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音乐美学专题笔会綜述之五

     

    时间:2006121016001730

    地点:上音教学楼贵宾室

    内容:与会代表發言(第三部分)

    主持:罗艺峰老师

     

    原定于此档时间进行选题讨论略作调整,主要接续了上一个时段的代表发言。与会者积极踊跃地围绕多项议题进行发言,并不时伴有意见分歧与补充,会议气氛十分活跃。现将各主要发言整理如下。

     

    老師

     

    对音乐美学学科性质学理叙事,曾经对20世纪中国音乐美学学科界定做了梳理。在梳理中发现:对学科性质的理解和阐释,理解各有不同。国外翻译过来的解释,同国内音乐美学家自己的解释,现归纳大致有三种认识:1、音乐美学即音乐哲学。2、音乐美学偏重于审美。3、音乐美学是交叉学科(既是艺术哲学的一个分支学科,同时又是音乐学的一个分支学科)。研究中还涉及方法和研究对象问题,较为复杂,此不予详述。

     

    最近又撰文关于“音乐观念与音乐存在方式问题”,自认为是牛龙菲老师“关于音乐存在方式问题”一文观点的继续。研究过程中,梳理了音乐存在方式的问题。第五届淄博会议的议题上,从与会者的发表的论文来看,还是把这个问题分成了两个议题:一个是音乐存在方式,一个是音乐作品存在方式。在梳理过程中发现,音乐美学界对很多基本概念的理解不一样。比如关于“音乐本体”,一部分学者认为是指音乐作品,还有一部分认为音乐本体就是指音乐本质(规律、存在方式等)而不是音乐作品。类似分歧还有很多,不再举例。结合今天的议题,谈谈自己的三点看法。

     

    一、历史的叙述与叙述的历史,两者关系的问题。具体思考两者的契合点。

     

    二、宏大叙事与个别问题研究。这两者关系,也存在认识、观念上的差别。针对牛龙菲关于音乐美学和音乐哲学两个学科关系的一文,关于“音乐哲理学”的概念,香港会议确立了音乐美学的哲学基础的问题。从学者们观念上的差别,使我想到了研究美学问题的前涉、起点的问题。如果不做对前涉可行性分析,而直接从逻辑和概念开始去研究和关注问题,就会造成相同概念理解不同、作出不同的解释,造成音乐美学研究界在基础理论概念的界定上缺乏主体间性。缺乏主体主体间性就是缺乏共识,就影响到音乐美学教材的建设问题。就能否找到主体间性,达成共识的问题,又引申到教材。

     

    三、关于教材和教学的问题。教材是学科基本建设的问题,和教学不同,应当分开讨论。赞同牛龙菲老师“两个恶补”(哲学与音乐技术)的意见,认为读得少和误读的问题确实存在。

     

    赵宋光老師

     

    需要强调,“本体”概念是从哲学界移植过来的,跟“本体论”哲学领域相关的。但是现在的音乐学界常常按照香港民族音乐学界,音乐本体即音乐作品。我强调如果要讲“本体”还是要按哲学的视角,音乐艺术作为人类审美意识对象化的成果,他的存在的方式以及存在的规律,这才是我们所讲的“本体”概念。如果撇开了人的创造性活动,他的审美意识表达以及传达以后审美意识再重新活跃起来,如果离开了这个过程,只就物理的音响讲音乐本体,那就是对概念的误用。

     

    牛龙菲老師

     

    根据台湾哲学词典,翻译为“存有论”而非“本体论”。海德格尔的学术研究形成热潮后,“存有论”显然占了上风。但是当时音乐界没有注意这个汉译问题,依然把音乐作品称为音乐本体。德国古典哲学对于“本体”概念的根源是希腊的“上神论”,即上帝创造人和天地万物的根源是什么?是“上神论”的神本论。属性和偶性的最后根源就是神,就是上帝。然后在哲学中就是最后的那个自在问题。因为我们缺乏哲学素养,所以我们没有注意到跟其他学科的对话。

     

    赵宋光老師

     

    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书中,解释世界存在有四因:1质料因2动力因3形式因4目的因。在古希腊还有原子论学派,他们强调的是质料因。所以,关于世界本源问题的讨论,也就分为两派:一派以神为本源与一派以质料为本源。

     

    蒋存梅老師

     

    比较赞同张前老师编的《音乐美学基础教程》教材。在功能价值和审美本质问题上,音乐美学问题不能达成一致的前提下,是否能在教学中采用问题驱动的方式,在一些基本的问题上向学生介绍不同的看法。谈到宋瑾的“后现代”问题,我觉得非常精彩。传统的音乐美学的样式、观念跟20世纪后现代存在差异、涉及很多音乐样式。在向学生介绍这些20世纪作品的时候,学生们感到这些作品与传统作品有明显的不同,由此引发他们的美学思考。在讲到“联觉”和“表现性”这部分,我把它提炼成基本概念,与具体的音乐作品结合。通过这个教材的实践,我的大体感觉还是不错的。

     

    马卫星老師

     

    主要谈谈教学和研究方面的问题。经过多年教学时间,认为不同层次不同教法,因人而异。通过音乐美学课来讲所有关于音乐的问题是不可能的。我认为本科应该讲音乐自身的规律的特征。目前的音乐美学教学中涉及了音乐心理学、音乐历史、音乐社会学等过多过细的内容,因而不可能讲清楚。本科生很少能在思想观念上来进行思考。在美学课上,我就音乐作品来讨论音乐的形式是什么,从简单的开始进行思考。音乐美学究竟是什么?它和艺术概论的区别与共性是什么?需要一个界定。形式和本体的问题。关于本体问题,古希腊神学中,认为本体就是事物独立的存在,发展到是音响的存在。我认为,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不再是一个彼岸,我们要注重过程,它的终极存在是一个运动发展的过程。所以我认为,音乐本体是多样化的、成因是复杂的,有物质的存在、有在现实生活中对声音选择的存在、有音乐审美价值的乐音的存在、包括人的情感的存在、还有音乐创作主体表达宣泄情感的存在,以及欣赏的存在等等。我认为音乐本体不是单一,而是多样的存在。我主张,教学时要讲得通俗,要让学生能够接受,让学生能站在美学哲学层面进行思考。研究生层面,大都市和边疆发展水平不一。目前我在《黑龙江地域语境下艺术美学主体构建》写作上就很有困难。由此想到,音乐美学要关注现实,从形而上到下。如何结合社会其他门类,各种艺术思潮。我认为,当代音乐社会学的转向应该走出阁楼,走向社会市井,走向娱乐化。

     

    杨赛老師

     

    蔡仲德先生已把先秦到清代的中国音乐美学史的构建做出来了。在后蔡先生时代,考虑中国音乐美学问题应该往哪个部分推进的问题。从中国音乐的“乐论”开始,音乐的存在方式不是以音乐作品为存在方式的,它是作为音乐思想的一种存在方式。在中国传统音乐思想里面,乐这个部分是跟整个社会的符号系统相统一的,叫“度量衡律”,即天文、地文、人文,以及我们怎样看待这个世界,如何计量事物,都是一个统一的符号系统。而且作为儒家的符号系统总是试图以一种理论构建,自然界的声音和人类的声音,跟乐章的体制,君子的人格修养,来延续我们整个中国的文化。研究中国与西方美学的方法和角度不同。在韩(锺恩)先生的指导下,正做中国音乐美学范畴的研究,中国乐论里面的重要命题。而后把重要命题放在历史的维度进行考察。中国音乐美学从历史发展的平面与一个理论的维度把它构建起来,是一个立体的中国音乐美学思想的体系。这样就可以与西方音乐美学之间进行对话。

     

    宋瑾老師

     

    关于哲学还是美学的问题,是一个学科约定问题。中国过去有谈论美,但没有学科,现在有学科不谈美。美学从感性学感受学出发,哲学是终极抽象。关于哲学基础,国内外情况相似,基本有两种:一种是从传统直到现代主义,最后的堡垒就是现象学。它的特征就是本质主义的思维方式,世界的本质就是一。另一种就是现在新的哲学思维方式——后现代主义。是非本质主义的思维方式。目前,我国也就形成和产生了在这两种不同哲学基础上进行的研究和研究成果。多数人还在传统的本质主义的思维方式上。“音乐是什么?”或者“什么是什么?”,这就是最经典的传统哲学的表达方式。我认为这种表达方式以及它的思维方式,与20世纪形成非常大的反差。我正在考虑,我们自己的学术资源在哪里。多数人有两个来源:一个是西方,一个是中国古代。智慧就在这两边。也许我们的脑结构就是如此,一致性和完备性不可兼得。我们需要考虑我们对世界贡献了什么?

    美不难,美学难。美在实践层面非常简单,而言说它是难的,美学是难的。这里有一个音乐的体验与表达问题。没有音乐的体验就没有表达的内容。体验到的能否用语言表达。要言说不可言说者,这就是美学的无奈。由此想起诗话哲学。普通语言的密不透风的逻辑的墙,它阻隔了我们要表达的东西,因此出现了诗话哲学。但是,诗话哲学在音乐学界受到反感,认为是文风问题,而其他学界则不然。

     

    关于主体性问题,概括为谁站在哪里说什么音乐。在我看来“谁”这个主体是个中性化的概念。“站在哪里”呢?现在大家都是站在上帝的立场,作为一个全知者来发言,代表全人类来发言。那么“说什么音乐”呢?以西方概念,或者说中国受西方影响的这个概念的美学。

     

    关于音乐学“四大件”:1音乐的体验。说什么必须要确实品尝品味过,象当地人局内人那样。2大量的阅读,并内化成知识。3思考,有思考才有创建。4写作

     

    牛龙菲老師

     

    按照鲍姆嘉通的元约定,原词翻译过来是感受学,而感受学与美与不美是两个问题。宋瑾先生刚才所述与其说是美学,不如说是感受学。

     

    罗艺峰老師

     

    关于选题问题,关于20世纪中国音乐美学,关于断代问题,如不能立刻给出,提议先暂时搁置。而关于课题能否归结为如下范围并进行考虑:

    120世纪中国音乐美学问题史。

    220世纪中国音乐美学观念史(感受学还是美丑学)。

    320世纪中国音乐美学范畴史(如“临响”、“观乐”等)。

    420世纪中国音乐美学方法史。

    520世纪中国音乐美学交流史。

    620世纪中国音乐美学出版史。

    720世纪中国音乐美学学会史。

     

    在问题史里,我认为有几个重要基点。第一个是哲学基础的观察,这是个重大的问题,也是音乐美学如何生存下去的问题。第二个是20世纪中国音乐美学的表述范式问题,如二元对立观等。

     

    肖梅老師

     

    补充提议文章写出后再次开会讨论,并把讨论内容附在文章后面。

     

    分享到:


  • 文章录入:Pablo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