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于音乐  回到音乐  感知音乐  创造音乐

    ——关于如何切实提高作曲技术理论共同课教学质量的思考

    钱仁平

     

    (一)

    在高等音乐教育体系中,以统称“四大件”的《和声学》、《对位法》、《曲式学》以及《配器法》为核心构架的作曲技术理论教学,可以大致分为三类:第一类是作为专业(主)课的作曲技术理论教学,教学对象主要为作曲技术理论各专业方向的博士、硕士研究生[],他们以作曲技术理论中某一个方向为专攻,兼修相关方向或课程作为专业学习的基础与辅助;第二类是作为专业基础课的作曲技术理论教学,教学对象主要为作曲专业及相关专业(比如计算机音乐、指挥等等)的本科生,“四大件”是他们专业学习的最重要的专业基础课;第三类就是这里要重点讨论的作曲技术理论共同课,其教学对象主要是非作曲系的音乐各专业方向特别是音乐学[]音乐表演、音乐教育等专业方向的本科生,他们以作曲技术理论的部分内容作为基础课。

    经过近八十年的积累与发展,中国高等音乐教育中的作曲技术理论教学,已经形成了一整套严密、完备的体系,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在前述第二类教学中体现得尤为显著——这与各大音乐学院作曲系都把作为本科教育专业基础课的“四大件”的教学,看作安身立命之本而给予高度重视密切相关。但是,我们同时也应该看到,我们的作曲技术理论教学,在前述三类教学活动中——无论是作为专业课、专业基础课还是共同课——都还存在着这样那样需要改进与完善的地方,特别是作曲技术理论共同课,从教学目的到教学大纲到教材建设到教学方式到考试方式等等方面,都有值得认真思量并需要努力改进的地方。

    我们目前的作曲技术理论共同课教学,粗略地说,就是前述第二类教学在“课程设置”、“内容范围”以及“授课方式”等方面都有“简单”甚至有些“粗暴的简化”现象。就“课程设置”而言,国内各大音乐学院以及各师范大学、综合大学的音乐院系,作曲技术理论共同课绝大多数只开设《和声学》与《曲式学》,少数条件较好的院校会涉及《对位法》。这好像音乐学、音乐表演、音乐教育等专业方向的学生就不需要《对位法》、《配器法》方面的知识,或者说《和声学》、《曲式学》的相关知识就是比《对位法》、《配器法》更重要的知识,是一个从不需要讨论的“约定俗成”!难道作为专业音乐工作者的他们就不需要面对同样甚至更加丰富多彩并在20世纪以来得到强劲复兴的复调音乐吗?就不需要面对往往比独奏音乐更加深邃宽广、更加丰富多彩的室内乐与大型管弦乐吗[]?就“内容范围”而言,目前开设的《和声学》与《曲式学》,也是第二类教学的简单缩减。比如,《和声学》往往进展到“次近关系转调”前后;比如,《曲式学》往往进展到奏鸣曲式甚至三部曲式(复三部曲式)为止。好像音乐学、音乐表演、音乐教育等专业方向的学生就不会遇到远关系转调的音乐作品,好像奏鸣曲式、回旋奏鸣曲式就一定比三部曲式、三段曲式深奥或者重要。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在“授课方式”等方面,作曲技术理论共同课倒是严格照搬着第二类教学的模式。比如,《和声学》教学仍然以短小篇幅的(通常是一个“公式化”的乐段结构)四部和声写作为中心内容,以声部进行是否合适甚至是否“犯规”(比如耳熟能详的“平行五、八度”)为主要评价依据。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不少学生经过一年左右“稀里糊涂”的和声公式写作训练后,除了刻骨铭心的“平行五、八度”外,在对一首实际音乐作品进行和声分析,对和声布局及其与曲式结构的关联,对和声的音乐表现功能与结构功能,乃至对《和声学》这门课程与他所学专业的关系等等方面,都知之甚少!而《和声学》的教学与实际音乐作品的严重脱离,又必然导致以前者为重要基础的《曲式学》教学的困难重重。修毕这些科目已经很少、内容经过删减的作曲技术理论共同课,不少同学还不太清楚为什么要学习这些课程?究竟从中学到了什么?

    这其实甚至也就是作曲技术理论共同课教学需要深入思考、努力回答与认真解决的问题。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