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6年11月3日周四15:30—17:00
    地点: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院演奏
    讲座主题:钢琴公开课
    主讲人:陈宇萌
    主持人:金慧
    整理综述者:徐瑞婕

      113日下午330分,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院演奏厅开展了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院与上海音乐学院学术交流活动之陈宇萌钢琴公开课,课上由南京艺术学院的两位同学分别试演了两的钢琴作品——肖邦《夜曲Op.9 Nr3贝多芬《告别奏鸣曲》第三乐章,陈老师并对其进行了指正与讲解。  

        当拿到一首作曲首先要了解它的历史背景。肖邦早期和晚期夜曲有所区别,《夜曲Op.9 Nr3是他早期的作品之一,因此演奏时主要表现的是作曲家内心的热情,而在他晚期的夜曲中则更多地要表现出作曲家的情感由热情转向痛苦。在乐曲A段开头出现了scherzando,译为诙谐的、意思,由肖邦的谐谑曲引用此名翻译而来;在B段中(40小节)我们看到乐谱中出现了sostenuto,译为保持地,实际上理解为沉稳地、稳重地更加合适,这是因为音乐到了B段要与A段形成对比,所以音乐刚开始可以表现的稍微俏皮、活泼一些,才有诙谐的味道。在浪漫主义时期弹性节奏是很常见的,例如开始的rubato,释译为被偷走的时间,弱起之后第一个音出现的时间可以稍微拖长一些,时间被前一个音偷走之后一定会还回来,意思是渐慢以后一定会有渐快,才能让乐曲整体节奏在应有的节拍之内完成。另外要强调的一点是在浪漫主义时期往往短时值的音是不留长的,例如第七小节中最后一个#C在出来之前,可以在#D上稍作停留,然后旋律稍纵即逝,落在#A上。在八度的弹法上,陈老师提到了要演奏出音乐的层次感,人们因为听觉的习惯通常上强调高声部的旋律,这时小指往往要更为突出一些。乐段在重复时要有变化,为了音乐表现更为夸张,在渐强的处理中可以让由弱到强的幅度拉大,从而把重复乐段的音乐起伏表现的更为明显。总体而言,浪漫主义时期表达的较多的是人们内心的起伏,演奏者在表演过程中相对于古典时期的作品应该更加自由与洒脱一些。  

    《告别奏鸣曲》是贝多芬为数不多的亲自添加标题的一首奏鸣曲,属于贝多芬中晚期的代表作。其第一乐章名为《告别》,是献给当时在拿破仑入侵欧洲时的一位他的支持者鲁道夫大公爵,全曲从第一乐章《告别》到第二乐章《思念》(德语译为‘漂泊在外’)再到第三乐章《重逢》,充分反映出贝多芬对于鲁道夫这个挚友从“告别”到“重逢”期间的内心感触。第三乐章没有了第一乐章明显的奏鸣曲式结构,第一小节一直到第十小节是引子部分,之后主题切入,在主题开始之前右手有两小节的小连线,而左手却是以跳音为主,由于踏板换得过于频繁会影响到连音的听觉效果,陈老师建议演奏者乐句在此处最好放掉踏板练习。古典主义时期的几位作曲家都乐此不疲的引用小连线来表现音乐的欢乐,因此在演奏小连线时要注意强拍的重音与弱拍的起伏对比以及语气的变换。在贝多芬晚期的作品中尤为要注重踏板的运用,这与他的早期作品有所不同,晚期的作品在当时的乐器上已经非常接近现代的钢琴,在这里踏板运用的较多而且在变换踏板或者放踏板的选择上更为严格,正拍踏板和切分踏板在变换的同时要干净、清晰和利落,从而做到锦上添花。副部旋律中有一连串的十六分音符与三连音的切换,这在古典时期也是非常多见的。因为当时音乐还没有发展到能够自由的表现人性阶段,所以作曲家在节奏的控制上描述的相较为中规中矩一些,在实际弹奏中是一种渐快渐慢的表现或者是弹性的演奏,包括乐曲后面很大篇幅都是紧密的十六分时,陈老师强调一定不能弹成音阶,要在“重逢的欢乐”里体会节奏快慢的变化。贝多芬把主调和复调旋律穿插在他的奏鸣曲中,在巴赫的作品中我们经常能看到复调音乐,贝多芬的作品里面同样运用了卡农的元素,像是对话性的复调,这时也可以放掉踏板,充分感受多声部的旋律层次。  

    讲解完毕前陈老师强调了在演奏作品时要注重选择作品的版本,不同的版本涉及到里面的音乐术语也有所不同,这会影响到对演奏者对作曲家创作该作品的理解。最后,一节具有启发性的公开课在学生们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分享到:


  • 文章录入:贝尔瑞婕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