为例,探讨了其客观、理性的治学精神。  

    文化相对主义强调研究者的平等心态和敬畏之心,鼓励不同文化主体间的互相尊重,对多元音乐文化格局的形成,保持民族音乐文化独特性等方面,有着不言而喻的科学性和进步意义。但是,学界也出现了将其绝对化的倾向。伍国栋先生自觉摒弃了这种做法并对其提出质疑。王耀华谈到,伍国栋先生的文化相对主义音乐观,既坚持多元价值观念,又反对狭隘民族主义。洛秦着重谈了伍国栋先生宽厚的学术态度和广阔的学术视野。乔邦利认为,伍国栋教授既强调尊重,也承认区别,既看到各民族音乐文化价值的独特性和稳定性,也看到其发展性和现代适应性问题。这种态度,自觉与文化相对主义绝对化的做法划清了界线,并向着更加科学、纯粹的文化相对主义音乐价值观迈进了一大步。  

    二、师者国栋  

    30年的教学实践中,伍国栋先生在民族音乐学学科设立及高层次音乐学专业人才培养和学术思想传播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研讨会上,大家分别对伍国栋教授的教育理念、教学方法及高尚师德进行总结。邓钧将先生的教学风格概括为:严肃的态度、严谨的学风、严厉的要求。南鸿雁以自己从初识到跟随先生读博士期间的具体事例说明先生平易近人的师者风范和思想包容的教学理念。王姿妮用严格、严肃、严厉概括了先生的教学特点,而张燚则从学术理念和教学理念相结合的角度加以总结。杨和平结合“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的古训介绍伍国栋先生的师德、教学理念和方法。周青青、周楷模等人着重谈了伍国栋先生《民族音乐学概论》在人才培养中的作用。薛艺兵认为重视教材建设是伍国栋先生重要的教学理念之一,《民族音乐学概论》具有首开先河的意义。项阳注意到伍国栋先生实践性学术品格在教学中的运用。乔邦利指出了伍国栋先生教学观的两个方面:一、“授人以鱼”与“授人以渔”相结合;二、“有教无类”和“因材施教”相结合。  

    众所周知,已过退休年龄的伍国栋先生,在即将享受成功的时候,却与同窗居其宏先生一同来到南艺,成为中国音乐学界所谓“孔雀东南第二飞”人员,并毅然接受了学科建设、学位建设“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艰巨任务,背负着巨大的压力,但却心甘情愿。亦如居其宏教授所说,这是“迎接自己人生道路和学术道路上一次最具挑战性的挑战。” 此外,熟悉伍国栋先生的人都知道,之所以这样做,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希望自己的学术成果惠及更多学子,继续承担人才培养和学术传承的责任。此即满新颖发言中所说“金针度人”的自觉意识。此外,伍国栋先生潜意识中的“守土意识”也不容忽视,正如先生在答谢辞中所谈,民族音乐学发端于南艺,黄友葵、高厚永、沈洽杜亚雄等学者点燃了这支火炬,南艺在该学科建设上理应在国内学界取得恰当的地位。自己的目的就是接过火炬,给南艺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同时也给学术界一个交代;《民族音乐学概论》增订版在南艺完成和首发,其目的也正在于此。  

    三、编者国栋  

    伍国栋先生在南艺工作期间,担任《音乐与表演》的主编。《音乐与表演》的前身《艺苑》(音乐版)由于各种原因曾一度停刊。伍国栋先生担任《音乐与表演》主编以来,努力提高其学术水准,进行编审规范化、程序化管理,使刊物学术地位和学术影响力都有很大改观。南艺学报《音乐与表演》版从重新进入公众视野到成为CSSCI来源期刊,与伍国栋先生严肃的办刊理念和超前的刊物定位密不可分。这一点,曾任学报常务副主编的冯效刚有着切身体会。他把伍国栋先生的办刊理念归纳为:一,注重刊物形象;二,关注学术热点;三,完善审稿制度;四,构建交流平台。李宝杰从“主编意识”的角度认为,《音乐与表演》作为地方一级音乐理论期刊, 2008年入选CSSCI核心期刊目录,三年来排名跃升速度较快。这些成绩与伍国栋先生的积极引领和精心操持分不开。王晓俊以“口述历史”的方式,讲述自己经伍国栋先生举荐调入编辑部,并在其指导下成长为一名合格编辑的过程,并阐释了伍国栋先生“办刊五字诀”——“勤、细、亲、公、术”的思想内涵。范晓峰对“办刊五字诀”进行了进一步解读,认为:“勤”是主体条件,“细”是具体方法,“亲”是人格魅力,“公”是学术良知,“术”是学术能力。  

    学术刊物是学术“公器”。伍先生的办刊理念则是一位优秀编者要终生进入的一种境界,那就是编者“大公”。  

    四、仁者国栋  

    研讨中,大家不约而同地谈到伍国栋先生积极的生活态度,对待家人、朋友、学生的关爱以及主动的社会担当和人文关怀。张燚、南鸿雁、贾怡、郭敬淮等人都谈到伍国栋先生平易近人、和蔼、宽厚、正直等人格魅力。乔邦利在发言中总结了伍国栋教授生活观的三个方面:一,低调、和蔼,真诚待人;二,宁静、讷言,不失幽默;三,注重生活品质,勇于尝试新事物。于庆新认为,伍国栋教授具有真诚、正派的做人之道。特别在中国当下知识界,一些学者有知识、有文化,但是没有脊梁,缺乏担当。而像伍先生这样平时温文尔雅,在关键时刻敢于拍案而起的学者却非常难得。他在纳西古乐问题上的表现,就是其真诚正派人品在学术上的体现。  

    以上代表所谈,涉及学人社会责任话题,正所谓“仁者爱人”。一个对自己、对生活充满热爱的人,才可能爱更多的人,进而即可担当必要的社会责任。我国儒家经典中把修身作为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前提,或许就是基于这种认识。伍国栋教授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他的学术与某些学者远离现实的做法不同,在积极推动学术进步的同时,还表现出较强的社会担当和人文关怀。这种品格在处于社会转型时期的当下,无疑具有积极的、正面的意义。正如秦序所言,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就要关注社会,关注现实,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  

    结语:学术、生活共担社会责任  

    此次学术研讨会体现了举办方对学术、对学者的尊重。它对推动中国音乐学学科的发展,提倡严谨、踏实、勇于探索的治学精神和奉献精神,均有着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此外,笔者赞同于庆新所言,“这次活动的目的,不在于歌功颂德,更不在于鲜花、掌声、溢美之词,而在于通过这种活动,来弘扬一种精神,提倡一种正气,让这种精神和正气能够世世代代传承下去。”在当今复杂的社会环境下,能否坚守道德理性和科学理性,勇于担当社会责任,的确需要每一位学者做出正面回答。  

    两天的研讨会在动情、热烈的气氛中闭幕了,但是,相关话题的讨论却没有结束,而且还引发出一些新的话题。对伍国栋先生来说,本次研讨会是一次学术思想和学术成果的总结,而他学术和生活中强烈的人文关怀和社会担当意识则有待进一步提炼和阐发,使之激励更多学人,对音乐学术健康发展和学科建设产生更积极的推动作用。诚如居其宏总结发言中所说,七十岁正处于一个人学术生涯的壮年时期、成熟时期和旺盛时期。伍国栋教授身体健康,在学术上必然还会攀上更高的山峰。那么,十年或者二十年后,我们再来一次学术、思想和社会责任回顾的话,或许会具有更新的意义和更大的反响。

    原文刊《人民音乐》2012年第2期  



    [1]伍国栋.民族音乐学概论[M].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1997119

    分享到:


  • 文章录入:阿拉木汗责任编辑:娜初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