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晨《乐蕴于字谱——初论古琴谱与音乐形态的关系》讲座综述

    杨越麟(上海音乐学院2017级研究生)

     

     

    讲座题目:《乐蕴于字谱——初论古琴谱与音乐形态的关系》

    主讲人:林晨 副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

    主持人:戴微 教授(上海音乐学院)

    时间:2019102515:30-17:00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新楼414

     

     

    本次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系列讲座的最后一讲——《乐蕴于字谱——初论古琴谱与音乐形态的关系》(“音乐学术论坛”第194期),由琴学理论家、演奏家林友仁先生之女林晨副研究员主讲。该讲座是基于“中国传统音乐表演与音乐形态关系研究”这一主课题之下的关于“琴谱与音乐形态”的微观研究。所处的研究立场和视角是:中国传统音乐的重要认知方式是以演奏家为中心,并以奏(唱)操作行为为核心的注重过程、动态、功能的整体性(Ho-listic)音乐观。

     

    1、基于“体化实践”这一理念下,重新解读“琴人、琴谱与琴乐之间的联系”

    “体化实践”是“特指记忆在身体实践中积累的一种相对于可写实践的类型”。(萧梅:《“乐”蕴于身——中国传统音乐的实践观》)。从“体化实践”入手,思考人、音乐及其文化。从演奏中的“指法”切入,探讨器乐音乐在历史中孕育的与刻写实践相辅相成的体化实践。

    林老师指出,琴人不但在一千多年前就意识到“体化实践”对于音乐感知、结构、音响的影响和意义,还将这种“体化实践”刻写成谱,使之不仅是“相对于可写实践的类型”,还成为“可写类型”之一,由此影响音乐意识与传承方式。

    具体而言,口传与刻写实为一体。琴谱使琴乐传承中的“口传心授”不仅体现在人与人之间,还体现于人与谱之间。人、谱之间的“口传心授”便是“打谱”。古琴谱是一种不同于音位谱的指位谱,记录的是演奏时的身体行为。谱字则是琴谱构成的主体,在指示左右手指法之外,亦有指示音色、速度、节奏、结构的功能,不同功能谱字之间的组成逻辑呈现出琴乐音响的过程。因此,琴谱是一种记录演奏时身体行为的书写方式,谱字间的逻辑关系构成了古琴的音乐形态。

     

     

    2、“谱字”别称之词源考及其内容分类

    “谱字”,又称“诀法”、“字诀”、“半字”、“字母”、“朝揖”。“字母”:一词出自声韵学。传统声韵学称声母的代表字为“字母”。据说唐末沙门守温创造了三十个声母代表字,送人将守温三十字母扩充为三十六字母。“字母”一词的借用,说明了“谱字”在琴谱系统中的作用与地位。 “朝揖”:原为书法用于,指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偏旁部首构成的合体字,该词的借用与谱字的构成特点有关。

    谱字提供了“指法”和“音乐风格提示”两部分内容。“指法”又包含了:a.指法类,包括右手、左手和复合指法三种;b.弦序类;c.徽位类;d.段落指示,共四部分信息。“音乐风格提示”主要涉及力度、速度、表情三方面。

    林老师通过罗列了唐·陈拙《琴籍》、宋·则全和尚《节奏指法》和清·王仲舒《指法汇参确解·直指节奏法》三份史料中对于上述琴谱功能及其演奏指示内容作了进一步佐证,并以《神奇秘谱》和《风宣玄品》中《酒狂》一曲的节奏记谱为例,说明了有关琴乐音乐形态的分析虽多依托于记谱,但这种方式有一定局限性:首先,由于古琴节奏、声韵、逻辑重音的复杂性,记谱无法准确记录琴乐的全部信息。其次,打谱者未必完全遵照原谱。古琴谱是一个相对开放的系统,对于其中创造性的比例,每一位琴人都有其独特理解。将“打谱”视为“考古”是现代方有的一种打谱关键,传统即是弹出。在“打谱”过程中遇到不顺之处,或自认为不合理之处,琴人往往加以删改,这也是同首琴曲有不同版本的主要原因。第三,对于记谱的分析,无法显现谱字在音乐形态中的作用。

     

    3、古琴指法谱字分析

    这节内容是林老师此次讲座最独到的部分。总的来说,是在分析法的设计上不涉及句法、落音、节拍等旋律学分析的因素,在校正琴谱的基础上,将增减的谱字按照本身的特征、类型,及其在乐句中的作用分类,不同类型的谱字以不同的符号标记于原谱之上,分析统计之后登记在表格之中。

    具体而言,将谱本差异分为增改与删缺两部分,一共五类,并以《良宵引》为例:

     

    1)   提示节奏、结构的谱字:以竖线标出,主要有就、少息、急、慢、缓等节奏类旁字。

    2)   影响旋律的谱字:以方框标出。此类谱字较为复杂,根据差异的类别分“正字”、“异位”两种。前者是因指法的不同导致旋律的不同,后者则是真正意义上旋律差异,两者本质不同,顾在“正字”下分而别之。

    3)   影响音关系的谱字:以圆形标出。主要有应、轻、连等旁字与旁注。

    4)   影响声韵的谱字:此处“声”为有指法取音差异的“正字”,将“抹勾类”更为“挑剔类”,同一旋律的不同取音导致不同音色,也导致不同审美趋向。“韵”为有差异“吟猱绰注”的旁字。此类谱字又分为“影响节奏”与“不影响节奏”两类。“影响节奏”的声韵主要为“吟”改为“猱”,以多边形标出;“不影响节奏”的声韵又分为“惯习”与“风格”两种,以椭圆形标出。

    5)   异字:指两谱差异源自谱字书写的不同。这类谱字主要集中于“分开”、“背锁”、“历”等指法,是一种“同谱异字”。这些“异字”不能纳入版本的差异,只是记谱角度的不同。

     

     

    分享到:


  • 文章录入:李栋全责任编辑:李栋全
    关于 的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