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晚,东方音乐研究暨音乐学前沿系列学术讲座在音乐学院101会议室如期举行。本场讲座邀请了民族音乐学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张振涛教授,主讲《乐谱学》。  

    讲座围绕“中国乐谱的凭借”、“工尺谱字的来源”以及“中国乐谱的韵唱”三个部分展开论述:  

    第一部分,中国乐谱的节奏凭借。音高和音长是构成乐谱的两个基本信息,然而中国乐谱为什么没有节奏?回述中国乐器史,就会发现一个突出现象——高度发达的打击乐器。所以,中国人的节奏概念并不是依靠写在纸上的抽象符号,而是依托于打击乐器的物质实体,从而建立在一系列实实在在的音响点上。这与西方化抽象时间为书面符号的逻辑相似,只是凭借的载体不同。自古以来,中国就拥有着文字与实践并重的传统。因此,“白纸黑字”的书写与“口传心授”的教学就像两条相互依存的纽带,维系着中国传统音乐文化的活态传承,缺一不可!  

    第二部分,“工尺谱字”的来源。当笙苗未装笙斗之前,散乱无序的摆放在作坊之中。长度相同而位置不同的管苗,需要采用符号标记予以辨识。所以,笙苗内侧刻写的符号被称为“管名”。而制作工序的序号“一二三”,到了发出音响的乐器上就不仅仅代表“一二三”了。对于兼具工匠和乐师双重身份的人,管名意义开始超脱数字概念,转为音高概念。于是,从具象到抽象、从数字到谱字、从读音到唱名,一套新的符号体系脱颖而出,成为另一套性质完全不同的符号。竹管顺序,变为笙苗名称;笙苗名称,转为音高名称;音高名称,化为谱字符号。如果没有扎实的田野工作,也许无法破译这隐藏于民间的文化代码。  

    第三部分,中国乐谱的韵唱。“谱简声繁”是工尺谱的基本特征。通过“韵唱”和“演奏”,就会给原本并不多“字”的谱面,填充大大超出谱面的音符。这种采用状声字道出谱面没有的字以形成完整曲调的技术,民间称为“阿口”、“韵曲”(北京、冀中)、“哼哈”(西安鼓乐)。经过一轮“添枝加叶”,最终化为一首曲折繁复的曲调。“祖传秘方”展示了“身体文本”的“神性”,令人惊叹。听过杨荫浏先生翻译的姜白石“自度曲”的人,都有个突出印象,就是风格太“洋气”。如果照本宣科,一板一字,只唱“实字”,都会“洋气”。一旦填上阿口,韵味儿自然呈现出来。这就是我们一直追寻的“乡土实践”和“中国经验”。  

    讲座的尾声,张振涛教授与在场师生对于工尺谱的传承等相关问题进行了充分的交流。在持续近两个小时的讲座中,张振涛教授以他丰富的田野经历、丰厚的理论积淀辅以声情并茂的讲解,为同学们揭开了中国乐谱看似神秘莫测的一层面纱,使我们更加深刻的理解了其中隐喻的内涵。中国传统音乐文化如此博大精深,有待于作为年轻学子的我们接过前辈的“衣钵”继续求索,将这一宝贵的文化根脉传承下去……  

                                                                  

                                                              

       

       

      (音乐学院 文:傅碧雯 图:林捷) 

       

     

    分享到:


  • 文章录入:傅碧雯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