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花儿”主要流传于宁夏南部山区和同心等地,俗称干花儿”、“土花儿”、 “山曲子”、“野花儿”。这类花儿不仅具有花儿的某些特征,还吸收了当地的山歌小调的特征,产生出一些花儿的变体这类花儿具有即兴而歌信口吆喝自娱自唱等一系列自由的特点因此这类花儿自成体系,与其他地区的和民族所唱的花儿稍有的区别。  

    “山花儿”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百花园中奇特的一枝,盛开在西北大地上,它伴随着这方土地上的人们繁衍生息,世代相传,承载着厚重的历史,开启着人们智慧的心灵。它是宁夏的地方特色,是劳动人民用心创作的艺术瑰宝;它抒发着人们心中的喜怒哀乐,饱尝着人们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它诉说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虔诚向往,对淳朴爱情的执着追求,滋养着人们纯净的心田。总之,山花儿是宁夏六盘山地区人们生活得缩影和内心的真实写照,蕴含着丰富的感情。  

    一、悲剧性  

    悲剧性特征是六盘山花儿音乐和文学表现形式的浓缩和提炼,是音乐美学上的重要特点。苍茫、辽阔的六盘山,养育了血气方刚的硬汉子,也哺育了忠贞不渝的烈女子。“山花儿”是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他们欢乐与痛苦的结晶,是他们感情的自然流露。他们由爱生怨,因怨激爱,怨中含爱,爱怨交织,为“山花儿”打上了悲剧性感情基调的烙印。在丰富多彩的黄河音乐体裁中,六盘山地区流行至今的这种高腔山歌——传统花儿,是民歌艺术这个浩瀚星际中的一颗耀眼的明星,六盘山人世世代代通过花儿来表达他们对生活的感受,对理想的渴望和对爱情的追求以及对故土的眷恋和对命运的抗争与搏斗的精神。  

    (一)音乐上的悲剧性  

    1、哭泣音调的旋律  

    哭泣音调的旋律大都表现为下行音调,正如生活中人们说话的语调一样,当所要表达的内容使人高兴时,其语气和音调则带有轻快、明朗、上扬的感觉;反之,其音调较低沉,给人以沉重、压抑、悲苦的感觉。依据当地的习惯,为生活所迫外出时要唱花儿,思念情人、亲人时要唱花儿,婚姻不幸时要唱花儿,所以在山花儿中离不开一个“情”字,有亲情、爱情、思乡情等种种感情缠在其中,但在众多感情中又透露着一个“悲”字。“悲情”是山花儿的一个显著的特点和感情基调。如《心里的话儿对谁说》的第四句及结束部分,《一心想着个你了》其大部分旋律尾部都为下行三度,反映了人们面对心中的苦闷无人诉说,只能在无人之时面对着高山大声的吆唱,以抒发其心中的苦闷、愁情。  

     1.1.1 《心里的话儿对谁说》  

                                            

    例 1.1.2 《眼泪花儿把心淹了》  

          

    《眼泪花儿把心淹了》是属于“类苦花”性质的,极度悲苦的下行音调,给人以哭泣的感觉,其旋律凄苦中夹杂着优美,感人至深,耐人回味。它是由我国著名音乐 家王洛宾 先生记谱的。20世纪30年代,王洛宾沿西兰公路西行取道兰州,途经六盘山时,天公留下了这位风靡了半个世纪的音乐天才。瓢泼的大雨,将王洛宾留在了六盘山下和尚铺的一家车马店里。这一留,就生成了一段王洛宾与六盘山山花儿结缘的故事,让后人回味。  

    2、暗淡的调式色彩的运用  

    “山花儿”多为羽调式、角调式。调式色彩是由其主音和它的音级关系决定的,特别是主和弦起决定的作用。宫调式主和弦由主音上方大三度和纯五度构成,色彩最明朗,而羽调式的主和弦,由主音及上方小三度和纯五度音构成,和大三和弦相比,其色彩较暗淡。徵调式和商调式没有带三度音的主和弦,但从泛音列的角度来看,徵调式的三度结构的主和弦符合泛音列,其色彩明亮度次于宫调式,商调式次之,但其明亮度介于徵羽之间。这四种调式的色彩明亮度程度如下:  

                         宫……徵……商……羽  

                           明……中等……暗  

    l.1.3《獐子吃草滚石崖》  

          

          

    此曲式为羽调式,其词意与曲调结合紧密,尤其是末尾处的(     )连续下行,更突出了其暗淡、低落的悲剧性色彩。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与六盘山花儿略带深沉、忧郁的音乐性格特征相互吻合。  

    3、自由的节奏节拍  

    六盘山人们称唱花儿为漫花儿,仅一个“漫”字就给人以无限的艺术遐想空间,同时体现了六盘山“山花儿”的高亢、悠远、悲怅的艺术境界;之所以称其为“漫花儿”,是和山花儿自由的节奏与节拍密切相关的。六盘山花儿常用复拍子和变换拍子,这又与六盘山“山花儿”的创作背景和其即兴演唱、信口吆唱的特点分不开的,正如人们常说的“见甚唱甚,想甚唱甚”,因此它不像其他的歌种那样比较规整,它是演唱者情到深处的自然流露,是六盘山人的内心表白;加之“山花儿”又受到信天游、爬山调等山歌小调的影响,所以“山花儿”的节奏大多比较松散自由,从而形象的描绘和刻画了六盘山人复杂的内心情感。如:《驾马儿》是2/4拍子和3/4的混合,《三十里黄沙四十里水》是2/43/44/4拍子的混合。  

      1.1.4  《驾马儿》  

          

      1.1.5  《三十里黄沙四十里水》  

          

       

    (二)文学上的悲剧性  

    民歌是音乐与文学相结合的产物,在音乐方面表现为曲调,在文学方面则表现为歌词,它们始终是紧密结合在一起而存在和发展的。山花儿作为民歌的一种,其歌词蕴含着丰富的感情及很高的文学价值,尤其是悲剧情感的反映显得尤为突出。  

    六盘山地区孕育了山花儿独特的艺术风格,同时山花儿又反过来滋养六盘山各族人民,反映他们的生活,遍及社会的各个领域。山花儿是一种以情歌为核心的民歌,也正是爱情这一永恒的主题,为山花儿提供了源源不断的音乐素材,唤起了民众的情感。纵观爱情花儿尽管内容广泛,涉及爱情生活借以抒发不同类型的感情,但其共同之处是表达感情的淳朴性和浓烈性,字字情真意切,句句悲痛之极,感人肺腑。此外其歌词通俗、多样化、口语化、生活化。如:《心里的话儿对谁说》《一心想着个你了》《眼泪花儿把心淹了》《尕妹妹弹的是口琴子》等。  

    1.苦痛的相思  

     1.2.1   

    歌词:“园子里栽的是向日葵,跟上太阳转了; 身子儿在家心在外, 三魂儿跟着你转了”。  

    歌唱者以园中的向日葵围绕着太阳转作比喻,道出了为心上人魂牵梦绕的神情,那一缕的相思仿佛太阳,飘忽万里,无处不在,让人牵肠挂肚,魂不守舍。可谓“悲凉黯淡,字字哀音”。  

     1.2.2   

    歌词:“一晚上想你没睡着,天上的星星我数过。前半夜想你没睡着,后半夜想你到天明。一晚夕急着满院子跑,人问时追贼着哩。”  

    世上最苦莫过相思之苦,热恋中的“花儿”在煎熬中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只好以数天上星星的方式,度过漫漫长夜。当别人询问时,却以“追贼哩”来搪塞,凄切之情,溢于言表。  

    2. 离别的伤感  

    例 1.2.3  《一心想着个你了》  

    歌词:打马的鞭儿闪断了,阿哥的肉啊,走马的脚步儿乱了,二阿哥出门三天了,一天赶一天远了。扑灯的蛾儿上天了,癞蛤蟆入了个地了,前半夜想你没睡着,后半夜想你亮了。大马儿走了口外,马驹儿打了个场了,家中的闲事不管了,一心个想着个你了。  

    单从歌词上来看,展现给我们这样一幅画面,一位农家少妇,和丈夫分离时的不舍场面以及分别后茶饭不思,睡不安稳的哀怨心情,乃至最后连家中的事都没心思管,一心就想着阿哥了。多么朴实的话语,多么真挚的感情,字字深情,句句揪心……  

     1.2.4  《眼泪花儿把心淹了》  

    歌词:“走咧走咧(者),越(呦)的远(哈)了,眼泪的花儿漂满了,眼泪的花儿把心淹()了;走咧走咧(者),越(呦)的远(哈)了,褡链里的锅盔轻(哈)了,心中的愁肠重()了”  

    3.婚姻的不幸  

     1.2.5   

    歌词:出五关来斩六将,卧牛山收下个周仓;清眼泪点点洗衣裳,为婚姻我把心伤。  

    同样是悲情,但境遇不同,这首歌词上可以看出,这是一位被婚姻伤害的妇人,其命运之悲惨可想而知。 “过五关来斩六将”此句出自《三国演义》里关(羽)云长离开被禁12年之久的曹营而过关斩将的情形;用此残酷的武打场面来映衬村妇的悲苦境遇;“清眼泪点点洗衣裳”一语道破,用眼泪来洗衣裳,可见受的苦之多,流的泪之多;为了婚姻,把心伤透了……悲惨境遇见于言外。  

    以上三种均属于悲剧体裁山花儿,虽形式不同,但都是因情而伤;此外,山花儿还有许多形式的悲剧体裁,正像人们所说的花儿是“想甚唱甚,见甚唱甚”有唱外出思乡愁情的,感叹身世曲折的等等,此处不再一一列举。  

    二、粗犷个性  

    正所谓“天下黄河富宁夏”,同时黄河母亲也将其博大宽广的胸襟和厚德载物的气魄赋予宁夏人民,加之六盘山的地形、地势、气候等自然环境和生活习惯、风土人情等社会环境的影响下,造就了六盘山人的粗犷朴实的个性。 “山花儿”是六盘山人们千百年来智慧的结晶,是六盘山人生活的真实写照,是六盘山人个性的缩影。六盘山人的粗犷个性,反映在“山花儿”的旋律音调上,其旋律音程的走向多为四度的跳进,这也正符合了黄河流域音乐的普遍性特点。  

    (一)音乐上的粗犷  

    1、旋律中的甩腔  

    民歌这一特定的概念,顾名思义告诉我们,它带有民族、民间的风味、气息。正如内蒙古的长调、云南的飞歌、藏族囊玛、陕北信天游一样,带有明显的地域性和指向性,当然花儿也不例外。山花儿还带有西部大部分民歌的共同之处,即善用拖腔;但它又不完全的雷同与其他歌种,其特别之处在于尾音带有滑音,感觉像是甩了一下,给人以特别的感觉,就好比,人们不能够用语言来表达一个完整的意思时,加之语气或肢体的补充一样,别具特色。这一特点不仅是对六盘山地区人们的粗犷个性形象刻画,也从侧面衬托了六盘人们在面对痛苦的折磨,而又不能摆脱痛苦时内心的哀怨与无奈。  

     2.1.1 《心里的话儿对谁说》       

    2、明亮的调式色彩的运用  

    前面已经讲过,调式的色彩是由主音和它的音级关系决定的,特别是主和弦起决定作用。在山花儿中,悲剧性是其一大特色,暗淡的的调式色彩运用较多,但也不乏粗犷的明亮的调式色彩,其调式色彩近似于西洋大小调体系中的大调色彩,给人以宽广、粗犷的感觉。如:《尕妹妹弹的是口琴子》,此曲为徵调式,其歌唱形式为花儿对唱,由于徵调式色彩较明亮,正突出反映了六盘山人对淳朴爱情执着追求的精神和豪放不羁的粗犷性格。  

      2.1.2  《尕妹妹弹的是口琴子》  

              

                  

    3、四五度跳进音程  

    在山花儿的旋律中,四五度跳进音程的使用较为普遍,在一定程度上似乎成为其区别于其他地方民歌的一个标志性音程结构。四五度音程的协和程度居中,虽不像七八度那样的大跳,但其跌宕起伏的旋律线条加之空泛的和声色彩,决不逊色于大跳的震撼力,反而将六盘山人的内心世界完美的呈现给世人。  

     2.1.3  《石榴榴开花》  

          

    4、旋律中的滑音  

    在山花儿的旋律中,广泛的使用大幅度的下滑音,一来为加强其语气词的表现力,二来则是符合六盘山人的语言风俗习惯。同时也反映了人们因情所困的无奈和苦痛的内心世界;增添了音乐的独特魅力,充分表现了六盘山人们粗犷豪放的性格特点及精神面貌。(可参考例 2.1.2 《尕妹妹弹的是口琴子》)  

    (二)文学上的粗犷  

    1、方言性  

    独特的西部色彩和浓郁的乡土气息,是山花儿的又一特色。由于山花儿产生于民间的劳动人民并且流传于民间的贫民百姓中,所以歌词多带有顺口编唱,旋律也多有即兴演唱的性质;歌词通俗易懂,缺少文学性。尤其是方言及语气词的使用,就是其突出的表现之一,如:宁夏中宁县流传的尕妹妹门上浪三浪中的字也是宁夏方言,是转一转串一串的意思像这种带方言的回族花儿不胜枚举此外,还有“阿哥的肉啊、娘老子、憨肉肉、憨墩墩、来喂、的个、哎呀、走咧、哎咳、哪哈、呀、嘛、哈、吔、者……”等等。  

    2衬词上的特点  

    几乎所有的花儿都使用衬词,并且常有连串的衬词构成长至乐句甚至乐段的衬腔,这种无花不有衬,无衬不成花的特征形成了花儿曲调的一大特色,山花儿也不例外。例如:《獐子吃草滚石崖》《咱俩的姻缘到一搭》《扎花的兜兜满腰里转》《模样咋这么俊了》等等。  

    例 2.2.1 《獐子吃草滚石崖》  

    歌词:獐(呀)子(的个)吃(呀)草(的个)(阿姐呦 哎呀)滚石(的个)崖(吔),(阿姐 呦 哎呀)脚踏的(个)荒(呀)山,垒呀垒(吔)了(吔)。   

    例 2.2.2 《咱俩的姻缘到一搭》  

    歌词:高高(来喂)山上(哎)红(哎) 日(来喂)头,红日头(哎咳),晒的(来喂)莲花不(呀)抬头,(哎咳)晒的那莲花不(呀)抬头。  

    此外,山花儿在演唱时有很大的自由性,有同一首歌词配以不同的曲调的情况在演唱时要根据不同的曲调和演唱者的习惯而加上不同的衬词或者衬句模样儿咋就这么俊了(第一首):(啊就) 青杨柳(的) 树儿(者) 谁栽了(呀), 叶叶儿咋(就) 那么嫩了(也), (想着呀,我的肉呀)(啊就)娘老子把你(给) 咋生了(呀), (啊)模样儿咋这么俊了(也), (想着呀,我的肉呀)”(第二首):白杨(的) 树树儿谁栽了,叶叶儿(你就) 咋这么嫩了, (啊) 娘老儿把你(给) 咋生了,模样儿你咋(就) 这么俊了”  

    这两首模样儿咋就这么俊了都是流传在宁夏同心县的山花儿一样的歌词,由于曲调的不同,在衬词的运用上就不一样,第一首相比第二首运用的衬词就多得多,甚至还加了衬句,而第二首却只是在简单的四句中加入了极少的衬字衬词就构成了整个音乐  

    3、题材广泛内容直白  

    山花儿的内容非常丰富,它几乎涉及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人们在劳动生活中,想到什么就唱什么,唱劳动唱生活唱爱情唱民俗唱信仰唱未来唱传说,想到哪里就唱那里山花儿的题材来源较广有唱农牧的唱北山;有颂歌题材的东方的太阳放光明》、《幸福的日子万年长;有写历史故事的要唱三国诸葛亮;有写单身的娘老子坏了良心等等  

    山花儿如同其它花儿一样以爱情为题材居多有一首山花儿一心儿要爱个你来的歌词是这样的:扑灯的蛾儿吃白菜,鹦哥儿要吃韭菜娘老子说下的我不爱,一心儿要爱个你来。”就很直白的表达了心中的爱情另外还有舍不了连心的肉》、《心疼得咋尔得下哦》、《哥是阳沟妹是水等,都是青年男女表达爱情的情歌  

    三、山花儿的保护与传承  

    六盘山花儿具有很高的文学及艺术价值,它所蕴含的感情是丰富的、多彩的、真挚的,它是“人民的心声”、“生活的镜子”、“历史的诗篇”。  

    追求“爱”已成为六盘山儿女精神世界的全部,而现实中爱却常常缺失,由于苦涩的爱,花儿”们时常泪光点点,用泪水诉说着爱,在这深层的言语结构中,传递出“屡思屡哭”的生命痛感和“屡哭屡思”的悲剧精神。宁夏“山花儿”以质朴、简洁的言语组合,勾勒出一幅幅诗意的画卷,使得言语本身也具有了诗意性。通过对“山花儿”哀怨的书写,他们孤苦的身影、憔悴的容颜和悲怨的眼眸跃然纸上,令人凄然。在人性的歌唱中,在他们哀怨的眼神后面,我们能感知到他们对爱情的执着和对幸福的渴求。  

    随着改革开放政策在我国西部地区的不断深入,西部的生产方式和社会状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西部地区的各项建设事业迈出了更大更快的步伐与此同时,跟当地生产劳动和人民群众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存留了千百年的传统民间艺术正面临着新的考验花儿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现代文化外来文化和市场经济的全面冲击大多当地青年外出打工或在校读书,他们喜爱流行音乐超过传统音乐,不愿随老人学习传统歌舞,参加花儿演唱活动的青年人已经越来越少花儿正面临着后继无人濒临失传的尴尬境地  

    深信在采取了一系列正确措施之后,一定会较快地抑制住当前已呈现出来的花儿的衰落现象,使得这个中国乃至世界有代表性的音乐文化遗产得到有效而完善的保护,从而能够持久地传承下去在今后漫漫的历史长河中,宁夏花儿将以自己独特的艺术魅力和土味浓烈的艺术风格震憾着千千万万人的心扉,吸引着更多的海内外学者来挖掘它研究它相信这朵艺术奇葩将会越开越艳,散发出更加迷人的芳香,成为世界各国人民的宝贵遗产  

       

       

       

       

       

    参考文献:  

    [1]《塞上乐谭》刘同生(延河)[M] 宁夏人民出版社20052  

    [2]《五声性调式及和声手法》张肖虎 [M]人民音乐出版社 1987  

    [3]《试论宁夏六盘山区传统花儿的悲剧性特征》王微微 [D]  

    [4]黄土地上的“花儿王”——马生林花儿及宁夏花儿保护》薛正昌 [J] 宁夏社会科学 20083(总第148)  

    [5]《宁夏花儿艺术特色探微》黄明政 [J]  

    [6]《爱与怨:宁夏“花儿”的对立修辞论》曹强 [J] 宁夏社会科学 20083  

    [7]《试谈民歌艺术与情感体味》刘文涛 [J]   

    [8] 《山花儿及其若干问题》 张 君仁 [J]《中国音乐》1986年第2  

       

       

    分享到:


  • 文章录入:oasisea责任编辑:娜初
    关于 的论文
    没有相关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