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09326日晚

    地点:上海市打浦路299

     

    访者:钱仁平上海音乐学院教授)

    谈者:何训田(上海音乐学院教授,《如来如去》作曲、编词、指挥、制作

     

    钱仁平:何老师,再过两三天(2009329日),你作曲、编词、指挥、制作的无锡灵山梵宫音乐大典《觉者之路》就要在世界佛教论坛首演了,而作为该大典完整版的大碟《如来如去》也于去年年底由台湾风潮音乐国际有限公司出版发行了,请你谈谈与大典相关的一些基本情况。

    何训田:这个大典是应世界佛教论坛委约而作,做了两三年。

    钱仁平:委约方当初有什么具体要求吗?

    何训田:他们说要好听,要让更多人听懂,要让人觉悟。我说佛在世说法三十九年,尔后数千年学佛人无数,成了的没几个,听经听乐,觉不悟觉悟,全靠个人悟性。

    钱仁平:怎么说这也是一个宗教题材的作品

    何训田:无论什么创作机缘、创作题材,都有可能以独特的方式来表达。

    钱仁平:作为大典,总得有一个类似“剧本”的东西吧?

    何训田:讨论了好多次,讨论了好长时间。最终理出了一个线索,一个过程,也就是佛陀悉达多的一生。

    钱仁平:这个线索在你的音乐中如何体现?

    何训田:我把这个过程或线索大致归纳为“此岸”、“行走”与“彼岸”三个阶段,这也是整个大典的结构,音乐像个剧本,其它依此铺开延伸。

    钱仁平:歌词是什么?

    何训田:佛教咒语和改编的禅诗。

    钱仁平:语意性?

    何训田:与音乐一体。

    钱仁平:与音乐的关系?

    何训田:与音乐一体。

    钱仁平:类似整体结构音乐与过程的关系?

    何训田:是,与音乐一体。

    钱仁平:线索与整体结构形成后,首先要面对的就是音乐素材了。

    何训田:我尽可能地收集全世界不同区域的佛教音乐元素。包括汉传佛教、藏传佛教以及斯里兰卡、印度、尼泊尔、泰国等区域。世界佛教论坛有来自数十个国家的数千个僧人,这个音乐大典不是为某个国家某个地域区域的某些僧人而作,它必须具有广涵性,不是任何一个区域任何一个教派的梵呗所能涵盖。另外还考虑了,“无量寿”“无量光”“小乘佛教独善其身、大乘佛教普渡众生”等内涵。

    钱仁平:最终的音乐如何呈现?

    何训田:佛教讲“不著相”。这个音乐也尽量避免区域与语境的限制与暗示。在乐器方面既不用西洋乐,也不用民族乐。主要用人类共有的声音,比如人声,这是人类共有的,有女独、男独、女重、男重、女合、男合以及混合;有中性的打击乐,这也是人类共有的,特别重用了钟声铃声,几百种钟声铃声是我们去世界各地采集的。国内采集了灵山、海南、杭州、西藏等地,国外采集了印度、尼泊尔等地的。第六段“成佛”的铃声就来源于此。成百上千的钟声铃声在菩提树上游荡鸣响,与意境融为一体。有少量的吹管乐与拉弦乐,经处理,抹平了地域性。唯一的例外的是作为佛陀身份暗示的尼泊尔saragi琴的使用。

    钱仁平:你对音乐制作向来精细,这次制作过程顺利吗?

    何训田:还好。好的声音都需要精心打磨。这已成习惯了,非此不可。这次在现场梵宫首次采用的LCS系统。

    钱仁平:总体风格追求?

    何训田:以佛教为主体的“无量寿”“无量光”的感觉。这个作品的重要思维是如何从纯共性到纯个性,以及共性与个性的同一。

    钱仁平:其实,所有的音乐都可以作为“仪式音乐”?

    何训田:这要看音乐的情况,特别是听者的觉知。

    钱仁平:我看了324日晚的大典的彩排,你觉得270度环绕多媒体投影与360度实景舞台表演,与音乐的关系处理得如何?

    何训田:有相得益彰的地方,有需要调整的地方。不过这样大型的面对公众的东西有它的特殊性,并不是每个部分都能以艺术家的意图进行。

    钱仁平:去年1115日晚,我们也在灵山梵宫尚未竣工的工地上听了纯音乐部分,这次彩排在声音部分增加了一个男声朗诵?

    何训田:听音乐不能加说白,那是破坏。需要人看懂故事,说白越多越清楚,这需要一个折中点、一个妥协点。

    钱仁平:我记得2002年你就在杭州西湖做过《雷峰夕照音乐大典》,与现在这个有什么不同?

    何训田:那个的角度主要在江南。那是国内第一个“音乐大典”。当初为这种形式起名费了不少心思,最后我确定命名为“音乐大典”。

    钱仁平:那之后全国出现了不少音乐大典、音乐映像了,你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何训田:希望每个人都达成他的意愿。

    钱仁平:谢谢何老师。

    何训田:以后再聊。

     

    附录:

     

    如来如去 观世观音

    灵山梵宫音乐大典现场回响

    钱仁平

    灵山胜境,

    灵山梵宫。

    金碧辉煌,

    缜密深远,

    是穹顶。

    360度大门徐徐展开,

    270度大屏幕徐徐展开,

    巨幅尘封经卷徐徐展开。

     

     

    是厚沉的钟?

    一声,

    两声,

    三声,

    怎带有鼓的悠远?

    或绵长,

    或短促,

    或飘逸,

    或深沉。

    是阿拉伯长调?

    还是西方教堂圣咏?

    还是东方寺庙的吟诵?

    一声,

    两声,

    三声,

    众声铺陈。

    “无”调性?

    同调性?

    多调性?

    万流一宗,

    《天外天》。

     

     

     

    乔达摩皇宫,

    热带雨林,

    是萨顶顶的灵歌,

    舞动了宫女的丽影?

    还是人性的灵动,

    呼唤出这万年的歌谣?

    从这里来?

    从这里去?

    《达塔伽达》。

    如来如去。

     

    是钟声流连,

    是西塔琴(Sitar)颤吟,

    是男声孤鸣,

    抵达纷扰与《冥思》的边境,

    是寂静。

     

     

    闪电,

    雷鸣,

    哭泣,

    呻吟,

    孤独的萨朗吉(sarangi,印度的一种三弦弓弦乐器)。

    众男声生生不息,

    伴随着执著的鼓点。

    众女声声声呼应,

    空灵。

    一遍又一遍。

    《虚空之心》,

    温暖的。

     

     

    尼连禅河,

    碧波清澈。

    菩提婆娑,

    一轮明月在天边。

    气温正好,

    《树有风》。

    心净如明月,

    万里了无尘。

     

     

     

    风云再起,

    晴天霹雳。

    《四方之舞》,

    若隐若现。

    一切终将去,

    毕竟。

     

    “郁郁黄花皆般若,

    青青翠竹尽法身,

    若得心净如明月,

    长空万里了无尘。”

    缠绵淡定朱哲琴,

    纯洁无瑕是童心,

    升华无需欢乐颂,

    缤纷铃声更寂静。

    黄花,

    长空,

    曾经。

    无处不在,

    无处不去,

    一直都在,

    无所从去,

    Tathāgata

    《如来如去》。

    ……

     

    灵山梵宫夜,

    影音相交汇,

    音乐成为了情节的导引,

    事情在音乐中化为传奇。

    从此岸到彼岸,

    从晦暗到澄明。

    如来如去,

    观世观音。

     

     

     

    注:图片为作者自摄于彩排现场;风潮唱片公司出版的唱片中的《色界》段落,在音乐大典现场没有演出

     

    200945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