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5日下午三点钟,在南艺音乐学院108教室,著名古筝大师赵登山先生为民乐专业师生和广大民乐爱好者带来了一场生动的讲学。讲台下,音乐学院民乐系主任、古筝专业阎爱华教授,琵琶专业刘石教授,青年古筝演奏家任洁老师以及扬州大学古筝专业王小平副教授等,同我们学生一起,全神贯注听着讲座,不停做着笔记。大家都极为珍惜这样专业的学习机会。

    讲座正式开始前,阎爱华教授向大家介绍了赵登山大师,全场听众对赵老师报以热烈的欢迎。这也是阎爱华教授多年来一直倡导的“融众家流派精华之所长,悟音符律动妙深之真谛”教学理念的又一次有益的实践。赵老师也跟大家讲到七年前阎老师带着当时还是南艺本科学生的任洁老师,不辞辛劳,到山东赵老师处请教学习的事情,坚决赞成阎老师这种认真对待专业的精神,并在讲学过程中多次语重心长地告诫我们年轻学子,无论做什么,都应该认真对待,不然就将一事无成。

    赵老师自己就是一位对待事情极为认真的人。年近八十高龄,咽炎还在发作,就是这样,老人家仍坚持以饱满的精神讲学两个多小时。虽然赵老师自嘲“年纪大了,思路不清,说着说着就跑题了”,但我们台下的师生们在老人家而略带沙哑嗓音中,在浓浓的乡音鲁韵中流连忘返……

    赵老师的家乡山东郓城一带是鲁派古筝艺术的发源地。赵老师操着朴实的山东口音把中国传统古筝流派介绍;并像讲故事一样,把鲁派古筝的起源、传承以及曲目和艺术特点深入浅出地向我们娓娓道来。

    山东筝派为中国传统五大筝派之一,主要流传于鲁西南地区的郓城、鄄城一带。山东筝派对筝艺的传承非常讲究,从黎邦荣先生到赵登山先生,一代代传承都首先强调“学艺先学德”,选择传人时品德比技术重要得多,因为前辈们认为“德保艺,艺保不了德”,品德不好的人不可能在艺术道路上走多远的。这个道理也正是赵老师这次讲座中对我们年轻人的教诲之一。

    除了选择传人的严格,在传授技艺方面,老师的要求也很高。在学习古筝技艺之前,学生要先掌握扬琴、坠琴等各种与山东民间曲艺相关的乐器,要样样都会,样样都行;还要学习山东琴书、地方戏的演唱,得到师傅认可后才学筝。所以赵登山先生不仅是一位古筝演奏家,更可称为是博学的民乐大师。赵老师一直强调,学筝不能只是一味弹,要多学习民间艺术,多听多唱戏曲,在民间艺术的土壤里吸收营养。这才可能在弹筝时抓到筝的韵味,这韵味才是筝的“魂”。“不这样绝对不行,没命啦!”“没了魂就得死亡!” 

    赵老师还介绍了山东筝代表曲目,十套大曲、七十二小板曲等等。区分了曲牌和小板曲,曲牌是山东琴书的伴奏,带有唱词;而小板曲是独奏曲,不带唱词。讲到“筝声鲁韵”,大板曲的古朴苍劲和小曲的热情泼辣。还介绍了“碰八板”这一山东器乐独特的传统表演形式,的确很有意思,不同的曲牌合奏在一起,意想不到的效果和魅力!在具体演奏方面,同样是要求习筝人要抓住筝韵,鲁筝尤其讲究“韵”,没有韵就没有“魂”。赵老师以他的老师赵玉斋先生创作古筝名曲《庆丰年》为例。这首曲子被称为筝界里程碑式的作品,它在弹奏方面运用了左手和弦伴奏,现在看来很平常的事,在当时真的是破天荒的大动作,让左手从吟揉滑按中解放出来。但该作品并没有脱离传统元素,用了“老八板”的曲调。赵老师总结说,革新要,韵味也要,都得要。并告诫年轻人对待传统民间艺术应该是“重视、热爱、学习、提高、还原”。

    说完山东筝派,赵登山老师又从自身出发,向我们传授了古筝演奏和筝曲创作的心得和经验。赵老师从十几岁习筝到现在,六十几年的积累,是多么宝贵的精神财富啊!

    在筝曲演奏方面,赵老师说演奏一定要从内心出发,弹琴时要把心里的东西提出来,音乐自然就出来了。还要有自己的理解,才能弹出各种不同于他人的效果。并以《渔舟唱晚》、《汉宫秋月》等传统曲目为例,认真详细地讲解,在关键处更是亲自演奏示范,让同学们有更加形象的了解。从美妙筝声中回过神来,我不禁感叹,在赵老师的手里,古筝竟能出来这么热情奔放而又细腻多变的音色啊!艺术高超而又无私传授给别人,赵老师不正是“德艺双馨”的代表吗?

    《渔舟唱晚》是古筝名曲,大家都知道是表现了夕阳西下,渔民满载而归的情景。赵老师风趣的说,大家都表现老汉高兴的心情,小姑娘也可以高兴啊!老汉想着回家喝壶小酒,小姑娘还想着阿哥哥在岸边等待呢!于是赵老师弹了起来,直白如老汉和委婉如小姑娘两种演绎,明显的形象对比。之后的《汉宫秋月》亦是如此。高自成前辈的继承传统和赵玉斋前辈的“愤恨”都演绎的很精彩,可赵登山老师认为那皇宫里面孤独寂寞的宫女在面对中秋的明月和威严的红墙时,更多的也许是“悲”,一种“自怜”,而怎敢愤恨的控诉。赵老师也做了精彩的演绎。接下来老师更是情绪高涨,自弹自唱起了《汉口垛》。这是《白蛇传》中的一段白娘子的唱词,讲白娘子的孩子高中状元,来雷峰塔见母亲时,白娘子的内心独白。赵老的弹和唱都是那么韵味醇厚,让人回味无穷。其实让人感动的不仅是赵老师的艺术高超,还有他聊起艺术就激情澎湃,滔滔不绝的热情。如此赤诚的真心,自然能将“筝魂”演绎得淋漓尽致。

    在筝曲创作方面,赵老师也是卓有成就的,一首《铁马吟》作为其代表作,早已深入人心。赵老师就以此曲为主,还有《岁》等曲目,将创作的心得讲给我们听。

    赵老师说,创作最先要构思内容,构思好了内容才能进行具体的创作。创作要先有生活,没生活什么也不能出来。有人拿着写好的曲子来找赵老师提名字,赵老师都一口回绝,连题目都定不出还有什么内容可言呢?赵老师的《铁马吟》就有着真实的生活基础。赵老师祖上就有信佛的传统,从小被长辈带着磕头拜佛,上香听经。“铁马”就是指寺院里飞檐上挂着的小铃,微风吹过,铁马轻吟。曲子表达了对佛教思想的赞颂。其中的一些素材就是取自于寺院。如“钟声”、“僧人念经”、“家人念经”等等,都被赵老师提炼加工,用到乐曲中。同样,在弹奏时如果我们能了解到这些情况,也就能更好的把握这首曲子,从而将曲子表现的更生动。而被赵老师称为“武曲”的《岁》,则是作曲家在博物馆里看到我们的祖先披着兽皮、树叶,狩猎、舞蹈的图片有感而发。赵老师在他当时那个思想并不开放的年代就用了左手演奏微分音,琴码左侧刮奏模仿大笑,拍琴板等等技法。说到这里,赵老师情绪激动,在琴上弹奏,甚至站起来舞蹈。赵老师激动地说,他就觉得古筝的表现力太强了,太丰富了,如果你挖掘不出来,那是你脑子思维不到。他就想大喊“古筝万岁!”这种激情让人怎能想象眼前是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

    说到这“一文一武”两首作品,赵老师禁不住又发出感慨,古筝的表现力如此丰富,在很久以前就发现并且运用实践了,可是那些拍琴板,无调性之类的技巧古筝虽能表现,可都不是古筝的魂,只能是辅助,要想真的发扬筝的特色,让古筝艺术长青,还是要抓韵味,那才是“筝魂”!现在很多作曲家、习筝人“吃民间饭太少了”,抓不住这个“魂”。一味追求技巧,结果写出的曲子都成了“练习曲”,流于形式主义。“只要内容对了,肯定技巧会出来”,赵老师也说出了自己对技巧与内容的看法。老师更勇敢地自我否定,说《岁》虽然很新鲜,可那不是古筝的发展方向,也不能是发展方向,如果是那样,古筝就“没命了”! 
    关于技巧问题,赵老师不仅在创作方面提及,更在演奏方面劝告我们,不要只追求所谓技巧,年轻人想把手练得飞快很容易,可是想抓住那个“筝魂”却太难,需要大量的传统艺术的积累,要“先下手为强,等到以后就晚了!”甚至在弹琴动作方面,赵老师也提出自己观点:“动作从哪里出来的?不能做作出来,是内容需要来的。”“心里没有,那动作就成了耍杂技啦。” 

    赵登山老师讲座结束后,台下听众纷纷上前合影,赵老师虽然很累了,但依然坚持面带笑容的配合拍照。最后在阎爱华老师的建议下,大家一起上台合影留念。

    讲座结束,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赵老师用真心对待艺术的态度深深打动了我。过去看过一些关于古筝的介绍,可又有多少能像赵老这样讲故事一样亲切自然地说给我们听呢?能做到这一点,一是因为这是老人家的亲身经历,我想更大的原因是老师一直以来的“用心”,用心弹筝,用心做人。赵老师说的“学艺先学德”“革新要,韵味也要”、“技巧要,内容也要”、“筝的特点不能忘,有声有韵才有‘筝魂’”,以及赵老师提出的关于认真做人、认真学筝,关于创作,关于筝的传承和发展的问题,老师用一声声“孩子们啊!……”不仅是对我们个人的劝告,更包含着老人家对古筝之未来的殷切期望。我们怎能不行动起来,将前辈们一代代追求和演绎的“筝魂”传承下去,发扬光大!

    其实我感觉赵老师虽然对专业如此认真,但对待我们晚辈,他更像一位和蔼的爷爷,而不仅是严格的老师。尤其是在讲座结束后,大家都散去,赵登山老师对着一直坐在台下默默关注着的老伴儿说了声:“老伴儿,咱走喽!”简单的一句话,情,却是满满的。我想正是有真情充满了内心,才会有动人的琴声筝韵传给听众。这才是活的“魂”,真正的“艺术之魂”吧! 
    最后,衷心地祝福赵老,健康、长寿!

    分享到:


  • 文章录入:古林居士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