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国钢琴教学研讨会进入开幕后的第二天,上午由著名钢琴家、教育家周铭孙教授和著名钢琴家、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副主任江晨教授为与会者带来了精彩的讲座。作为当前国内教育界的知名专家,他们分别从各自关注的角度,身体力行地诠释了钢琴演奏之道。

    一、周铭孙教授讲座“让我们把钢琴弹好听——声音的艺术”

    12月11日 10:15 

     

    周铭孙教授

    著名钢琴家、教育家周铭孙教授通过对近些年来大量钢琴比赛和演奏会的观察,深切地感受到“如何将钢琴弹得好听”似乎没有得到多数演奏者应有的重视。他提出,钢琴是声音的艺术,而不仅仅是手指运动,要给人以美的享受,就要关注如何把声音弹好听。

    怎样判断声音是否好听呢?周铭孙教授谈到一些不良的声音如“打、砸、敲、压”或“虚、飘”这类过重或过轻的声音都是不可取的。同时,伴奏与旋律声部的不平衡,不当的踏板使用,触键与离键不够干净也会造成不好的声音效果。

    周铭孙教授通过举例,详细讲述了弹琴过程中力量的使用方法。周教授用“身体是个储水罐,源源不断往手里输送水”生动地比喻了整个身体都要协调,肩膀到手臂、手腕、手指,直至键盘的力量输送要自然。他比较认可一种“舒服的演奏”,即音乐从指间自然流出。他演奏了C.P.E.巴赫的“行板”乐章,分别以重击键和轻松自然的演奏方式加以对比。他风趣地打比方:“如果弹得太重,就像一个女孩子化妆化得过于浓了。”周教授还列举了肖邦《夜曲》(op.9—No.1)、穆索尔斯基《图画展览会》“漫步主题”等著名钢琴音乐片段,使与会者清晰地体会到触键不同所带来的不同效果。他说“不要弹到底,要弹到点”。

    随后,周铭孙教授又着重说明了旋律声部和伴奏声部间的音响比例关系。他强调,将每个音组织得合情合理才会构成好听的语句。把旋律弹得美首先要把握旋律乐句的造型,同时,合理的伴奏衬托也很重要。对于古典主义时期的钢琴作品,教授巧妙地总结为:“右手是点出来的,左手是摸出来的”。对于古典主义时期之后的作品,伴奏织体则往往比旋律织体复杂的多,因此两者的平衡处理更为困难。他现场演奏了一首描写宁静雪景的中国作品,“左手伴奏要像氤氲的雾一样,右手旋律很轻,像水滴般透出”。而其他一些作品的示例如:舒伯特《即兴曲》(op90—No.4)、门德尔松《无词歌》第20首、柴科夫斯基《四月——松雪草》等等,进一步加深了与会者对于钢琴演奏中伴奏和旋律间不同音响关系的认识。

     

    周铭孙教授现场示范

    最后,周铭孙教授还对当下的钢琴学子们提出了一些建议:不应仅追求演奏快速的作品;在练习中要学会慢弹,在如何演奏好长音上下功夫;要通过加强4、5指的训练以奏出清晰的外声部线条;为了把钢琴弹好听,要让声音延展出去。

    周铭孙教授的讲座对于当下一些钢琴演奏者过于追求手指机能训练而忽略听觉感受具有非常重要的警醒作用。如何合理综合运用身体和手指,明晰区分织体形态,把握不同时期不同风格钢琴作品的音响特点,应得到广大钢琴演奏者和钢琴教育工作者的重视。 

    二、江晨教授讲座“法国钢琴作品在教学中的运用”

    12月11日10点15分 

     

    江晨教授讲座现场

    著名钢琴家、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副主任江晨教授在讲座中列举了自巴洛克时期至今诸多伟大的法国作曲家,进而着重探讨了法国印象派钢琴音乐。“美轮美奂的和声色彩,丰富多彩的音色层次,三维化的音响效果”是这一时期音乐的特点。她认为演奏印象派作品需要做到以下三点:多样化的触键、温和而厚实的运力以及灵活的踏板运用。多样化的触键即通过运用手指的不同部位,改变下键的力度和角度造成不同的音响色彩。温和而厚实的运力即避免粗暴短促的用力,通过温和绵长的发力表现富有朦胧感的音色。这与之前的浪漫主义及古典主义以及更早时期的演奏方式存在极大差异。踏板的灵活运用主要是指合理地使用延音踏板和弱音踏板,不仅控制音量,更重要地是控制音色。

     

    江晨教授

    江教授分析并演奏了福雷、德彪西、拉威尔三位代表性法国作曲家的作品,使与会者领略了法国音乐特有的纤细与精致及偶尔流露出的悲情。她指出,福雷虽然并非是印象派的代表,但是他对于德彪西与拉威尔的影响却是巨大的。江教授现场演奏了福雷的《夜曲》(op33.—No.1)。这部作品和声语汇丰富,旋律线条绵长,转调突然却不乏优雅,与肖邦的同体裁作品创作手法有共通之处。

    她将印象派代表作曲家德彪西的作品概括为“五官所接受的所有印象变为音乐”。在他的音乐中,旋律线条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更多的是描绘一种色彩,一个场景或是一种心情。江晨教授将德彪西和拉威尔关于“水”的作品进行比较。分别演奏了德彪西的《水中倒影》和拉威尔的《水妖》。谈到德彪西的《水中倒影》,她风趣地以美食打比方,作品中大段的左手支柱性和声就像火锅汤底,右手的变化就像是加入了不同的菜,但是基本味道不变,一旦左手和弦发生变化,则如同换了一锅汤底,此时需要做出不同的色彩变化。在演奏《水中倒影》时需注意:不要将高声部突出,从而营造出“水中倒影的”的朦胧和摇曳感。德彪西作品一般体现出他温厚、欢乐,自在的生活心态,因此极少有强烈、愤懑的高潮部分。拉威尔《水妖》的开头部分谱面有大量的重复音,演奏者要克服各种艰深的技巧才能演奏出松弛柔韧的感觉,犹如流线的、韧性的音乐小波浪。与德彪西不同的是,《水妖》的高潮处注入了更多的悲情,有咄咄逼人的形象和强烈的欲望。

     

    江晨教授示范演奏

    作为在法国巴黎留学生活了9年之久的钢琴家,江晨教授充分展示了法式的细腻与优雅。通过精彩曼妙的演奏,呈现出原汁原味的法式风情。法国的音乐文化气质已深深地融入了她的艺术血液中。

    上海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研究生报道小组:

    孙巍    钢琴专业

    张蒙君  音乐鉴赏与评论专业

    张沛霈  钢琴专业

    摄影:赵沁暘  音乐数字媒体专业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