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初,法国指挥大师米歇尔·普拉松与中央歌剧院一起,在国家大剧院隆重上演了19世纪法国著名作曲家爱德华·拉罗的歌剧《伊斯国王》。在演出取得成功的同时,人们对多次访问过中国的普拉松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位和蔼可亲的“高老头”,那段时间无疑成了古典乐迷和媒体记者的追逐对象,而他在中国期间的整个排演过程中,显示出了非常富有修养的绅士风度。包括与中国交响乐团合作的音乐会在内,首都观众尽览了他出色演释法国作品时的风采。我作为乐评人和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的演奏员,希望以双重身份对他进行一次专访,然采访过程却是一波三折,很有趣味性。

     

    普拉松刚到时,每日在中央歌剧院和中国交响乐团两边排练,看到繁忙的他来回奔波,我不忍心“强行”与其交谈,再者也想通过几天的排练来对他进行一些感性了解。临近连排之时,我找到了中方导演助理沈亮,对她说明了采访之意,并托她为我安排,沈亮给我的回答是要看机会,还要看“老头”的心情与日程安排。又过了数日,我已积累了充分的感性认识,只是感到进入大剧院后的普拉松更难“抓到”,他太忙,除排练外还有成群的记者围追堵截,于是,怎样才能顺利完成采访成了我的难题。沈亮给我出主意说拜托普拉松的随身翻译马伦先生,并因跑来通知我普拉松的行程而一头撞在大剧院食堂擦得锃亮的玻璃门上,险些由此受重伤,搞得我心中颇为内疚。后来我便直扑翻译马伦,但他更忙,到处为“老头”的事奔跑而极难碰见,眼看不行,那日我灵机一动,找到我们乐团的长笛演奏家邵谨女士,她的英语极好,普拉松排练时都是她做专业翻译。在邵谨的帮助下,我终于和普拉松坐在了一起,原想采访该开始了吧,可接下来的问题更没料到,普拉松的英语不行,他只能听懂简单的意思,回答我深刻的音乐问题,“老头”直呼要他的法语翻译马伦,没办法,眼看着要成的采访又夭折了,我感谢了邵谨的好意,但又无奈地走出了普拉松的房间。离演出仅有两天时间了,眼看着大师即将离我而去,难道这次的采访就真要落空吗?这可是我绝不愿放弃的。第二天上午我直接拨通马伦的手机,电话里跟他详细谈了我的采访方案以及此次采访的意义,马伦是个很好的年轻人,他听了我的话很重视,痛快地答应了我并让我静候佳音,不久我就接到了马伦的电话,说普拉松很愿意接受采访,他决定在第二日演出前早到大剧院一小时,在那里与我交谈。我得信儿后如卸重负,心中又高兴又紧张,早已拟定好的采访提纲被我不知反复看了多少遍。第二天,我早早来到大剧院后台,当大师步入房间坐定后,我的敲门声已经响了起来,就这样,经过了三折波动,我终于与大师坐在一起,开始了这次颇有意义的专访,现将访谈的内容摘录于此,以飧读者。

    [1] [2] [3] [4] [5] [6]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