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对传统文化“四个讲清楚”的指示精神,挖掘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层内涵,接通现代,2014年8月28日,由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主办的“探索礼乐文明新体系学术研讨会”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召开。

    来自中宣部文艺局,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舞蹈研究所、戏曲研究所,文化部民间文艺发展中心、清华大学、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天津音乐学院南京艺术学院、杭州师范大学、青岛海洋大学等地的学者,来自《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中国社会科学报》、《音乐研究》《人民音乐》《中国音乐》等多家媒体和学术刊物共40余位相关人士参加了会议。

    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先生很重视会议的召开,针对会议筹备做出两次批示。中国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能宪博士莅临研讨会,他指出:礼乐制度与礼乐文明是中国传统文化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探索建立礼乐文明新体系是当代文化建设的重大课题,对此进行深入探讨,对我们国家的现代化建设有着重要意义。文化部民间文艺发展中心主任李松先生认为:当下社会缺乏神圣性,缺乏国家和民族的文化自觉,并影响到顶层设计导致混乱。他认为对于神圣性的恢复,未必国家能做到百姓的前面,要把握传统文化的精髓,把握核心价值观,不应使当下与传统变成“二元对立”,对于礼乐文明新体系的建设不是一两天的事情,要有礼仪的体系,不能只有《国歌》作为礼乐,要探索面对孔子、黄帝、炎帝、成吉思汗等其礼仪究竟是怎样一回事。

    清华大学著名礼学家彭林将中西方文化精神比较后认为礼乐标志着中华文化的特殊性,礼乐有着解决人成为真正的人的重要作用,乐比礼还要高、还要重要,“德音”谓之乐。礼具有规定性、国家认同,礼仪是要“演”的,应在实验性复原的基础上发展。

    南京艺术学院音乐研究所所长管建华教授对这个学术研讨会十分重视,他拿出了一篇两万八千字的文章,重在从伦理哲学和音乐教育的视角对礼乐文化内涵做出阐释,他从西方学术界对相关问题的探讨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对应性比较研究以深入,给参会者留下深刻印象。

    中央音乐学院的宋谨教授认为,重建礼乐文明,重在重建道德支点。在强调法治的前提下不能够放弃礼乐的道德自律。应该努力探寻中华民族性,没有民族性则为中性,重建礼乐文明就是要改变这种中性的状态,彰显中华民族的特色。

    天津音乐学院院长徐昌俊先生是作曲家,他认为:物质文明发展到今天,精神文明跟不上去是十分危险的。两种文明反差越大、矛盾越大,也越危险。精神文明严重滞后一定程度上会消耗掉或拖垮物质文明,对自然一定要有敬畏。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的王宁宁研究员认为探索礼乐文明新体系有着迫切的现实意义,这应该是世界观与道德精神方面的反思与重塑。在古今之间的权衡与选择,恪守与变通,把握传统方有利于发展。

    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王子初研究员认为西周礼乐制度规范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他通过音乐考古的成果论述礼乐制度实施过程中通过乐悬制度所发生的具体变化。他认为建立新体系应该不求细节,而是在大的方面符合传统。

    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研究员秦序先生对周礼和秦礼做出辨析,认为秦礼吸收周礼之后的变通深刻影响了后世两千多年,这是“儒表法里”。汉代的叔孙通依据秦的状况做了简化,礼是多层次的复合概念,体现出社会继替。他认为“周秦礼乐文化”对后世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

    中国音乐学院音乐研究所的谢嘉幸教授对中国音乐学院自2009年以来系列礼乐重建理论探索与实践进行解析。这包括雅乐中心和雅乐团的活动以及2013年以礼乐重建和传统乐教为主题的北京传统音乐节,这些实践有着积极的意义。杨春薇博士对中国音乐学院雅乐团实践进行了梳理与反思。她讲到,许多打击乐专业的学生对钟磬演奏要经过长时间的训练方能够熟悉,而面对传统礼仪,同学们也从不知所措到能够主动遵循。

    来自杭州师范大学的田耀农教授认为学界曾有这样的认知,即“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但当下音乐教育是“西乐为里,中乐为表”。他认为现在音乐教育的危险比20世纪30年代还要大。学界认定的传统音乐就是民间音乐,而对历史上的主流音乐不了解。一个民族最重要的特征在于“文化属性”,而在音乐界这种民族属性——族性已经难以认知。

    青岛海洋大学的张咏春博士结合孔府的相关文献对明清时期文庙释奠礼乐整个仪式过程进行解构,认为其涵盖雅乐核心为用,道路仪仗鼓吹为用以及释奠之后娱乐用乐多个层面,并依据学界对雅乐的认知对当下台南孔庙“雅乐十三音”进行了辨析。

    中国音乐学院音乐研究所的任方冰博士对明代军礼用乐中大阅礼、亲征礼、遣将礼、大射礼的发展演化过程进行探讨,辨析告祭以及奏凯等仪式程序,使大家对传统五礼之军礼及其用乐有相对深入的把握。

    本所同仁黄敬刚、王清雷、李宏锋、冯卓慧、郭威都为大会非常认真地准备了论文,由于时间关系没有来得及报告,但会以适当方式展示其研究成果。

    在讨论环节,中国音乐学院的丁旭东、陈雷激、赵志扬先生,中央音乐学院的陈荃有教授,江苏师范大学的马东风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的王清雷、郭威等同仁积极发言、研讨热烈,彭林教授多次插话互动,将研讨引向深入。由于时间关系,中宣部文艺局的马小龙先生、《光明日报》国学版主编梁枢先生、《中国文化报》的杨晓华先生、《中国社会科学报》的项江涛博士、《人民音乐》的荣英涛先生、戏曲研究所的刘文峰先生和舞蹈研究所的刘青弋先生等没有来得及发言,他们到会表示了对该论题的积极支持。上海音乐学院洛秦先生、天津音乐学院的郭树群先生虽在国外没能赶回,也写了文章对礼乐文明新体系进行探讨。

    项阳为研讨会认真准备的主题发言为《何以创建礼乐文明新体系》,文章从传统礼乐观念、礼乐制度、礼乐形态多视角进行辨析,认为中国传统礼乐文明之所以形成特色,主要在于彰显群体性、类型性、丰富性、多风格性与体系化,表达了中国人涵盖审美功能,侧重社会功能和实用功能的仪式性用乐诉求。礼乐应在不同仪式中体现庄严、崇高、自豪、敬畏、缅怀、欢快、热情、威武、激越等多种情感,应把握礼乐体系、礼乐文明的深层内涵,把握礼制仪式类型与乐制类型的对应关系,探索新体系应整体设计并使之制度化,新时期礼乐体系反映国家与社会仪式性诉求、是彰显民族文化特色与内涵的系统工程。国家应设置专门礼仪及其用乐机构对这一切进行相应设计、管理、培训和实施,以彰显国家礼仪及其用乐的全面性、系统化、典型性和风格多样性意义,使中华礼乐文明得以发展延续。

    一天的会议开得很紧凑,与会学者大有意犹未尽之感。多位学者呼应了项阳关于应该在新的历史时期对礼乐文明延续传统创新发展的认知。会议相关成果将会陆续得以展示。

    礼乐观念、礼乐制度话题日久弥新。礼乐文明课题成为音乐学界与大学术界共同探讨的契合点。礼乐重建、雅乐重建、礼乐文明新体系与传统究竟是怎样的关系?礼乐教育与人的塑造有怎样关联,问题多多。是次研讨会存在一些基本定义各自表述的情状,甚至对礼乐定义也有不尽一致的认知,研讨会所提出的诸多问题要解决绝非一蹴而就,毕竟我们在研究与思考的路上又迈了一步,探讨将延续,没有终点。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作者姓名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