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音乐表演中有关Rubato问题的传统观念与实证研究[1]
    The Traditional Conception and Empirical Research of Rubato in Western Music Performance

    杨健[2]

    摘要:通过文献梳理和实证研究,澄清了对Rubato“偷”与“还”的“补偿平衡原理”、“旋律自由而伴奏保持严格速度”等传统观念的误解,试图给予整体速度的弹性、左手伴奏声部节奏的紧缩和伸展、右手旋律的缓急处理、欠附点和过符点等十分重要但有些却几乎面临绝迹的诠释方式以更加明确的认识与合法的地位,为21世纪的音乐表演实践提供参考。

    关键词:Rubato,弹性速度,缓急法,节奏伸缩,过符点,可视化分析

     (本文原载《中央音乐学院学报》2011年第2期53-63页)

    引言

    关于西方音乐表演中的Rubato(通常译作“弹性速度”、“自由速度”或“伸缩节奏”等)问题一直就存在很多似是而非的观点与争论,例如:在《格罗夫音乐与音乐家辞典》第一版(1879-89)中,Rubato的词条这样写道: [自由速度]由段落中在时间上微小的随意放慢或加快组成,依照不可改变的规则:在这些段落中每个小节必须和这个乐章的其它小节同样长度而得到认可。”这个条目在格罗夫第二版(1904-10)中被重印。而到了格罗夫第三版中(1927-8) 词条的作者坦率的对前两版的观点反驳道:“被‘抢去’的时间必须在小节内被‘补偿’,这个规则被不分清红皂白地给出和重复。那是荒唐的,因为小节线只是关于记谱的,而不是音乐的事件。此外甚至没有必要在乐句以内来补偿;这个暗示是错误的……”[3]

    前三版格罗夫词典在Rubato条目上的矛盾观点,反映出20世纪初虽然在表演实践中Rubato盛行,但主流学术界对该问题的看法仍显得非常主观而模糊。在目前最新的《新格罗夫音乐与音乐家词典》2001年版中,Rubato条目被划分成早期(旋律部分改动,伴奏保持严格节奏)与晚期(音乐结构的整体速度弹性)两个部分来论述。本文为了研究需要,首先需要对演奏速度与节奏的辩证关系做一个有针对性的简单归纳:速度主要与音乐进行过程中拍点脉冲的快慢缓急有关,而节奏主要着眼于局部音符时值的长短比例;较宏观尺度上的速度弹性波动必然以较微观尺度上节奏比例的时值伸缩为基础,而局部的节奏比例伸缩也必然会或多或少导致演奏速度缓急的变化。即速度与节奏两者密切关联:同样的现象,从较大尺度上来看主要是速度的快慢缓急问题,而从较小尺度上来观察就主要成了节奏伸缩的时值比例问题。在此基础上,暂且可把演奏速度弹性与节奏伸缩问题大体上分为四类:

    0 宏观速度弹性(乐段以上尺度的大范围速度波动起伏);

    1.  中观速度弹性(乐段以下尺度的整体渐快与渐慢);

    2.  旋律自由而伴奏保持严格速度(意味着旋律与伴奏不同程度的错位);

    3.  微观节奏伸缩(不显著改变基本速度脉动前提下的音符时值伸缩)。

    其中,后三种中微观层次的速度节奏变化往往更容易被听者主观觉察,通常所说的Rubato也更多的是指代这个范围。本文将重点研究这三类与Rubato直接相关的问题。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