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音乐美学专题笔会综述之三

     

    时间:20061210 10:00~11:45

    地点:教学楼贵宾室

    内容:与会代表发言(第一部分)

    主持:韩恩教授

     

    2006音乐美学专题笔会”第三場就“20世纪中国音乐美学问题研究此項會議主題聽取與會代表的發言。

     

    金兆钧老師

    我的目的主要是约稿,我到《人民音乐》20年,80年代中期90年代中期,各位老师都是重要的撰稿人,可以说反映了音乐学界许多的东西,但是后10年接到的好稿子不是很多,许多老师都是学术带头人开始写专著了,不给我们写东西了。所以我今天的任务主要是约稿,21世纪了,音乐学我是想蹭但蹭不大进去的领域,我想听听大家有建设性的东西,我个人感觉音乐学仅就这个学科本身这些年来面临了新的问题和挑战,刊物角度还不能太及时反映这些问题,希望各位老师和前辈不吝赐稿,对新的动向和新的学科建设可以提出一些问题。包括学术带头人在内对于活跃整个音乐学界的关注以及各个问题都起了重要影响,但是好象现在影响小了一点,我个人认为存在有创意的,有网络歌手,但是有些也又搞怪,面对这样的全方位的,几乎是所有音乐家都卷入的音乐现实,音乐学界应该给出一个学理上的剖析、回答或解释。

     

     

    现在许多人都成名了,但是能和那些大学家比吗(例如于丹老师能和南怀瑾的《论语别裁》比吗?)面对一个学问的解释和吸引是不是能让现代人了解、思索以及受到教育。韩老师有自己的想法,赵老师的“中华乐论”的提法也是有争议的,无论年龄上的长辈还是学术上的长辈,以及朋友们,都应该旗帜鲜明地提出意见和引起争论,能把意见更多地反映到《人民音乐》上,至少这个刊物还是有影响的。现在大学拆了院墙,但是好象反而“小院”更小了,萧老师的话就是“宏大趋势的东西少了”。学科内部已经建设得很宽广了,但是在面儿上却没有人知道,音乐问题已经更深了,但是面对人人都知道的“超女”这样超媒体化的现象反而没有人关注,但是我认为越是这样,还是要抢占媒体,我保证可以尽量帮大家,包括在座的年轻的学生,因为毛泽东说过:“理论这个阵地,无产阶级不去占领,资产阶级就会占领”。

     

    韩锺恩老師非常感谢金兆钧先生,虽然是说约稿,但是实际上是说了很多大家需要关心的或者是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对我们是一个触动,长期搞理论的不管是教学还是科研,对于现实问题是回避不谈呢还是从自身的角度谈。

     

    2罗艺峰老师:

     

    金老师的发言对我很有触动,关于断代问题、关于四个死结问题,关于二十世纪我们怎么看待的问题,我想提供一个新的视角,看是否可以跳出来这四个死结,跳出这中西的矛盾来看待二十世纪,对于这个学科对于二十世纪音乐美学是个要关的问题。

     

    首先一个是关于断代问题,不仅是实际操作需要解决,而且非常重要的是反映出我们当代人对历史的一个基本认识问题,比如是古代音乐史的断代在我看来就是没有很好地解决,朝代史和社会史作为音乐史的架构的大框架就始终没有突破,一个很显然的道理是朝代变了但是音乐却没有突破,音乐思想也可能没变,反过来讲一样,音乐思想变了,但是朝代没有变。所以对20世纪如何断代,是以政治运动、是以国共两党、还是以新中国为界,怎么看这个问题?我个人的想法是要高度地学术化、问题化而不是以表面的音乐之外的现象作为我们断代的标准。

     

    个问题是20世纪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背景和大的思潮?韩会长讲了许多学科设的问题,史论、美论、史学的美学化、美学的史学化等等,但我想除了保持音乐美学自身的品格以外,很有必要打开视野,除了历史学和音乐美学的关系以及其他相关学科与音乐美学的关系,是不是就音乐美学自身的思想性质有所考虑,就是把20世纪的思想史作为我们二十世纪中国音乐美学研究的一个必要的参来考虑,我特别选择了萧友梅作为个案来谈这个问题,我的思想立场是来自于引入文明交往论极其内涵。包括国内学者(西北大学的彭教授等)与马恩的意识形态等等里面所谈到的历史交往问题。交往这个词与“马克思”所使用的交往有相同有不同,共通的、通常的、交往的、信息的、传播的、交流的、交换的、交通的通信联络等多重含义,可知交往不仅是物质交往,也包括文化和信息交往、交换、交流。文明交往是20世纪80年代以后中国兴起的一种新的学术思想,它同“马克思”的德意志意识形态灵感从历史和现实获得材料,把交往和生产作为人类互相联系的基本活动,文明交往不仅被看成是文明社会发展的动力,生产这个词我们要理解得宽泛一些,不指是物质生产、也指文化生产、精神生产,我国学者指出,文明交往是我们走向世界的普遍联系和纽带,文明的生命在交往,交往的价值在文明,文明与交往的相互依存是一系列不确定因素组成的过程,文明与交往的脱离,就会形成衰亡与野蛮,只有文明交往才是历史、现实和未来的关键问题。

     

     

    还有人指出,交往是和社会学科和人文学科和诸多科学相关的共同课题,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以人和人的社会存在、发展和演化为研究对象,所以要涉及到这一最基本最常见的社会现象,探索人的交往活动的特征和规律,强调交往的特征和规律、交往的生产,因为与我们20世纪整个音乐文化的发展有密切的关系。文明交往有几种形态:血缘性交往(即规模很小的原始生产关系)、地缘性交往(以自然经济生产关系为条件的文明中心之间的交往,表现为国家、种族、民族、宗教间的交往)、现代性的交往(以大工业生产为条件的全球性交往,特征是商品)、后现代性交往是以信息文明为条件的全球化的跨过交往。交往行为在哈贝玛斯看来是人类4种社会行为中(目的性行为、控制性行为、表演性行为、交往性行为)最合理最重要的行为是交往性行为。历史学家一般的意见,20世纪是人类交往最频繁的时代、最迅速的时期,有五个基本指标:两次大战与战后的冷战、世界殖民的解体和亚非拉独立国家的形成、社会主义的发展的曲折与变革(东欧巨变和苏联解体)、世界现代化历史进程、全球化信息化的问题。在我看来20世纪初的萧友梅先生是中西音乐文化交往的先行者,他的活动正是这个最活跃的交往时期。马克思讲过,重视人类交往活动的生产关系和物质基础,但是交往也包括精神交往与感性交往,精神生产极其能力,精神产品等交换和交流的能力构成了交往力。这个概念也请充分重视,同生产关系、物质生产力一样与人类社会关系和社会生活的总体情况密不可分,但是交往力与生产力都处于劣势的20世纪初的中国,与欧洲的交往是不对称交往。

     

    萧友梅活动时期的特点是中西处于必然性交往和现代性交往的时期,还未进入到后工业时代、中西正处于不对称交往的时期、中西处于连续性交往的十字路口(整个社会都是处于历史悲情)。应该走出历史悲情,历史地客观地看待问题。

     

    中国音乐文化的历史形态正处于与世界交往的过程中,这种不对称造成了西方文化的强势和几乎是单向的流动,马恩在其选集中讲:“一切历史冲突都根源于生产力和交往形式之间的矛盾”,此话对于理解20世纪是很重要的。当时人提出种种口号像“中体西用”、“西体中用”、“全盘西化”、“复古思潮”、“彻底革命”以及“改革求新”等态度都不可避免地在音乐界有所反映,世纪初的时候许多人取名都是用“进化”和“革命”,萧友梅的思想倾向:强烈的进化史观、内在的民族主义、朦胧的社会主义影响和若干思想表现。20世纪中国音乐思想可概括为:史观(历史观念的问题)、乐观(音乐是什么,当时认为军乐和学堂乐歌都是可以振奋精神的)、美观(美学观念的问题)(材料见萧友梅全集第1卷)。我认为他的音乐思想可总结为三大特点:全景式的视野、全体式的架构、全元式的立场。

     

    一、全景式的视野(古今中外,涉及经史子集、近人的音乐学等;历史深度从公元前3000年到近代1900年;涉及外文资料欧洲语言8种;参考各国的音乐图书达数十种;介绍西洋音乐家极多;音乐院校百多所;外国音乐文化视野全部涉及。

     

    二、全体式的架构(文化眼光是全体式的知识架构涉及所有与音乐的关系;知识结构的多元性;学缘关系是中国传统和欧洲现代知识;金兆钧的刚才的说法很好,他都是指向社会音乐生活的)。

     

    三、他的音乐知识论的特色是:融入(融入世界的音乐潮流、译介世界音乐知识、打通音乐教育思想、比较新旧中西音乐、引进世界音乐学术);汇合古今中西音乐知识(以通行的方法翻译介绍古代音乐文献和古代音高、以现代乐器法研究中国古代乐器、以现代音乐教育学反思现代音乐教育问题,介绍世界音乐教育的情况、以现代音乐美学评论现代音乐生活和音乐作品,介绍世界音乐文化、以现代律学研究中国古代乐律问题,介绍希腊及近代乐律学);建设近代中国新音乐(特别重视创作、强调反思、注意学术、倾心教育),20世纪20年代世界性的人才交往情况,有这么多的著名音乐学家来往于中国和欧洲之间;前瞻性的方面(美育的问题和普及音乐教育的问题、创作为先、科学的态度、改进旧乐等)。

    他的音乐思想特点:积极融合,反对模仿

     

    四、他的全元式的价值观:没有所谓的“欧洲中心论”的思想;没有失却民族价值本位;没有忘记民族民间音乐。

     

    我的基本评价是:进入了世界音乐文化大系统;增强中国音乐文化交往力。

    他对我们的思想启迪:韩老师已经在报告中提出我们面对20世纪如何跳出二元对立的模式。基本的思想观念问题,是“挑战与应战”的问题;中国中心观的问题;是逻辑架设的问题,是二元对立的逻辑形式还是多值逻辑的思维?是学术命题的问题,是开放的还是偏狭的?

     

    学术问题的确立反映了当代学者的学术思维水平,这是最重要的,因此提出“中国近现代音乐史的现代化叙事模式是什么”?根本问题就是要理解交往也是一种生产:意识生产、文化生产、知识生产和人才生产。京沪两院人才基地,但是没有这样的交往背景,我们来评价20世纪就很容易走不出来。

     

    韩锺恩老师:谢谢罗教授,91年我们讨论萧友梅先生的时候,您现在的观点与当时已经不太一样了,关于音乐思想方面的研究,罗教授有许多观点,我们现在研究所因为操作等方面的问题还一时不能展开如何接续的问题,他还有了很好的设想,明年是上音80周年的院庆。

     

    赵宋光教授:希望上海音乐学院的领导密切注意,加强关注。

     

    韩锺恩老师:我转达。

     

    3茅原老师:

    我是来学习的,是来看看风气,希望用大家的眼睛来看看我自己的问题,我一直在考虑学科建设问题即可持续发展问题,04年我还没有充分说明白,是想说需要两方面的积累:一个是哲学方面;一个音乐技术工艺方面。没有积累就没有持续发展。我简单说说自己在家里读书想到的意思:韩锺恩的论文之后我几乎一直专注于现象学东西,他已经用现象学来回答音乐哲学美学问题了,我还非常落后,我还在学现象学本身。

     

     

    95年我发言之后今天说的是个继续,就是“胡塞尔”和“茵加尔顿”都在说什么,100年來现象学的发展一直都是磕磕碰碰的,胡塞尔的弟子都对他有反对意见,他自己到头也是说有人性的危机。他关注头脑中的意识是他基本的路子,哲学转向主体性是他最核心的东西,是反思自己来看自己的意识,不要说海德格尔对他的批评,他自己最亲密的助手芬克也说反思这个问题干脆就是难以解决的,用笛卡尔的意思就是用理智的第三只眼睛去观察,总会有一个第一自我永远在那里看着我。只能看别人不是看自己,理性也是只能衡量对象不能衡量自身。我今天就是想借助大家的眼睛来看自己,所有的反思都是在反思以前走过的路。萨特就说狠了,胡塞尔就是在研究“存在就是被感知”,是对现象学的根本上的批评,萨特是研究过“马克思”的人,萨特还说,讨论存在是什么,至少有两个存在:自为的存在(是“是其所不是,不是其所是”的不断否定与修正);自在的存在(是相反的“是其所是,不是其所不是”的静态的东西),它们两个不是同时存在,但是又互相渗透。

     

    有人对胡塞尔学说辩护说这是实际上是一种对历史的考察。我想说,史密斯对现象学的批评是“忧喜参半”,胡塞尔是以个人直观的东西,本质还原是指人类集体的直观关系,起点是亲眼看到的就是不对的,包括胡塞尔的内在的理论就是错的,他本人就是文化成果培养出来的,就有先入之见,真正认识对象不是需要证明,实际上你把事情说在现实生活中在哪里摆明白了就好了,胡塞尔就是一下子排除所有的成见。还有认识事件“螺旋上升”的状态都没有考虑,胡塞尔对于“人性的危机”说20世纪西方的时代病是生活在一个悖论中,就是一方面科技创造了巨大的物质财富,另一方面人都是物、货币中,是钞票,是有用没有用的使用价值,是精神的高度空虚和道德的极大堕落(中国现在也越来越严重),对此,胡塞尔说是单纯追求事实真理,但是是否是理性真理呢?理性真理是高度的实用主义(例如美国为了自己的利益),所以他怀念“欢乐颂”,人类是理性动物,但是一生都在追求理性的由弱到强的生命过程。我想说现在提倡的“和谐社会”就是理性真理的,是真善美的大同社会的追求。刚才罗艺峰说的我们真的要学习萧友梅的精神,我们没有达到他那样的起点,前人的终点我们可能一辈子可能还走不到,从精神领域中说从零开始的,但是我们要去努力。

     

    我们可以讨论废除二元对立的问题,主客两分,所以我们说“马克思”是过时的,我说“马克思”说的原意是对立面既可分又不可分,不可分在我看来是倒退了,因为你连主客都不分,那就到存在就是被感知。我最后意思是说要多读书,多研究点技术,技术要需要专题来讨论的,实际上我们的哲学问题就是要讨论,这也是幼稚的和不成熟的。

     

    韩锺恩老师:谢谢茅原教授,他从自己对现象学的理解来看待理论问题,提出了值得我们在研究中进一步深思的课题。

     

    4、赵宋光老师

     

    关于断代划分问题:我的看法从史论学角度把框架说一下,在20世纪上半有两块:初期的王国维等;萧友梅等。20世纪后一半是三块还是二块还有个问题,这是新的解读,建国后到十年动乱比较零散和各种各样的情况;到80年代开始是新的一块,音乐美学学会成立为标志;还有在90年代是否可以找到新的标志性的起点,对后来的影响是否有标志性的新的起点,与后面是否有明显提高。

     

     

    分享到:


  • 文章录入:Pablo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