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犹太腔的结构主义”——亚历山大韦普利克的钢琴奏鸣曲NO.2OP.51924)讲座与独奏综述(讲题一)

     

    综述人:张人婕、君婷

    20171116上午10点,来自UCLA的著名指挥家、钢琴家斯塔尔伯格(Neal Stulberg)教授在上海音乐学院602教室举办了题为带犹太腔的结构主义’——亚历山大韦普利克的钢琴奏鸣曲NO.2OP.51924)讲座与独奏的第一场讲座。本次学术活动是上海音乐学院高峰学科西方音乐史团队建设项目之一,讲座的主持人为金毅妮副教授。

     

     

     

    Stulberg教授曾指挥过费城管弦乐团、洛杉矶爱乐乐团、亚特兰大、休斯顿、新泽西、圣路易斯、温哥华等交响乐团,圣保罗室内乐团、洛杉矶室内乐团。他是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指挥家的获得者,在美国,这个奖项对于指挥家来说是最高荣誉。他生长于底特律,先后在哈佛大学、密西根大学和茱丽亚特音乐学院读书。每个指挥的成长都离不开乐器的学习,作为一位优秀的钢琴家,他经常以钢琴独奏室内乐演奏家的身份出现于音乐会中。

    本次讲座从分析Alexander Veprik(韦普利克)钢琴奏鸣曲(NO.2OP.5)出发,重点讲述了俄国在1920年之前的两个艺术运动——“结构主义圣彼得堡犹太民族音乐协会艺术联盟的成立。在讲座中,教授亲自演奏了这部作品,并讲述了整部作品有两种风格,第一种是结构主义强烈的控制,第二种是犹太教温暖抒情的旋律。教授认为我们应该更多的关注这部作品,因为作曲家写这部作品时是一种自由的心态,演奏家有很多种诠释的可能性。除此之外,还提供了关于韦普力克和这个音乐协会的背景知识,并为讲座听众介绍一种已被遗忘但强有力的创作表达,以及它与其所处的文化、政治体系之间的复杂关系。

    结构主义方面,首先提出这一运动兴起于1913年,主要出现在视觉艺术领域(包括绘画、雕塑、电影以及建筑等),这些作品都具有色彩鲜明、对比强烈、棱角分明的特点,其中大多数作品表达的是人类在城市化背景下的一种兴奋的情绪。随后依次介绍了各个领域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及其代表作品,比如在视觉艺术领域中有Alexander RodchenkoVladimir TatlinEl Lissitsky等艺术家;著名的电影导演有:Sergei EistensteinGrigori Kozintstev以及Leonid Trauberg等;在音乐方面:作曲家Mossolov的《铸铁厂》和Shostakovich为影片《新巴比伦》所作的配乐都具有极高的艺术审美价值。此外,结构主义也曾于1923年发表了宣言以表达他们的艺术哲学思想,他们认为艺术对象的材料构成完全被一种混合的美学所取代,它的艺术对象被当作一个整体,并没有一个可以识别出来的风格,由此得出,结构主义不是一个兼具平衡与美的艺术,但它在某种程度上存在一定的技术含量,像是工业订单的成品,完全是一种熟练的技术与材料组合成的产物。最后,讲到了结构主义是对浪漫主义的一个很严厉的回绝,相较于抒情柔美的浪漫主义风格而言,它有种钢铁般的坚硬度和力量感。在俄国早期(1920年前)理想主义的社会环境中,作曲家的艺术追求很容易实现,但是到了斯大林时期,政府实施的强压政策使得结构主义最终被社会现实主义所取代,从而可见,它持续的时间并不久。

    第二个艺术运动发生在俄国十月革命期间,众所周知,2017年是俄国十月革命一百周年。这一事件具有深远的地理政治意义,对处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一群年轻而有天赋的犹太作曲家来说,也是重要的艺术时刻。这些作曲家包括Josef AchronLazare SaminskyMikhail GnessinAlexander Veprik等,他们在1908年自发组成一个名为圣彼得堡犹太民族音乐协会的艺术联盟。协会的目标是创建一种全新的古典音乐类型:充满犹太音乐元素的音乐会音乐。这个协会在十月革命后突然解散,大多数成员移民欧洲、美国、或巴勒斯坦。苏维埃政府没有兴趣延续这些犹太作曲家的音乐遗产,因此在当地停止了推广和演出。尽管直到19世纪20年代,该协会中的一些作曲家仍然在写犹太风格的音乐,但由于他们已经四处分散,加之苏维埃政权的文化镇压,使得保持这一音乐活动的丰富性、维持其演出的进行、甚至音乐文本的保存都难以为继。苏联解体后,韦普利克仍留在俄国,最终成为了苏维埃音乐主要宣传者以及一本20世纪俄国的权威配器教材的作者。

     

     

    在本次讲座中,教授重点分析了韦普利克曲折的人生经历并讲述了他最为重要的创作领域——钢琴奏鸣曲。他的两部钢琴奏鸣曲尽管风格不一,但都展现了强有力的个人表达,尤其是第二钢琴奏鸣曲,具有浓郁的犹太旋律元素,并且采用一种明晰可辨的结构主义风格写成。第二钢琴奏鸣曲是一部长达12分钟的单乐章作品,整体上来讲是爆炸的,沉重的,有点偏执狂的持续重复某个动力,但也有抒情乐段,主要是为了表达犹太教音乐中丰富的调式音阶。接下来,教授从演奏家的角度设问,谱面有密集的表情记号(甚是每个音都有标注如何去演奏),作曲家究竟是为了表达什么?他认为演奏家并非完全按照作曲家的指示去诠释,演奏时要有自己的想法,只需表达心中的自由。

    本次讲座为大家呈现了一个我们相对不太熟知的俄国作曲家韦普利克以及他的第二钢琴奏鸣曲的全貌,使同学们对作品背后的犹太文化以及当时俄国的社会政治风貌有了一个更深的认知,扩宽了我们的学术视野。

     

     

     

    分享到: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