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届“交叉音乐学大会”进行到第三日,上午在上海音乐学院学术厅举行了第7、第8场有关“自然科学与音乐实践”的主题发言。

    首先发言的是来自上海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的蒋存梅、周临舒、海棠,题目是《绝对音高:音乐优势或劣势?》。

     

    音乐进化论是未来普遍关注的热点。它主要存在两种观点:音乐适应论和非适应论。音乐适应论认为人类的音乐能力是自然选择的目标;非适应论则认为,音乐可能是其他认知能力的副产品。支持前者的重要依据在于,作为一种在没有参照音的情况下对孤立音高进行命名的能力,绝对音高能力具有特定的基因基础。如果绝对音高的证据能够支持进化理论,那么绝对音高必然具有音乐知觉的优势。然而,一些研究显示了绝对音高在音名命名方面的优势,但绝对音高是否具有音乐知觉优势尚未定论。

    拥有绝对音高感被视作可能获得卓越音乐成就的征兆,但绝对音高者是否觉有音乐知觉的优势吗?为此研究团队设定了3个实验。实验1是绝对音高者对调性的敏感性,实验23分别探讨了绝对音高者对音乐紧张度的知觉和体验。研究结果显示,绝对音高者在调性知觉的外显任务上标新出比非绝对音高者更低的正确率和更长的反应时,表明绝对音高者对调性感外显知觉的敏感性较弱。然而,在内隐任务下,绝对音高者与非绝对音高者相似,能够根据调性音高的稳定性进行层级加工。这说明,绝对音高这具有调性的内隐知觉能力,而无法对调性进行外显加工。本研究结果还表明,音名识别和音级识别表征了两种不同的标记系统。但是,不同的标记系统并不影响音乐紧张度的加工,因为两组被试在音乐紧张度的知觉和体验任务上的表现相当。综上所述,尽管绝对音高者具有在没有参照音情况下进行音高命名的特殊能力,但是他们并未表现出音乐知觉的优势。因此,本研究结果并不支持音乐是自然选择结果的适应论观点。

    这一场发言引发了一些讨论,有学者提问是否应该将非绝对音高称为相对音高?蒋存梅老师回答相对音高也是通过训练的,而非绝对音高是最原始的。学者继而追问:相对音高与非绝对音高对专业音乐创作是否有差异?研究这认为,两者对音乐理解没有差异,对于音乐创作水平也没有差异,这一问题在实验1中已有体现。

    第二位发言的是来自厦门集美大学的卢广瑞教授及他的研究团队,题目是:《音乐幽灵(思维)探秘》

     

    卢教授先介绍了题目中的音乐幽灵是指思维,实际就是思维探秘。当代思维科学的迅猛发展,为音乐美学理论、音乐实践活动的深入研究开辟了新的方向、提供了新的途径与可能。但是学界对音乐思维研究成果较少,我们研究目的是确认音乐思维的“身份”及其本质、内容,过程、规律等一系列含糊不清的问题。

    思维科学理论主要包含灵感思维、形象思维、逻辑思维三个方面。音乐思维特指音乐创作、音乐表演和音乐欣赏实践活动。这三类实践活动主体存在差异性。“一度创作”即作曲,是作曲家灵感(创造)思维、形象思维和形式逻辑思维高度的统一结合;其“二度创作”及音乐表演,使表演家高超的灵感(创造)思维和超形象思维所为;音乐欣赏及高级音乐欣赏的性质属于音乐学研究,并非属于音乐艺术创作,音乐美学实质上就是高级音乐鉴赏的“理论创新实践逻辑思维”之理论集体化。两者相互印证,表里如一,殊途同归。最终,音乐创作与高级音乐鉴赏,音乐思维研究与音乐美学,如同“时空的起讫点与运动的起讫点总是相重合的”一样,重合在了一起。

    发言结束后,有学者提问“意识包含很多分类,在卢教授的研究中提出超意识,是指哪一个层面?”卢教授回答是在自己2001年去美国参会时,一位美国教授提出来的,英语是“far beyond tension”,教授翻译为“超意识”,指的是我们无法说出来的能力。

    最后一位发言的是来自齐齐哈尔大学音乐与舞蹈学院的刘思瑶及其研究团队,研究的题目是:《注意力与音乐想象相关性研究》。

     

    心理学对“想象”的释意是:想象是对头脑中已有表象进行加工、改造形成新型相当过程。意向就是客观物象经过创作主体独特的情感活动而创造出来的一种艺术形象,是想象的结果,总的来说——想象是个过程(动作),意象是个结果(形态),意象就是想象所得的结果。因此,想要探究音乐想象,音乐意象是个好的介入点。音乐意象存在于音乐活动的各个方面,从认知心理学信息加工角度上说,音乐意象是音乐活动加工过程中的一个重要信息加工现象。对音乐意象这个概念的定义,存在多种角度和立场,并不明确。经过文献整理可见,国内外学者比较赞同音乐意象是一种创造性的图像。中国学者李杰通过对大量国内外“音乐意象”的相关文献进行梳理,在此基础上进行了一系列的实证研究。

    研究团队的实验包含两个测试,对象是齐齐哈尔大学音乐表演系一年级学生。测试一为音乐意象能力测试,测试二为注意力测试。结果说明在技术水平比较成熟的前提下,注意力与音乐意象加工存在一定的关系。对声乐专业学生来说,以自身器官为乐器进行表演,提高注意力的分配、扩展注意力广度和增进注意力稳定性,能够使其技术和表现力得到良好的平衡。

    研究得出两个主要结论:音乐意象存在不同的加工水平;音乐意象对音乐事件活动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这对教师的教学策略提供借鉴:学生的音乐想象力对表演有一定帮助。

    发言结束后,有学者提问“意象是人当下的感受,表象是事物在大脑中浮现出的表征。通过实验如何体现人们意象的差异?”刘老师表示主要通过视觉、听觉、音乐情感、背景知识、本体知识5个方面来衡量。针对这一问题的探讨,许多学者认为,心理学家们往往会制造很多数据,但缺少对音乐基本的理解。而音乐学者们不能完全依赖心理学家的理论,而是应该通过这些数据来帮助音乐实践。

     

    下午2:00然在学术厅举行的是本届大会的第三场专家讲座,由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杨燕迪教授带来的《论音乐创作中的问题意识与想象》。

     

    卓越的作曲家,往往能够以敏锐的意识和超凡的想象,同时针对艺术形式发展和时代人文气氛,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问题”, 并通过具体的艺术创作,试图回答和解决相关的“艺术问题”,从而一方面推动艺术的前进,另一方面也营造自己的艺术表现世界。在形成理论框架的基础上,杨老师从“时代艺术问题”(中国20世纪音乐创作中的民族性与西方影响问题)、“体裁艺术问题”(歌剧发展中的结构问题)、“艺术家个人艺术问题”(贝多芬晚期对颤音技术的创造性转化)三个不同层面和角度来论证这一理论框架的可行性。

    讲座分五个方面:1、学理准备:我自己的学术思路回顾;2想象与“艺术问题”;3、关于艺术问题的进一步追问;4、一些例证;5、总结及余下的思考。

    一、学理准备:我自己的学术思路回顾

    10年前,杨老师曾提出通过“立意及其实现”的视角来观察和解读音乐作品,或可达到更加有效、更佳透彻的音乐理解。音乐理解的出发点——观察作曲家在具体作品中所持的具有想象力的立意构思。对音乐艺术作品的理解和判断,似乎可以创作者对一部作品所持的总体“立意”为出发点和基石。创作者通过自己对人生、世界和艺术的体验与思考,在音乐写作中将这种体验和思考凝结为某种中心的表现“立意”,并在音乐材料的具体形式建构中和作品的实践过程中对这个中心“立意”予以具体的“实现”和展开。

    近年来,杨老师投入到查尔斯·罗森的《古典风格》一书的翻译工作中,由此对音乐作品的理解问题又有新的认识。在这本有口皆碑的重要论著中,罗森紧紧抓住音乐作品内在的“艺术问题”,对众多艺术杰作进行了鞭辟入里的精彩分析和具有想象力的批评,也为音乐理解这一处于核心地位的美学问题提供了有效的方法论参照。例如,变奏曲与赋格,这两种典型的巴洛克形式,如何在贝多芬手中被转化为符合古典美学要求的古典形式,通过罗森的论述被清晰地展现在读者面前,从而让读者获得了对贝多芬艺术的深度理解。可以说,贝多芬针对此时的音乐艺术发展,具有想象力地构建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问题,并通过对问题的探究和具有想象力的解决,推动了音乐的发展和前进。而罗森作为分析家和批评家,正是通过对贝多芬音乐中艺术问题的观察、总结和诠释,从而达到了真正意义上的深度艺术理解。

    二、想象与“艺术问题”

    在这里,理解的关键在于看清并认识到,处在具体历史文化条件制约下的作曲家在艺术作品的创作中所面临并试图解决的“艺术问题”。结合“立意”的概念,杨老师认为“艺术问题意识”可看作使一种想象的投射,也可被看作对“立意”概念的拓展和深化。解读作品的“立意”和艺术问题,有助于音乐理解的方向直接针对作曲家的创作意图,而不是针对作曲家的创作心理。创作意图,指的是作曲家在写作一部作品时所要达到的艺术目的、他所面临的创作问题或艺术难点、以及他的解决方案。创作心理,指的是作曲家在创作时的所思所想,以及他在创作时的心路历程。两者之间有密切关联,但却清晰有别。杨老师在此引用了德国哲学家加达默尔的思想来论证。

    三、关于艺术问题的进一步的追问 

    杨老师在这一部分集中探讨了3个问题

    1、艺术问题是否仅仅关涉形式和语言?

    答案是否定的。在生发问题意识和形成艺术问题的过程中,形式和内容一定卷在一起,而且在很多时候完全不可分。贝多芬晚期是无与伦比的卓越例证。

    2、艺术家是否明确意识到艺术问题?

    答案非常复杂,需要进一步探讨。瓦格纳可以作为一个强有力的力争。他作为历史中最具理论头脑、最有反思能力的作曲家,对自己的艺术问题进行了明确的界定。其他大多数艺术家或许没有这样的愿望和能力。但注意,使人和批评家往往有最为杰出的问题意识和诉诸言辞的能力。

    3、理解者如何看到艺术问题?

    音乐接受者对作曲家艺术风格的熟知,对作品产生时代的历史条件的掌握,对作曲家面临的艺术问题的意识,以及最重要的——接受者自己的艺术敏感。明确意识到作品的立意中心,并以此为基础解读作品的内涵和特点,这是接受者/理解者的任务。而作为一个特殊的接受者/理解者群体,批评家和分析家的任务也许应该是在更广阔的文化/历史文脉中对具体作品中的立意概念进行全方位的阐发,并以此对该作品的审美指向、艺术品位和文化价值进行深入诠释和界定。至此,理解这对作品异议的诠释和解读就超越了创作家自己所能意识到的创作意图范围,理解的意义和创造性从中得以体现。

    四、具体例证

    在这一部分中,杨老师主要从3方面进行论证。

    1“时代艺术问题”,以中国20世纪以来的艺术音乐创作为例

    中国音乐元素和西方技术语言结合与处理一直是核心问题。杨老师分别列举了桑桐的《在那遥远的地方》、汪立三的《泥土的歌》、王建中的《情景》等中国钢琴音乐创作论证这一问题。

    2、体裁艺术问题

    杨老师以歌剧体裁为例,认为戏剧发展与音乐结构一直是核心问题,在此他提出了具有想象力的解决方案:(1)莫扎特《费加罗婚姻》第三幕认亲六重唱是奏鸣曲式与动作的完美契合;(2)瓦格纳的主导动机控制下的特殊交响-歌剧结构原则。

    3、艺术家个人艺术问题

    这个问题极为复杂,艺术家必须面对时代感召、音乐语言走向、民族诉求等多维交叉口,定位自己并找到方向。如理查·施特劳斯和西贝柳斯面对现代主义的不同回答,同为保守派,但取向和答案完全不同,但都获得了极高的艺术成就。

    五、小结及余下的思考

    杨老师认为,从“想象与艺术问题”的角度出发,可以更为有效、更为切实地推进音乐理解这一美学课题的进一步开掘,并对音乐的分析批评与史学研究产生积极影响,甚至针对音乐创作和表演等事件活动,也会带来特别的启示。这一观察和思考角度,不仅适用音乐领域,而且也在美术和文学艺术中奏效。杨老师本人的思考启示深受艺术史家贡布里希的影响,而他历来主张,理解艺术家的艺术问题正是进入艺术史最好的通道。正如贡布里希的思想受到伟大哲学家波普尔的强烈影响,艺术问题的学说也可被看作是对波普尔“世界3理论”的验证和发展。波普尔认为,我们可以将世界分为:物理世界(简称世界1)、主观精神世界(简称世界2)与艺术的世界(简称世界3)。世界3本身是自主、客观的,尽管它完全来自人的心智、它有其自己的问题,但看到这其中的问题,不论是创作者还是理解这,都需要智识,更需要想象。

    杨老师的讲座引发学者众多讨论,比如有学者问道,“如今很多孩子喜欢听流行音乐,而不喜欢古典音乐。当在播放贝多芬《第五交响曲》时会有人联想到当时的历史背景而被打动,是因为那些人学习了历史背景的缘故吗?如何理解伟大的艺术作品通常与生活挂钩问题?”杨老师认为音乐虽然抽象,但与生活和世界息息相关。聆听音乐需要在一定的语境中的,音乐教育意义也在此。也有学者对杨老师讲座中提到的有关贝多芬晚期风格问题很感兴趣,于是提问,阿多诺曾说贝多芬已经达到古典的顶峰,所以晚期需要打破同一性才被迫回到巴洛克甚至更早期的风格。想听听杨老师如何看待阿多诺的思想。杨老师表示不太同意阿多诺的想法,他对贝多芬晚期风格的看法太武断。查尔斯·罗森认为贝多芬的风格是连贯的。

     

        讲座结束后,接着举行了隆重的“第十届交叉音乐学大会”闭幕式。闭幕式由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韩锺恩教授主持,“交叉音乐学会”主席理查德·帕恩库特教授和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杨燕迪教授出席并致词。

    闭幕式首先由“交叉音乐学会”主席理查德·帕恩库克教授致词。他表示通过这次会议听到了各个领域的不同信息。本次会议主题是想象,想象是音乐学各领域共同的问题。我们可以在表演与分析领域以一种全新的交叉学科视角进行研究。本次会议有许多关于心理学、教学理论、民族音乐学等方面的研究,可以使听众从想象与经验的视角来看诸多问题,比如中国少数民族音乐和中西文化等等,希望这些相关问题研究的学者能更加深入。

    接下来由杨燕迪教授致词。杨老师提到,本次大会历时3天,有3场专家讲坛,20多篇论文,学者们创造性的将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相联系,得出有价值的结论。本次大会的主题是音乐的想象,这是一个研究音乐相关理论不可避免的重要问题,遗憾的是,这一问题常被忽略,但可喜的是,我们看到了许多学者针对这一问题提出了很多想法,所以这次大会的讨论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这是第届交叉音乐学大会,也是首次来到东亚。在中国文化中,代表着完美。虽然这次会议可能有一些不完美,但仍应该向组委会、主办方、翻译者、志愿者表示感谢。最后,杨老师祝愿交叉音乐学大会越办越好,更希望以后能再来中国举办。

    杨老师热情洋溢的总结后,主持人韩老师谈了一下自己对本次大会的个人印象,以及对音乐想象问题未来研究的希望。最后由上海音乐学院杨燕迪教授宣布第十届交叉音乐学大会圆满闭幕。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二月里来责任编辑:二月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