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讲人:丹尼尔·哈里森 教授(美)

    主持人:贾达群 教授

    时间:2012年6月14日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排演中心三楼小剧场

    综述:陈林

    摄影:于长军、王澍、郭鑫 

    第二讲(上),当代音乐中的和声扩张——主和弦的新类型。

    哈里森教授首先对Emil Waldteufel、Eubie Blake、Kurt Weill、Maurice Duruflé四位作曲家作品片段的和声进行分析,主要聚焦于终止和弦的分析。通过分析可以看出四个作品的终止和弦均为不协和的主和弦。然后引申出不协和主和弦的四种类型:

    1、染色的三和弦(Colored triads)。在Bartók,op.6,no.4中的4小节片段中,结束时的主和弦本应该是d小三和弦,但作曲家采用了d小七和弦结束,哈里森教授认为这个七音C便是染色剂,而把这一和弦称作Colored triads。同时还分析了普罗科菲耶夫的奏鸣曲片段来证明其观点。

    2、复合和弦(Polychords)。在Milhaud, Corvocado from Saudades do Brasil的作品片段中作曲家使用了G大三和弦与D大小七和弦相复合。

    3、放大根音的和弦(Chords with amplified roots)。哈里森通过对拉威尔Daphnis & Chloe开始部分的分析来说明这类和弦。笔者认为,这里的“Chords with amplified roots”实际上是主持续音上和弦,但相比传统的主持续和弦与属持续和弦更加复杂,这种手法在浪漫主义晚期的作曲家的创作中已是屡见不鲜。

    4、综合性和弦(Integrated chords)。哈里森对这类和弦的解释是在4个和音中,很难再去分析出这4个音之间的关系,因此,把这类和弦叫做综合性和弦。他通过对爵士音乐片段的分析来诠释这类和弦。

    哈里森教授以彩色图表的形式直观地展示了这四种类型的不协和主和弦的共性与个性。并以图表的方式说明了不协和主和弦是如何建立的。然后通过对Maurice Duruflé,Requiem, op. 9第一乐章1-23小节的和弦分析,划分出基础和弦与在此基础上产生的新和弦。哈里森教授对这些和声手法进行分析说明时,始终强调19世纪末20世纪初期的和声手法与传统和声手法是一脉相承的。他甚至将有些作品片段的和声还原到T-D D-T和声进行中,其余的和弦都是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

    第二讲(下),20—21世纪的调性音乐理论及陈晓勇《日记Ⅲ》的音高分析

    1、什么是调性。哈里森教授引用了Donald Francis Tovey的话“我们顶多只能像描述桃子的味道,或是描述鹿肉和过期牛肉味道之间的细微差别那样,采用比喻和对比来描述调性”。调性是“一个心理声学效应和认知原型”等。然后提出自己的调性观点“Overtonality”、“Dronality”。并从历史的角度对和声的发展进行了简述。

    2、共性实践时期(1680–1880)和声手法。哈里森教授非常生动形象地做了一个图形,认为这一时期的作曲家好比是生活在一个有城墙的小城里面,并以正格完满终止的四个条件进行例证。

    3、和声流(Harmonic fluctuation)。展示了兴德米特、克内涅克(Ernst Krenek)和其他音乐家有关协和/不协和流动(consonance/dissonance flow)的模式是如何有助于现代和声的分析的。

    4、突破共性实践和声手法的途径。哈里森教授通过对Igor Stravinsky、Bohuslav Martinu、Paul A. Moorer、William Walton等作曲家作品的分析,来说明作曲家是如何突破的。

    5、陈晓勇《日记Ⅲ》的音高分析。这是哈里森教授中国之行特意准备的一个例子,他第一次来中国想分析一位华人作曲家的作品,主要分析了1-22小节。在分析中运用了波谱图的形式对各个段落进行了分析,并设计了一个钟面对使用的五声音阶进行了分析,最后对这一片段中音数的使用情况进行了比较。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责任编辑:m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